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慕容軒卓看著女人離開的背影,眼底的情緒如同波光粼粼的水麵,來回地晃盪出的情緒,讓人莫名有些看不明。

病房門徹底被關上時,原本矗立在一邊,看起來毫不起眼的某團小哥,忽然一個弓腰,朝著慕容軒卓行禮。

“少爺,先生想您了,希望您能夠出席他的生日宴,否則……他就要斷掉您這邊所有的資源,以及活動自由。”

慕容軒卓猛然抬起頭。

他眼神裡一片冷冽,直讓對麵的某團小哥瑟瑟發抖,心裡也是在不斷叫苦。

真當他願意嗎?

說實話,每次先生和少爺之間的鬥法,作為中間的小蝦米,完全就是夾心餅一樣的存在嘛!再說了,少爺這邊也不讓通過顯眼的手段找他!

這一次,他之所以會搖身一變,成為某團小哥,還不是為了遵守少爺所給出的規定,現在好了,話是傳到了,估計還得脫一層皮。

偽裝的某團小哥表示心裡很痛。

慕容軒卓靜靜地看了某團小哥好一會兒,最終,眼瞼低垂,平靜又淡漠地吐出一句話:“知道了,我會出席。”

某團小哥得到最終的答案後,總算是鬆了一口氣,恭敬朝著慕容軒卓行了個禮,很快轉身離開病房。

畢竟——

他家小少爺的性格太過陰晴不定了。

要是在這種時候,他繼續停留下去,後麵要是真的發生什麼事情,又或者影響到了小少爺的計劃,那他就得去喂鯊魚了。

眼看著病房門被關上,慕容軒卓原本平靜的眼眸裡,劃過一抹駭人的陰鷙!就如同所有的黑暗,都在這一瞬,徹底爆發出來!

……

另外一邊。

唐眠剛洽談好一樁生意,回到車上時,伸手輕輕地揉按著自己的太陽穴。

卻在這時,手機鈴聲再次響起。

看到上麵的來電顯示時,唐眠神色中透著一絲意外,但很快,按下接聽鍵:“喂——”

“小姐。”電話裡,傳來熟悉的嗓音。

在短短的寒暄過後,電話裡的人很快開口:“最近有關於傅涼淵的進程,想必風馳已經告訴您了吧?”

唐眠輕“嗯”了一聲。

風馳已經把相關方麵的進程都給她發送到郵箱裡,隻是她這兩天著實是有些忙,就暫時冇有時間多看這些事情。

電話裡麵的,唐眠也是格外熟悉的。

是她給傅涼淵安排的格鬥老師,當然,這個格鬥老師也是唐眠曾經的教練!在格鬥方麵,可謂是享譽全球,他敢認第二,就無人敢認第一!

隻是,後麵出了個唐眠。

但唐眠是在私底下學的,也從來冇有把格鬥技巧放在明麵上,無人知道,她究竟在這方麵,天賦有多高,本事有多大。

“雖然您瞭解清楚了,但我還是想要向您說上一聲!我覺得這位學生,也就是傅涼淵,他就像是一塊暗礁!”

“他的身體內,儲藏著巨大的能量!”

“如今隻是學了短短不到兩日時間,他的學習和吸收能力,很厲害,最重要的是,他還能夠舉一反四!”

“我覺得,在短短時間內,他可能就真的可以出師了!”

“另外,我也向其它學科的老師們瞭解過相關情況,都是讚譽,總的來說,就是傅涼淵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天才!”

“相信不假時日,他就能夠真正學成,並且比起咱們這些人,都要好上許多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