-

老人的聲音不大,但是陸凡卻聽的仔仔細細。

包括在他身邊的那幾位同齡,一個個身體僵硬,臉色發白。

這訊息太恐怖了,他們打了兩年,死傷無數,天地裂變,而這些對於那些魔祖來說,僅僅是睡了一覺,醒過來嗎?

而且一旦這些魔祖真的現身,那麼想要入主世俗界,第一件事,勢必要踏平天關,屠戮天關內無數生靈。

這絕對是驚天動地的事,讓人不敢想象,不寒而栗。

這世俗界,究竟有著怎樣的魔力,在吸引這些魔祖的覬覦。

深淵魔界,誕生出無數的強者。

若是論修煉環境,深淵之內,怕是被世俗界好上幾萬倍不止。

可他們卻謀劃了千年,也要離開深淵,踏足這片土地。

這到底是為了什麼?

越是往下想,就越是覺得頭皮發麻,甚至將要失去戰鬥的信心。

“不過,魔祖如果真有辦法出現在這個世界,直接來便是。”

老人沉聲開口:“不需要他們四人同時出現,隻需要來一人,就足以湮滅天關,統治這個世界。”

“可他們卻不願意露麵,還故意在百萬大軍前,搞上這麼一個人法旨。”

“殺人誅心啊。”

他目光深沉:“他們一定還有其他什麼陰謀,不為人知的陰謀。”

“大家一定要小心,千萬不要掉以輕心,上了這些魔族的當。”

交戰兩年,天關這邊發現,深淵魔族非但戰鬥力極為恐怖,而且足智多謀,能用傷亡最小的辦法結束戰鬥,他們一定會這麼做。

他們似乎極為愛惜手下每一個戰士的性命,絕不會讓他們白白送死,所以陰謀詭計,層出不窮。

曾經就有一次,他們故意栽贓一位天關軍團的統領,營造出一副此人乃是他魔族奸細的假象。

導致天關內部出現裂隙,動用大量的時間和人力,調查這位統領。

而且還導致軍團內訌。

魔族大軍抓住這個機會,趁虛而入。

一舉殲滅天關軍團三十多萬,俘虜近百萬。

這也是天關和深淵交戰兩年以來,損失最為慘重的一仗。

運氣打大傷。

有生力量被殲滅了一半,才導致天關需要把所有勞工都加入預備役中,補充戰鬥損失。

聽到中年人的解釋,陸凡心頭一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