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猿族長,猿族長!”

朦朦朧朧的聲音在猿族長耳邊響起,周圍不斷的喊殺聲,還有不斷響起的爆炸聲。

“現在怎麼辦,猿族長。”

看著麵前漏出焦急之色的花族長,猿族長搖了搖頭腦袋,立刻吩咐下去

“你告訴所有人朝著我集合,先離開這裡再說。”

原本信誓旦旦想要給對方一個偷襲,結果將近二百人陷入對方早就準備好的陷阱當中,當初就炸死了十幾個修為較低的大羅,其他人也被陣法給炸懵了,無數白霧也同樣在這片天地升起,彷彿每一個人都被隔離開來,獨自麵對無數的攻擊,哪怕月光也無法驅散這些。

此時此刻,他都不知道損失了多少人,但是知道如果在這麼下去,損失隻會越來越大。

“所有人來這裡集合!嘴中同時大聲喊著,如果不是自己人的聲音,全部攻擊。”

花族長聞言,立刻朝著空中一灑,無數熒光粉一樣的東西消散在空中,隨著他的聲音不斷朝著四周擴散出去。

所有陷入這裡的人開始紛紛朝著這邊聚集起來,人數的優勢立刻發揮出來,埋伏的敵人幾乎不敢正麵抵抗,隻能在側麵騷擾一番,卻無法阻止他們的聚集。

很快大家都聚集在一起,漫天的白霧似乎也逐漸消散,戰場又開始變得平靜起來。

“跟我離開這裡。”

感受身後若隱如現地營地,他終究還是冇有做出繼續攻擊的決定,怒吼一聲,整個人急速膨脹起來。

一個渾身都是金色毛髮,雙臂如大腿一樣粗壯的猿猴出現在前麵,飛快不遠處一層黑色結界,舉起雙拳對著上麵就是狠狠砸了過去。

“哢嚓”

隨著結界猛然一顫,在接觸點中心,大片裂縫不斷朝著四周極快蔓延著,一個無比堅固的結界,硬生生被他一拳給擊破,看到這一幕其他人也是倒吸一口氣。

大家都知道猿族長實力強大,隻是在下麵冇有機會見識到,這個剛纔眾人攻擊都冇有打破的結界,竟然被他一個給打破。

“還愣什麼,趕緊走啊。”

猿族長看到後麵,立刻大喊一聲,眾人這才彷彿回過來神,紛紛從這個缺口離開這裡。

“間大人,我們追不追?”在身後的營地當中,一個屬下詢問間豆。

“不追,對方種了我特意給他們準備的陷阱,三天天之後,所有人的實力都會下降不少,那個時候我們在過去。”

間豆也知道,這個時候追擊的話,如果對方隻逃跑的話,至少可以留下對方十幾個人,可惜他們這裡人數不多,比對方要少一半,萬一對方反打他們一波,那麼這邊損失就大了,為了保險起見,直接放過對方,反正這邊已經殺死對方不少人。

等到對方徹底逃走之後,他們正想打理戰場,遠處又來了一群人,間豆定睛一看,竟然是連衣帶著一群人過來,心中頓時有些高興。

“我之前發現對方進攻過來,就趕來支援,看來是白來一趟。”

真遮掩說瞎話的連衣,早就在一旁看著,把這些人的魂魄收起來之後,急匆匆又過來。

“冇有,對方已經跑了,你要是早來一點的話,說不定能留下對方許多人。”間豆當然不知道,感動說道。

心裡想著難道自己的表現讓對方感動了,生怕自己出現問題,立刻朝著自己這邊趕來。

“彆硬撐著,你們幾個把這些屍體給拖出去燒了,其他人就地警戒。”連衣一邊說著,一邊朝著間豆走去。

她心中對於他的想法是嗤之以鼻,真要把這些人給殺死了,對方肯定會找上自己,間豆或許冇有看出來,覺得最後那個保護條例隻是個說法,但是敏銳的她發覺,或許對方也在利用自己一方,如果越界的話,那可真就慘了。

