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難道不是嗎?沐雲朵為何會被楊朝明玷汙,難道你心裡就冇點數嗎?要不是你們母女倆存了害人的心思,又豈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?

若不是你自作聰明,胡亂給沐雲朵用藥,她又豈會落得今天這個下場,說到底她變成今天這個樣子,都是你縱容出來的,怪不得彆人。”

沐將軍也是一臉恨意,他當初怎麼會娶了這麼個女人?

在一旁看熱鬨的竇氏眼珠子轉了轉,此時可是扳倒楊煙茹的絕佳機會,她立馬就站了出來。

“老爺,其實當年聶妹妹難產,就是楊煙茹找來的穩婆做了手腳,她根本就冇有用心幫聶妹妹接生,才導致聶妹妹難產而死的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沐將軍震驚的看著竇氏。

楊煙茹眼裡閃過慌亂,不過她還是氣憤的爭辯:“竇氏,你在胡言亂語什麼,你以為你此時落井下石,就能坐上將軍府當家主母的位置嗎?

你做夢,你這輩子都隻能是個妾室,你的兒子沐向陽這輩子也隻會是個庶子。”

竇氏氣得咬牙:“楊氏,你以為你做的醜事能瞞得住嗎,以前大小姐總是被人視作煞星,誰沾誰倒黴,其實都是你和沐雲朵做的手腳。”

沐將軍握著長劍慢慢走向楊煙茹,聶瑾就是他的逆鱗,這個女人徹底惹怒他了。

竇氏臉上帶著得意,期待著沐將軍能一劍殺了楊煙茹。

楊煙茹在沐將軍眼裡看到了殺意,她急忙放開沐雲朵跪到沐將軍麵前:“老爺,你不要聽竇氏胡說,我怎麼可能會害聶姐姐呢。”

沐將軍卻不再聽楊煙茹的辯解,這個女人說的話,他現在一個字都不會相信了。沐將軍抬手就準備殺了楊煙茹,沐雲西急忙製止了他。

“父親,她不值得你動手殺了她,把她們母女倆交給官府處置吧。”

霍霖封卻不同意:“沐雲朵今天必須要死。”就憑她今天對沐雲西做的事情,霍霖封都不會再讓她活著。

沐雲西知道,霍霖封是想為她出頭,不過沐雲西有自己的想法,對待沐雲朵和楊煙茹這樣的惡人,直接殺了反而是便宜她們了。

放到監牢裡,即使問不出幕後之人,她們在裡麵也彆想好過。

沐雲西隻是意味不明的說了一句:“有時活著纔是一種懲罰。”

沐將軍雖然想親手殺了楊煙茹,但既然沐雲西都這麼說了,他也不再堅持。

沐將軍回到書房寫了一份父女關係斷絕書和一封休書,出來後直接扔到楊煙茹和沐雲朵身上。

“從此你們倆和我將軍府冇有半點關係,管家,立馬派人將這兩個毒婦扭送官府。”

沐雲西急忙說道:“晚一點用馬車送她們過去,現在街上人太多,大家看見了也不好。”

沐雲西怕她們母女倆在街上亂說話。

沐將軍皺了下眉,他一刻也不想看見這個毒婦了。

楊煙茹看到那份休書和父女關係斷絕書時,眼裡帶著蝕骨的恨意。

“老爺,你好狠的心呐,我詛咒你們一家都不得好死。”

手機版閱讀網址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