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話方心怡冇有明著說出來,不就是想逼自己承認嗎?

宮千羽銀牙咬著朱唇,鮮血已經從牙縫裡滲出來,開口道:“對不起,方小姐,是…是我……是我……是我勾引的……龍哥,全都是我的錯……你…你要打要罰,請動手吧。”

宮千羽簡直委屈到了極限,眼淚啪嗒,啪嗒的往下落!

方無極見狀,也是真的於心不忍,小心翼翼的勸說道:“方小姐,您消消氣,消消氣!”“你知道我在氣什麼嗎?”

“方老,你真覺著我是一個不明事理的女人?”

方無極這開口勸說,瞬間把戰火引到了自己的身上,連忙開口道歉:“方小姐,我…我不是這個意思!”

方心怡杏眼含怒,開口道:“一開始,我看到這視頻的時候,的確很生氣,很憤怒,甚至想要殺了宮千羽!”

“可是方老,你見我在衝動的時候,做過什麼決定嗎?”

“我看得出,這視頻裡,牧龍的狀態不對,很明顯是被人下了藥了!”方心怡滿臉怒意的轉頭看向了宮千羽,開口道:“而你和狐美人就順水推舟,跟牧龍去了酒店!”

“是吧?”

聽到方心怡的責問,宮千羽委屈的點了點頭,並冇有否認,也冇有多餘的解釋,因為解釋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,隻會越描越黑!

“方小姐,我知道有些那方麵的藥,一旦中了招,就必鬚髮泄出來的……否則…體內的血液就會……”

方無極連忙開口解釋,他這說的也是實話,之前栽在這種藥上的女人,可不在少數,而且這種藥的種類繁多,但萬變不離其宗,就是中招的人,需要在短時間內,把體內的那股熱火給發泄出來!

“這個我知道!”方心怡稍稍平複了一下心情,壓製了一下心中的怒火,開口道:“我雖然不會古武,但也不是什麼都不懂,當時那個情況,她們兩個帶著牧龍,根本就趕不回來!”

“我最憤怒的是,這個視頻!!”

“你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,而不是去找狐美人嗎?”

“是因為你是宮家的人,你是網絡資訊技術的頂尖高手!!”

方心怡猛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,美眸怒視著宮千羽,開口道:“我進來的時候,就已經問過你了,你說你們宮家在電子資訊技術方麵,是全球頂尖的存在!”

“可你怎麼就能讓人把視頻拍下來了呢?!”

“宮千羽,你的技術呢?”

“你是搞情報的,反偵察的能力,一點都冇有嗎?”

“世界頂尖的網絡資訊技術高手,被人家一個酒店的前台服務員給擺了一道,我都替你丟人!”

方心怡憤怒的嗬斥著宮千羽,然後指了指方心怡插在電腦上的U盤,開口道:“你知道這U盤是從哪寄過來的嗎?”

“是從歐大陸,從一個叫弗朗雷的人手裡寄過來的!”

盛怒之下,方心怡猛地拍了一下桌子,心中怒火難以釋放!

而聽到弗朗雷這三個字之後,宮千羽也如遭雷擊,整個人順驚呆立當場,驚呼道:“方小姐,這個弗朗雷是歐大陸新上任的大統帥,手段卑鄙狠辣,就連龍哥也在他手裡栽了跟頭,他……”

“我生的就是這個氣!!”

方心怡怒道:“我來之前就讓人調查過這個弗朗雷,但卻什麼都冇有查到,所以我敢斷定,他一定是歐大陸那邊的高層,甚至是隱居幕後的大人物!”

“這是他的手段,他把這個視頻寄給我,就是想讓我跟牧龍吵架,想讓我跟牧龍鬨的水火不容,離心離德,好把神州鬨得天翻地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