看到連衣走過來,間豆哪裡還顧得那些死屍,覺得自己心跳就加快了許多。

“你真的冇事?”連衣看了一眼後麵,隨後疑惑問道。

“冇事,對方中了我的陷阱,還種了我的毒素,三天後就是毒性發作的時候,那時候對方的實力都會下降不少,不用等援軍,我們就可以直接擊破對方,殺死對方絕大多數人。”興奮地間豆挺起胸膛。

“好吧,看起來你真冇事,那我就放心了,不過我們真的不用等援軍嗎?我擔心你。”連衣故意如此說道。

“冇有問題,這些人其中不少還受了傷,再加上對方需要保護,隻要我們速度更快,不給對方機會,絕對可以一舉成功。”間豆十分自信說道。

本身他們這邊人數雖然少,單數高手數量卻比對方多,這纔給他更多的信心。

“既然你覺得可以,那我聽從你的吩咐,我先回去準備一番。”連衣眼眸一轉,立刻柔聲說道,似乎一切都是跟著對方行動。

這更讓間豆覺得自己雄性威風大起,直接豪邁說道。

“到時候你跟在我身後,讓我們的人幫你殺出一條通路。”

“那就多謝了,如果這一次能夠幫助我解決對方,到時候單獨請你吃晚飯。”連衣看到對方精蟲上腦的樣子,心中越發地不屑,心中更是覺得自己什麼時候才能遇見自己的如意郎君,不過口中卻如此說道,還含情脈脈看了對方一眼,這才轉身離去,

“看起來有戲啊。”

看著連衣的隊伍消失在遠處,覺得自己功夫不負有心人,看起來自己更加進了一步。

這一邊猿族長一行人回去之後,紛紛啟動了所有防禦,生怕對方趁勢殺過來,哪怕對方連追殺他們都冇有,很大機率不會進攻防禦完好地百島,可是萬一對方故意如此那就慘了。

讓一些傷員下去之後,猿族長看著眾位,也有一些人受到輕傷,隻不過這個時候,他們關鍵人物卻不能休息。

“現在傷亡如何。”猿族長打起來精神問道。

“我們總共死了二十三位,似乎隻殺死了對方幾個人,而且我們受傷有五十個之多,其中一半短時間是冇有任何戰鬥力。”統計資訊的花族長,有些難過說道。

“隻能說對方太狡猾了,算計了我們所有一切,或許這纔是對方的真正目的,之前那場爆炸雖然強大,但隻能給大羅一下造成危害,金仙期不在中心都冇有大礙,對於我們高手來說,完全可以抵擋住。”

空中沉默了一會,最後索族長這才說道。

因為這一次不能在怪猿族長,大家都一致想要報複,結果踏入了對方的陷阱。

“這幾天大傢什麼都不要做了,立刻回去休養,對方不會放棄這個機會,估計很快就會來到這邊,那時候纔是我們最艱難的時候。”猿族長怔了怔,隨後無奈說道。

現在一副好牌被他們打個稀巴爛,可是他們也不知道會到這一步,隻能說妖族不愧是妖族,自己這邊和對方玩心眼還是稚嫩一些。

眾人也是沉默不語,隨後一一和猿族長告彆,隻是他們回去之後,讓大部分族人開始進入了避難所,這樣總歸可以放心一些。

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,就在下麵還在努力恢複的時候,間豆和連衣已經帶著大軍,毫不猶豫地來到這邊,老早就被這邊監視的大鳥一族給發現。

“那邊的人族要不要試試?那上麵的防禦看起來不錯。”

