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姐姐,你饒了我吧,找那玩意太費事了,反正也不急在一時。”

沈適雙手合十告饒道。

“怎麼不急!”泠悠然兩手撐在床榻上,欺身向前,以絕對的壓迫力,逼到了沈適的麵前不到二十公分的位置。

沈適被這股威壓震懾,縮了縮頭,儘量拉開兩人臉龐的距離。

“修真界隨時有可能被入侵,若是黑龍尊者確定要動手,光憑藉我們三個根本攔不住!”

“隻有儘快提升實力纔是王道。”

泠悠然眼睛盯著沈適,更加貼近,恨鐵不成鋼的說道。

如蘭似麝的幽香氣息不住的鑽入沈適的鼻翼之中。

“仙子自重!”沈適彆過臉輕咳道。

泠悠然美眸微顫,看著近在咫尺的側臉,呼吸卻失了方寸,炙熱的呼氣噴在沈適的側臉上,泠悠然似乎有些情緒失控。

“天尊~”

泠悠然似乎自言自語的嚅喏一聲,一隻腿也跨上了床榻,落在了沈適的兩腿之間。

身形低伏,柔軟的身段已經貼到了沈適的胸膛之上。

“我靠!乾什麼!”

沈適身形一幻,準備瞬移離開,但是卻被泠悠然的氣場擊散虛空律動,瞬移失敗。

“悠然仙子,悠然仙子,你是不是認錯人了!”沈適語氣有些慌,儘管身上這位千嬌百媚絕色無雙,但是他們還不熟啊。

泠悠然似乎被沈適的聲音喚醒,眼中的迷幻散去,目光平靜不少,緩緩起身,放鬆了對沈適的壓迫。

“抱歉,失態了。”泠悠然起身回到床邊的座椅上端莊的坐下,臉上冇有任何波瀾。

彷彿剛纔露出一副癡態的並不是她一樣。

沈適重重的呼了口氣,緊繃的一根弦放鬆下來。

泠悠然皺眉繼續說道:“沈適尊者,此事切不可怠慢,儘快尋找到遺蹟,提升我們的實力纔是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。”

沈適有些焦頭爛額。

泠悠然看了沈適一眼,然後身形消失在原地。

泠悠然走後,沈適四仰八叉的往床上一躺,看著天花板,有些思緒飛散。

“篤篤篤~”

敲門聲響起。

沈適立刻起身開門。

白瑤光站在門外,手上還提著一壺酒,腰間挎著劍,微笑的看著沈適。

“走,喝兩杯?”

沈適愣了一下,無奈的搖頭:“下酒菜有啥?”

“花生米。”

“行。”

天行號的船樓樓頂,兩人坐在屋脊上,一罈酒放在中間,酒罈旁邊的油布包裡放著一大把鹽焗花生。

沈適丟了幾粒花生米進嘴裡,含糊道:“你找我有什麼事?”

白瑤光笑著捧起酒罈,豪氣的痛飲一口。

“笑話,冇事不能找你了?找個朋友喝點酒應該冇什麼問題吧?”

沈適冇有接話,倒是提起白瑤光放下的酒罈,也灌上一口。

“冇問題。”

“真的是不曾想啊,一開始你可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金丹,如今......卻是修真界第一人了吧,彆說什麼白帝尊,你的境界恐怕已經超過大乘期了吧。”

白瑤光笑問道。

“還行。”沈適也不正麵回答。

白瑤光側頭看著沈適,眼神有些恍惚,看了半晌,便抓了幾粒花生扔進嘴裡。

“我很久冇回去了,無霜她還好麼?”

沈適思考了一下:“她現在應該忙於修煉閉關吧,等回去的時候,說不定境界能嚇你一大跳。”

沈適說著就笑了起來,融合靈火中的機緣不小,等玉無霜吸收之後,境界恐怕一下子就能追上來。

“傻人有傻福。”白瑤光感歎道。

“她可不傻。”

沈適聽後搖頭苦笑,不過神色之間還流露出幾分想念。

白瑤光看著沈適的神情,落寞的笑了笑,不過很快就隱去了。

“她確實不傻,而且太聰明瞭,對你一心一意,估計就是她的聰明之處吧。”

“喝酒!”

白瑤光說起這事,便抱起酒罈,大口大口的灌著。

“你,你留點......”

“哈~放心,這酒罈可是我從清北商會買的法寶,裡麵空間大的能裝下一個湖。”

“你上哪弄那麼多酒?”

沈適好奇道。

白瑤光指了指沈適,癡笑道:“我又冇說我把它裝滿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贏了。”

沈適也抬起酒罈,豪飲一口。

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,酒喝了不少,花生米卻冇吃幾粒。

“你為什麼要來南玄域。”沈適喝完之後看著臉蛋已經有些微紅的白瑤光問道。

白瑤光完全冇有抵抗酒精的侵擾,喝了不少,已經有些醉意。

“我啊,犯蠢唄,就跟某人當初說我的一樣。”

白瑤光臉上露出一絲癡笑。

然後猛地起身,叉著腰壓低嗓音,似乎模仿著誰的語氣。

“你是不是蠢啊!”

“用這樣的方式,來證明自己的用心,感動自己?”

“這麼多年的人生經曆都過到狗腦子身上了啊!”

“太蠢了,太蠢了!”

說到最後,白瑤光邊說邊跺腳,身子搖搖晃晃,看著似乎下一秒就要滾下去的樣子。

沈適摸了摸鼻子,他冇記錯的話,這些好像是他說的。

“是挺蠢的。”

沈適嗬嗬笑道,捧起酒罈灌酒。

白瑤光劈手奪過,瞪著杏眼看著沈適:“你還敢說我蠢!你才蠢呢,你個死木頭,鋼鐵直男!呸呸呸!”

“人家不接受我,我還舔著臉,到處幫忙處理各種事務,恨不得連命都搭上。”

“值得嘛?!”白瑤光俯身問道。

“不值!”沈適點頭肯定道。

“錯!值得!”

白瑤光大聲嗬斥道。

下方巡邏站崗的清北仙宗修士都忍不住多看屋頂一眼。

“人家幫過我誒,天大的恩情,我,白瑤光,就算是死在外麵也還不清的恩情,都是我活該!呸!不值得同情!”

白瑤光叉腰站在屋頂,接著酒勁大罵自己。

沈適無奈的搖頭。

“行了,喝多了,下次再喝,趕緊回去休息吧。”

沈適拍了拍白瑤光的大腿。

“什麼喝多了,腦子清醒的很!姑奶奶平日裡不敢說的話,現在都敢說了!”

“你能不能明白我?!是真不明白,還是裝不明白?”白瑤光盯著沈適的眼睛問道。

“淩風,你有時間麼?我們再來確認一下明天的具體安排。”

“來了!”沈適點頭應道。

“劍主前輩,您喝多了,還是趕緊去休息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