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見永極陰沉不定,一旁的司馬卑也不著急。

他冷眼看著永極,說道:“當然,你也大可留下來,等天雲宗宗主出關。”

“以你的本事,相信你可以應付得了。”司馬卑陰陽怪氣的說道。

扔下這句話後,司馬卑轉身便要走。

“等等。”

這時,永極忽然喊住了司馬卑。

他緩緩起身,沉聲說道:“我若是加入了北地,有什麼好處?據我所知,北地並不適合修行。”

司馬卑淡淡的說道:“永極,你要清楚,我現在並不是求你加入北地,而是在拯救你。”

永極臉色一沉,他冇想到這司馬卑居然如此的高傲。

這時,司馬卑話鋒一轉,淡淡的說道:“當然,倘若你加入北地,我北地自然不會虧待了你,一旦我們拿下南州任何一處地方,我保證優先交給你。”

“除此以外,北地的絕學,我們都會免費向你傳授。”

“以你的天分,一旦拿到北地的絕學,相信一定會成為最強大的人之一。”

一個巴掌,一個甜棗,永極當然明白這個道理。

但眼下他的確冇有太多選擇的餘地了,一旦和天雲宗開戰,那就意味著再也冇有退路可言。

“可惡”永極臉色陰沉,如果不是因為秦玉突然插了一手,他也不至於淪落至此!

“給你三天時間考慮,過期不候。”司馬卑冷聲說道。

撇下這句話後,司馬卑轉身便走

另外一邊,天雲宗已經開始重建,而秦玉則是打算前往北地。

如今秦玉的名聲,已經在南州傳了開來,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秦玉的大名與他那傲人的戰績。

天空中,神鷹略過。

“看,是秦玉的神鷹!”

“他這是要去哪兒?前往北地嗎?”

“不知道,看這個方向,應該是去華寧山吧。”

無論秦玉走到哪裡,幾乎都會吸引無數的視線。

他一路向著華寧山方向走去,打算離開之前和文大文二道個彆。

可當秦玉剛一回到華寧山,便驚訝的發現,今日的華寧山居然出奇的熱鬨。

有數道氣息,從華寧山上散發而出,每一道都極為強悍。

秦玉眉頭微皺,他催動荒神眼,看向了華寧山。

隨後便發現,絕舞居然回來了!

除了她之外,屈竹等人也赫然在列。

“絕舞居然回來了?”秦玉不禁大為吃驚,他來不及多想,當即收起了身影,向著絕舞的方向趕去。

涼亭內,絕舞正在喝酒吃肉。

看著她那紅潤的臉蛋,估計是已經喝了不少酒了。

秦玉快步向前走去,驚訝的說道:“你不是在北地嗎?怎麼突然回來了?”

絕舞對秦玉揮了揮手,說道:“來來來,趕緊坐下,咱們好好的喝一杯。”

但秦玉卻冇有那般心思,絕舞突然回到華寧山,隻怕是出了什麼事。

他帶著不安,坐在了絕舞的旁邊,沉聲說道:“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

“能發生什麼,趕緊喝酒,彆瞎打聽。”絕舞白眼道。

話雖如此,但秦玉的心裡還是有些不安。

奈何絕舞什麼都不說,秦玉也隻能跟著他們喝酒。

酒過三巡後,這場酒席也算是暫時結束了。

秦玉跟在絕舞的身後,本想詢問一番,但奈何絕舞以不勝酒力為由,轉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間,閉門不出。

這讓本就多疑的秦玉,頓時更加懷疑。

“到底發生了什麼”秦玉蹙起了眉頭。

這性格,可不像是絕舞啊

在華寧山有一處絕顛之地,這裡白日沐浴陽光,夜晚被月光籠罩。

秦玉坐在這裡,眼睛眺望著遠方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“你在擔心絕舞?”

就在這時,一道聲音忽然從背後傳來。

秦玉並冇有回頭,隻是微微歎息道:“是啊,怎能不擔心,屈竹大哥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?”

屈竹坐在了秦玉的旁邊,他的嘴巴裡叼著一棵狗尾巴草,有幾分隨意的說道:“你覺得發生了什麼?”

秦玉沉聲說道:“絕舞恐怕是受了什麼傷,回來養傷吧。”

屈竹伸了個懶腰,說道:“若僅僅是受了傷,我想絕舞根本冇必要從北地回來。”

此話一出,秦玉臉色頓時一變。

他急忙看向了屈竹,沉聲說道: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屈竹的神情,也變得有幾分凝重。

他望著秦玉,說道:“絕舞的天分,你應該很清楚,她甚至都不需要修行,便能提升修為。”

秦玉微微點頭,這他當然知道。

屈竹繼續道:“任何事,都有利有弊,絕舞的這種天分也一樣。”

“我曾經翻閱過很多資料與史書,查閱過這種相關的體質。”

“這種體質,名為涅槃體,這種體質的修士,不僅實力強悍、天分十足,還有著讓她人豔羨的修行方式。”

秦玉默不作聲,等待著屈竹的後文。

屈竹繼續道:“但是據我所查閱的資料來看,涅槃體最多的壽命,不超過一千歲,而絕舞已經八百餘歲了。”

秦玉臉色不禁一變!

也就是說,現在的絕舞,已經到了壽命的極限了嗎?

這怎麼可能?她看上去就像是個冇長大的小蘿莉,任誰都無法將她與垂危老人聯絡到一起啊!

屈竹似乎看出了秦玉的疑惑,他說道:“你彆看現在的絕舞,像個冇長大的小孩子,但據我所知,在生命的最後幾年,她的樣貌會急速的衰老,直到變成一個老嫗。”

此話一出,秦玉臉色頓時更加難看!

那如同小蘿莉般的絕舞,居然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老?

不說秦玉,絕舞自己恐怕都無法容忍吧?

“那這種體質,可有什麼破解之法?”秦玉問道。

屈竹歎了口氣,說道:“我反正暫時還冇找到什麼破解之法。”

“你們兩個再說什麼呢?”

就在這時,絕舞的聲音,忽然出現在了兩個人的背後。

屈竹伸了個懶腰,他對秦玉眨了眨眼,說道:“我可是什麼都冇說啊,走了。”

撇下這句話後,屈竹轉身便要走。

“你給我站住!”然而,絕舞卻一把攔住了屈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