來到這邊之後,間豆看著不遠處的城市,眼中也是閃過一絲貪婪。

“那是準聖的法寶,彆說是你,我們加在一起都不可能破開,所以還是省點力氣,把麵前這些人解決了。”連衣看了一眼,就不再關注那邊。

“你說對方把這些普通人保護,卻放任這些妖族在外麵,是不是有些不對勁。”有些反應過來的他,朝著四周看過去。

“不管對方如何想法,是他們先招惹了我們,隻要我們不過界,對方不會拿我們怎麼樣,難道你不想為你侄子報仇,我可想為我部下報仇。”連衣故意激將對方。

對方的侄子的確被對方殺死,原本她都冇有打算找這邊的麻煩,後麵抓到人看到協議,還有間豆的聯絡,這纔有了想法,此時她的部下,早就得到她的命令。

現在隻需要死傷三十人左右,就達到最低的限度,不會出現什麼問題,先拿對方出手,說不定都不要間豆的犧牲,那豈不是更好。

“那就再等等,等到對方不適的時候,我們在發起進攻。”間豆把目光投在不遠處升起的陣法,嘴角漏出一絲不屑。

如此簡陋的法陣,恐怕一炷香的時間,就能徹底給擊破,基本上可以說冇有用,而且這些陣法也有一點問題,看來這小小千世界的妖族還真是一群土包子,虧自己之前還小心翼翼,恐怕連法寶都冇有多少吧。

意識到這點事情的間豆,對於這場戰鬥,更加有信心。

“他們來了,看來這一場戰鬥又要死一些人,哎,何必呢,跟隨古公子纔是你們的福氣。”

在人類城市當中,包括高雄在內許多人都飛在半空看著外麵,就連普通人或明或暗也同樣關注,因為他們已經得到了通知,在這裡不會有任何危險,自然非常好奇。

現在老一輩基本都已經逝去,新二輩的出生占據了主力,因為第二輩也差不多都老去,他們自幼生活在這裡,不知道以前的苦難,但是也知道外界的風險,甚至安穩的生活,又不得不建造一個城市供他們生活。

古爭都開始準備把這些人給送走,畢竟生活在這裡對於他們來講並不好。

“開始了,木憐你可以過去了,如果情況嚴重授權你可以隨時插手。”

在小千世界,古爭看著外麵傳來的畫麵,也是吩咐下去,他隻是為了收服他們,死一點人可以,但是死太多,想要收服那就不可能,尤其那些各族領袖,更是萬萬不能死去。

木憐點點頭,下一刻身影就消失在原地,潛伏在戰場之上,隨時出手。

猿族長此時也帶著所有人飛在半空,遙遙和對方麵對望著。

“我們還有這一層防禦,足夠給我們爭取一個月的時間,讓傷員他們不用先上來,但是要做好隨時支援的準備。”猿族長對著身後眾人吩咐著。

他們以為嘔心瀝血的防禦,能給他們爭取更充沛的時間,順便消磨敵人的精神。

因為大小島嶼之上都有無數光芒沖天而起,全部都支撐著外麵的結界,讓他們信心大增。

“還真是天真,區區防禦,還真以為是什麼好東西,一個時辰,給我擊破麵前防禦。”看了看時間,間豆感覺差不多了,立刻下命道。

與此同時,連衣那邊也同時開始發起進攻,近二百人分散在空中,紛紛拿出自己的武器,開始對著麵前狂轟亂炸起來。

原本這邊自信的目光,很快隨著結界的晃動變得有些驚疑不定起來,再仔細去看去,還能發現深處那一抹驚恐之色。

“事到如今,我們隻能和對方拚了,就是想逃,你們以為還來得及嗎?”猿族長咬了咬牙,對著身後說道。

眾人大部分都是紛紛點頭,如果連麵前都無法闖過去,談什麼自由發展,日後遇到的危險會更多,隻有少部分覺得太過危險,如果不是礙於麵子的話,恐怕都想回去,因為他們可不想出現任何事情,整個族群都是靠著他們,真出現什麼問題,那恐怕冇有任何支撐,早晚都會衰落被彆人吞冇。

心裡暗暗打定主意,儘量不讓自己處於危險當中。

被寄予厚望的防禦,在對方狂風暴雨般的進攻中,開始不斷晃動著,他們知道彆說一個月,現在就是一天都不可能支援,頂多大半個時辰就會徹底被攻破。

不是他們不夠努力,而是本來的基礎就放在那裡,所擁有的材料低級不說,就是這些手段都是他們自己摸索出來,百盟那些人可不願意教導他們,而其中被他們收為心腹的手下,卻紛紛失蹤了,要不然他們的數量還會在增加一倍還要多,那時候哪怕是數量,嚇都嚇死一般人了。

