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皮文學網 >  蘇瑜宣祈 >   第2539章

-李三老爺守了曾氏大半夜,他躺在床上思考這大半輩子,日子怎麼就過成瞭如此?

雨後的京城透著一絲涼意,快要入冬了,袁嬤嬤送來了今年過冬的氅衣,整五套之多。蘇瑜瞥了一眼,便繼續手下的畫作,她正在畫一株品質高法的黃蘭,“櫃櫥裡已經有好多氅衣,我忘了告訴你,我又不常出門,哪裡穿得了?今年就罷了,明年再要送就送一套過來就成了。”

袁嬤嬤收收拾,邊說:“那怎麼成?娘娘身份貴重,怎麼能這麼敷衍,就算老奴願意,內務府也不敢呐。”

一絲陽光透過窗欞落到畫紙上,蘇瑜收了筆。

蝶依邁進門檻,撩簾進來,“人全都送往北國了,囊王府算是空下來了,陛下的意思是想讓囊王府就這樣空著。”

蘇瑜想起了宣晗,“你還不知道,晗哥兒來信說了,囊王府暫留著,等著往後瀚哥兒長大封王出宮時給他住。”

蝶依點點頭,覺得囊王殿下這主意不錯,,然後又說起來自己剛辦的差事,“那個什麼折娜郡主真當自己是金尊玉貴的,馬車上挑三撿四,依奴婢看直接讓她們走回去纔對呢。”

“阿玥呢?”蘇瑜想起了她倔犟的性子。

蝶依說,“還是那副死樣子唄,反正自從知道自己中意的南宮小王爺冇了,她就是那樣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,這下好了,陛下開恩,冇取他們這幫人的性命,讓他們回去緬懷吧。”

拿起自己的作品,蘇瑜尚算滿意,又與蝶依說了幾句閒話,便拿著畫好的黃蘭去找宣祈。

路過崇玉門的時候,見到幾個身著官服的朝臣迎麵走麵。

近了,朝她跪地請安,“叩見皇後孃娘,娘娘千歲。”

蘇瑜認得跪在最前麵的人,乃是禮部尚書鄒仕俊,跪在他右邊的人也是熟人,孫嬉的夫君宋鑫。

說起來她與孫嬉也是多年不見了,這個宋鑫每次宮宴也都是坐在末席。

“都平身吧。”

“謝皇後孃娘。”

蘇瑜在鄒仕俊旁邊看到了孫學雍,笑道:“表哥,本宮久未出宮,不知家裡近況可好?”

孫學雍拱手回道:“謝娘娘記掛,一切都好,蘭姐兒已經誕下第三子,大伯父一家也準備回京城定居,如今一家子算是齊全。”

“表嫂生啦?”蘇瑜知道關芯蘭懷了第三胎,感覺昨日才知道她懷有身孕似的,冇想到今日就聽到孫學雍說她產子的訊息,這是個驚喜,“恭喜表哥。”

“謝娘娘。”孫學雍又拱手作了一揖。

“不知幾時辦滿月酒?”腦子裡已經開始想要給孫學雍的第三個孩子準備什麼禮物了。

“回娘孃的話,就是這個月的初十。”

蘇瑜想了想,“不就是大後日麼。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本宮若是得空,定要去討杯滿月酒吃。”

“那微臣就恭候鳳駕。”

在孫學雍與蘇瑜談話期間,宋鑫的目光一直悄然在皇後孃娘與他這個堂舅子身上來回覆返。其實他是有絲羨慕的,皇後孃娘當著這麼多朝臣的麵不僅單獨與孫學雍說話,還親熱地喊他作‘表哥’,這得是多深的情份呐?他想著要是有朝一日皇後孃娘也用這麼親熱的語氣喊他作‘表妹夫’,他肯定受寵若驚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