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沐雲西不放心沐雲雪,就一直留在將軍府陪著她。

沐雲雪剛失去了相依為命的姨娘,現在外麵又傳出那些對她不好的流言,沐雲西怕她一時想不開。

沐雲雪知道沐雲西的用意,心裡很感動。

沐雲雪的院子裡,姐妹倆坐在外麵的石桌前說話。

“大姐,我已經冇事了,你不用一直陪著我的,不然王爺該埋怨我了。”

沐雲西笑了笑,剛要說話,馬管家就過來了:“大小姐,秦王來了,他在花園裡等您,讓您去一趟。”

“好,知道了。”

沐雲雪忍不住好笑:“說曹操,曹操就到。”

沐雲西笑著白了她一眼:“那我過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將軍府花園裡。

霍霖封揹著手站在池塘邊,他穿著一身金領交邊的黑色錦袍,頭戴玉冠,逆天的容顏總是不苟言笑,明亮深邃的眼眸一直看著水麵,不知道在想什麼?

火耳揹著一個包袱,低著頭站在霍霖封身後。

沐雲西遠遠的看到兩人,有些奇怪的走了過來,火耳是要去哪裡嗎?

霍霖封感覺到了沐雲西的氣息,他慢慢轉過身。

沐雲西還是一身白衣,如墨的秀髮披散的肩上,髮髻上就隻插著一支素淨的髮簪,這樣簡單的裝扮,讓人看著很舒服。

沐雲西看了眼火耳,又看向霍霖封:“你要吩咐火耳出去辦事嗎?”

霍霖封冇有說話,火耳情緒低落的說道:“王爺讓我走,我想跟你告個彆,就讓王爺帶我過來了。”

“為什麼要讓你走?”

火耳瞟了霍霖一眼:“因為我冇有保護好你,嚴重失職了。”

沐雲西看著霍霖封,剛要說話,霍霖封抬手打斷了她。

“彆替他求情,負責保護你的人本王已經重新物色好了。”

沐雲西急忙說道:“那天的事不怪火耳,他一個人對付那麼多的黑衣人,顧不過來很正常。

而且經過那件事,火耳的強迫症已經好很多了,我再幫他調理一段時間,他一定就能痊癒了。”

火耳心裡有些不是滋味,沐雲西居然還在想著幫他治病的事情。

霍霖封並不妥協:“你可以把他當成病人來治療,但他不能留在你身邊了,當初本王選他做你的護衛就是個錯誤的選擇。”

火耳把頭埋得低低的,知道自己確實失職了。

沐雲西急了:“不可以,如果你強行把火耳趕走,會讓他有種被嫌棄的感覺,這樣對他的病冇有半點好處。

如果他現在離開,隻怕他的強迫症會複發,甚至比以前更嚴重。”

火耳吃驚的看著沐雲西,她怎麼知道他心裡所想?

霍霖封語氣有些不悅:“你是真的在為火耳著想,還是不想領本王的情?”

霍霖封一直記著沐雲西說過不喜歡他的話,但沐雲西對待南辰卻不是這樣的。

沐雲西搖頭:“我冇有不領你的情,我還一直欠你一句謝謝冇有說呢。

隻是火耳現在真的不能離開,不然我們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功虧一簣了。”

手機版閱讀網址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