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洛的昏迷不知道持續了多久。

在那昏睡的意識中,他的心靈彷彿是被血紅的殺戮之意所瀰漫,自身的神智也是飽受著侵蝕,殺戮之意一遍遍的湧來,試圖將他的神智抹滅,但好在李洛自身性格堅韌,死死的緊守著最後的清明,不使得自己被這股殺戮之意所淹冇。

不過,就在李洛苦苦堅守時,突然有著一股神聖而溫暖的力量湧入進來,那股力量耀眼如大日,散發著光明,在這股力量的照耀下,殺戮之意則是開始如潮水般的退去。

李洛的意識,則是趁此再度掌控了身體。

那沉重的眼皮,開始緩緩的睜開。

入目的是那被淨化之力瀰漫的天空,眼角餘光掃過,則是那被大戰儘數摧毀的廢墟城市。

滿地的枯骨七零八落。

“醒了嗎?”一道熟悉嗓音傳入耳中,那聲音雖然平靜清脆,但其中蘊含的一絲擔憂倒是頗為的明顯。

於是李洛轉過頭,就見到一旁大石頭上,一道優美纖細的倩影盤坐,她的長髮挽起,顯得有些英姿颯爽,她的容顏依舊是那般的精緻無暇,不論從什麼角度看去,都是令人心動的輪廓,肌膚細潤如脂,宛如美玉。

臉頰上,蛾眉淡掃,瓊鼻挺翹,如遠山般起伏,薑青娥的五官本就精緻,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還是那一雙金色的眼眸。

神秘而深邃,釋放著一種獨有的魅力。

李洛的目光下移,突然看向了眼前女孩的紅潤嘴唇,然後有些愣神的見到,後者的唇邊,竟然是有著一道正在漸漸消散的牙印。

彷彿是被誰咬了一口一樣。

李洛心頭頓時猛的一跳,想起了先前意識昏暗時的模糊感覺。

那溫柔嬌嫩的觸感以及突然湧入體內的光明相力。

莫不是...

李洛心頭狂震,然後眼睛突然虛弱的閉攏,麵龐扭曲掙紮起來,同時嘴中發出了痛苦的呻吟聲。

青娥姐,我還需要光明相力的治療!

“看來你已經被汙染了,既然如此的話,為了讓你少一些痛苦,我還是親自送你上路吧。”而就在此時,一道幽幽的聲音傳來,緊接著,李洛聽見了劍鋒劃破空氣的尖銳聲音。

李洛心頭一寒,一個鯉魚打挺立即從地上翻了起來,麵不改色的道:“這汙染屬實可怕,不過好在我心性過人,最終硬生生的將它化解了下去。”

薑青娥聞言,不置可否的道:“如果真是扛不住的話,可以和我說,我可以幫你變得痛快一點。”

李洛苦著臉道:“青娥姐,你也太殘忍了吧。”

薑青娥冷哼一聲,道:“不是你先跟我裝的嗎?”

李洛乾笑,目光又是偷偷的看向薑青娥的紅潤小嘴,明知故問的道:“剛纔是青娥姐你救了我吧?”

薑青娥俏臉平靜,微微頷首:“你體內凶煞之氣極重,我用光明相力幫你淨化了一下,而且你的身體傷勢也很嚴重,光明相力有治療之力,所以為了幫你恢複,我也幾乎是消耗了所有相力。”

“青娥姐,謝謝你。”李洛感激萬分。

薑青娥剛欲搖頭,隻見得李洛竟然膽大包天的湊了過來,笑嘻嘻的問道:“青娥姐,你是怎麼給我渡送的光明相力啊?”

薑青娥聞言,重劍一抖,突有一物出現在了劍鋒上,李洛看去,頓時一驚,因為那竟然是一張妖媚的臉龐,赫然是那血尾異類,隻不過此時這臉龐一片慘白,毫無生機。

“我用它的嘴貼著你,然後將光明相力傳遞而來的。”薑青娥說道。

李洛瞳孔放大,麵色唰的一下就冇有血色起來,顫抖著道:“不會吧?”

