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若是讓馬碧雲知道池晏來到她的課上不是為了聽她馬碧雲的課,而是為了拜她為師的話,肯定會尷尬的。

尷尬的不止是馬碧雲,也會是池晏。

畢竟,今天階梯教室裡的學生實在是多。

不,是很多。

太多了。

人多的座無虛席。

甚至於還有一些站著聽課的旁聽生。

可見現在馬碧雲是有多受學生們的歡迎和喜歡了。

這一節課,喻色一直聽的心不在蔫,聽不進去。

滿腦子的都是池晏的紙條引起的插曲,不知道為什麼,總感覺大家都知道了。

不過是心照不宣的都冇有說出來罷了。

終於下課了,馬碧雲已經宣佈下課,開始收講義了。

喻色也開始收筆記。

雖然馬碧雲講的這些內容她都懂都知道,但是還是會認真的記筆記。

她腦子裡的很多知識都是直接被寫入的,並冇有經過自己實踐用過的。

但是馬碧雲講課的時候,加入了很多實例,聽起來就很生動。

喻色收完了筆記,就想立碼離開。

不然再與池晏同呆在這階梯教室,她真保證不了池晏再說點什麼瘋言瘋語。

同大醫學係的高材生居然要拜她一個南大的大一新生,這傳出去好說不好聽,一定會成為人人口中的談資。

她纔不要再被人囑目呢。

可,就算是她想立刻離開,也要等老師先走了才能離開吧。

卻冇有想到,馬碧雲收好了講義,並冇有馬上離開,而是看了一眼喻色的方向,沉聲道:“池晏,喻色,你們兩個跟我去一趟辦公室。”

“啊?”喻色懵了的驚收了一聲。

緊跟著是池晏的質疑聲,“什麼?”

“哇哇,原來他叫池晏,名字真好聽,馬老師都能叫出他的名字,想來是同大的高材生吧。”有同學已經開始八卦了起來。

“你怎麼知道他是同大的?同大的怎麼可能上咱們南大的來聽課,同大多厲害,個個都是學霸。”

“呃,馬老師說過他不是南大的了,這就說明馬老師認識他,馬老師認識一個學生,那肯定是她以前授權學校的學生了,我剛上了同大的官網,還真的查到了池晏這個學生,算是同大的風雲人物。”

“什麼?同大的風雲人物來我們南大聽課了?還是偷聽?”

喻色已經聽不下去了。

她對同學們討論的完全不在意,她現在就擔心馬碧雲把她和池晏一起叫去辦公室有什麼事。

背上揹包,跟著馬碧雲走出階梯教室,她身後就是池晏。

相比於喻色的忐忑,池晏卻是一臉的淡然,淡定的跟在喻色身後,一雙眼睛灼灼有神。

但是那灼灼的目光中,更多的是崇拜。

當然,還有更多的好奇。

三個人徐徐走進了馬碧雲的辦公室。

自從喻色給她平反後,馬碧雲已經換了一間單人辦公室。

她自己一個人一個辦公室。

她現在已經算是南大的招牌教授了。

她坐下,端起了水杯輕抿了一口,這才抬頭對喻色和池晏道:“你兩個坐吧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