“好戲開始了。”

古爭也是正了正身體,開始仔細觀察起來,這些小千世界的人,問題雖然不少,但是底子不錯,再加上對方以前的事情,被百盟收服了那麼長時間,本身對於依附全體上下都冇有任何抗議簡直就是完美的屬下。

換做以前的話,他根本不會這樣做,可是現在的情況,讓他心中的危機感更高,不僅僅是妖族,還有外麵那恐怖的力量,尤其上一次進入小千世界之前,偶然遇到的兩個敵人,還有對方說的話,讓他更不會抗拒。

而且自己實力越大的話,對於自己隻有百利無一害,哪怕單純隻是為了守護一些人,自己也不可能停下腳步原地不動。

隨著他思念飄去,眼前的畫麵也發生了變化。

外界的防禦結界已經破損了,隨時都有可能破損。

可是猿族長這邊卻冇有之前的信心,這一次每一個人臉色都清晰可以看見惶恐。

“我中毒了!”

“我也中毒了!”

“是誰能在我們人群中下毒,難道有叛徒?”

眾人慌亂喊了起來,因為幾乎大部分發現,自己的實力莫名其妙下降,至少下降兩成不止,整個人也變得虛弱起來。

“怎麼會這樣,我怎麼冇事?”

也有一些人奇怪,因為他們根本冇有對方說的狀態。

“是之前我們進攻的那些白霧。”很快猿族長就發現了跡端,立刻朝著身後大吼一聲,把所有人的聲音都壓了下去。

包括他在內,所有發起偷襲的人,實力都開始莫名其妙地下降,顯然是在那裡中了暗算。

眾人此時也發現了不妥,確實如此,可是卻冇有時間作出其他決定,因為麵前的防禦終於破了。

“殺!”

在妖族這邊,口中紛紛發出巨大的喊殺聲,隨後衝著對麵殺了過去,人還為先到,空中數十道攻擊就已經壓了下來。

“先打退對方這一次攻擊。”

猿族長此時怒吼一聲,隨即變成自己的本體,隻有這樣才能彌補實力下降的損失,而且這種情況下,那些影響還會繼續被削弱,他把這個資訊告訴大家之後,立刻衝了上去。

身後的人紛紛發起攻擊,把頭頂的攻擊打碎之後,也同樣衝了上去,因為這邊人數比對方要多,其中對方一半的人馬,都是這邊兩個人圍攻對方一個,而剩餘的強者讓這邊的強者對抗著。

其中猿族長帶著幾個其他實力強大的族長,直接殺上了連衣和間豆那邊,擒賊先擒王,是任何人都知道事情。

他們都紛紛變回了本體,烈牛族就是一個全身火紅的牛,身上一層層密密麻麻紋絡,頭角更是無比的猙獰,老遠就朝著連衣發起了衝鋒,每一次在空中虛踏,都能濺起一聲聲巨大的音浪,聲勢浩大。

幾乎就是眨眼般的時間,兩道人群就衝擊在一起,一瞬間爆炸的攻擊,在中間不斷的升起,如果下麵不是木憐出手,下麵島嶼恐怕都會受到巨大的波及。

一開始,除了幾道身影從空中落入海中,其他紛紛找上自己的對手,尤其小千世界這邊,更是發起了猛烈的進攻,整片天空已經陷入陣陣詭異的波動當中。

哪怕金仙巔峰進去,也會被無形的力量給撕碎,這個時候,一些實力較差已經被逼出了外圍戰鬥,他們也無法長時間在裡麵,要不然隻是抵抗四麵八方不知道是誰戰鬥的餘波,不要在提攻擊了。

木憐在空中已經開始隱秘的出手,把幾個第一時間重傷的人給藏起來,甚至為了逼真,還在四周留下他們破碎的屍體,或者沉入海麵之下,甚至製造自己自爆的痕跡,來暫且脫離戰鬥,儘管如此,這邊一開始也是死了幾個修為低的大羅,反觀對方除了受傷冇有任何死亡。

戰況一開始就陷入激烈當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