而後他看見了薑青娥似笑非笑的麵色,頓時求饒道:“青娥姐,不要玩我了,這個玩笑可不好笑。”

薑青娥劍尖一收,那血尾異類的臉龐消失不見,而後她玉手一揮,隻見得重劍呼嘯而出,突然插在了不遠處的牆壁上,此時李洛纔看見,在那牆壁上掛著一具生機散去的屍體,仔細一看,他瞳孔便是一縮。

那赫然是赤甲將!

隻不過此時的赤甲將已經死得透透的了。

“那你告訴我,是誰把這赤甲將重傷的?”薑青娥眸光審視的盯著李洛,問道。

李洛一怔,吞吞吐吐的道:“其實我也不太清楚,之前似乎看見個老爺爺從天而降,二話不說把這赤甲將打成重傷,我想可能是學府聯盟的人?畢竟這赤甲將竟然能夠做出融合異類這種天怒人怨的事情,的確是遭人厭惡。”

他不太想把三尾天狼的事告訴薑青娥,倒不是不相信對方,而是因為這股力量太凶險,他不想薑青娥擔心。

然而,薑青娥隻是瞥了他一眼,對這蹩腳的謊言顯然是半點不信,而是若有所思的道:“這股力量凶煞無比,而且有點似曾相識...難道是此前暗窟中遇見的三尾天狼?是龐院長幫你封印了此物?”

她的眸光,落向了李洛手腕上的猩紅鐲子:“他幫你封印了三尾天狼,你剛纔對付赤甲將時,就用了這股力量?”

李洛目瞪口呆的看著薑青娥,這也能猜出來?!你是妖怪吧,大白鵝!

“當初龐院長給你留下這封印鐲子時,我就有所猜測了。”薑青娥淡淡的道。

李洛苦笑一聲。

“龐院長真是亂來,三尾天狼乃是大天相境頂峰的實力,甚至已經在衝刺封侯境,這種凶物,豈是你一個相師境能夠鎮壓的?它的能量凶煞至極,你如果動用次數過多的話,心智被殺戮侵蝕,那纔是天大的麻煩!”薑青娥柳眉緊蹙,有些不高興的說道。

“青娥姐,我隻是想要幫你分擔點壓力。”李洛有點無奈的說道。

“府祭已經不遠了,憑我現在的實力,正常修煉的話,冇辦法給予你太多的助力,所以我隻能劍走偏鋒,不過你放心吧,我心中有數,不會肆意動用這種力量。”

薑青娥望著李洛,金色眸子中也是泛起一抹柔軟之意,她如何不知道李洛這麼冒險是為了什麼,隻是正如李洛想要為她分擔壓力一般,她同樣是擔憂李洛受到傷害。

“那你往後,要更加小心一些。”

薑青娥最終也冇有說出讓李洛放棄三尾天狼的話,因為既然李洛做出了這個選擇,那麼她自然會選擇支援他,雖然這之間必然極為凶險,但對於李洛的能力與心性,她還是有信心的。

李洛點點頭,笑道:“不過三尾天狼的事,青娥姐還得幫我保密。”

而後他指了指赤甲將的屍體,道:“它的死,跟我沒關係。”

薑青娥明白他的意思,道:“我可以說是我將它斬殺的,九品光明相總歸是特殊的,彆人即便有所懷疑,也不會猜到你的頭上去,不過這樣的話,這份功勞跟榮譽,可就到我頭上了。”

“嗐,榮譽又不能當飯吃,我們是一個小隊的,該有的獎賞也少不了我。”

李洛對此倒是毫不在意,而後他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,笑眯眯的道:“而且什麼功勞跟榮譽能跟我剛纔獲得的福利比?”

薑青娥偏過頭,李洛則是發現她那如白玉般的臉頰上似是掠過一抹淺淺的緋紅,美得令人驚心動魄。

不過還不待他更多的打量,薑青娥就轉移了話題。

“你把靈鏡取出來看看。”

李洛聞言,立即取出靈鏡,目光第一時間掃向了積分榜,然後他雙目瞪圓,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在那積分榜上,他們所在的小隊依舊居於第一位。

而讓得李洛失態的,則是那小隊後方的積分數額。

足足一百二十萬積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