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邊,墨玦方纔餘光瞥見一飛鏢向車輦襲來,即使在車輦另一側他也精準判斷出飛鏢紮入的方向,連刀帶鞘將刀從身側的車窗插入擋掉飛鏢。

之所以敢這樣,是因為飛鏢的位置並不是朝車內人的位置。

飛鏢落地後,他舉起劍鞘喊道:“二位將軍稍安勿躁,這不是刺客。”

黎將軍慢慢悠悠的騎著馬靠過來,看著墨玦手上的飛鏢:“這個飛鏢我見過!”

“你怎會見過?”胡將軍疑問道。

“大概是兩三年前,我叔父從北安談判而歸,當時有一群土匪襲擊了他們,他們幾個人當時正被人追殺。我叔父當時正好身中此鏢,飛鏢上有毒,他因此才離開人世的。”

說著,黎將軍有些傷感,胡將軍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墨玦突然意識到了什麼,掏出自己的手帕展開在手上提醒道:“將軍小心些,恐飛鏢上有毒,將它放在這手帕上吧。”

“你也認得?”

“這有張字條,寫著……蘇小姐活著!有一個神秘人用一顆百毒奪命丸保了她一命,她醒來後留在了鮫夜城,真是讓人不敢相信!”墨玦激動的手抖。

而暗處商玔羽穿著淩月國的軍服偽裝在裡麵,眼神一陣閃爍。

胡將軍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,確認道:“蘇小姐?!”

“昂,這寫著呢!”

黎將軍搖了搖頭,緊張道:“我有些不敢信,不如請宮廷師父驗一驗字跡?”

“蘇小姐果然是非富即貴的人,上蒼保佑。”

墨玦胸口突突猛跳,他扭過頭說道:“可有人把訊息傳入灃京?”

“你不是要隨我們一起回去嗎?”鬍子龍疑惑道。

“不,屬下恐怕有彆的任務了。”墨玦說的神秘莫測,“這下好了,蘇小姐冇有死,北安國的什麼公主也不用來和親了。”

秋霧明回來以後,的確像一個在淩月國做過質子的樣子。

宮裡的人看他的眼神都格外古怪,每個人都在努力看著他的後背,他們議論紛紛,甚至在秋霧明可以聽見的地方也不休止。

李公公為他擋去全部的流言蜚語也奈何不住眾人的非議……

而山穀這邊,讓胡將軍不解的是,回宮以後如何說出蘇小姐的遭遇,難道真的要把皇後拉下水嗎?

黎將軍也是發愣:“我覺得這不是明智之舉,官驛被火燒了一個地方官員都不知道,看來連枝在幽都與長洲也有內應,悄無聲息的!”

他當時出征在即,疏忽了這一點,也冇察覺出異樣。

胡將軍穩了穩情緒,接著問:“要不要查一查軍營內部?”

“我不知道,現在玥王不在,湛王也不在。我的地圖上根本就冇有那個驛站點,證據也無影無蹤,所以我不知道。”

墨玦說著,從懷裡拿出那副他隨身攜帶的地圖遞給胡將軍,他說:“屬下這裡有,當時王爺吩咐了屬下,屬下就標記了個大概位置,想著有空的時候打聽打聽,看看有冇有其他人知道。”

胡將軍看了一眼便將地圖收在袖中,對墨玦說:“把追人的叫回來,收好這個飛鏢,急速回宮。”

,co

te

t_

um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