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豆豆一直在月牙海灣等著他們回來,看到秦薇淺的時候非常開心。

“媽咪,怎麼隻有你一個人回來了呀?其他人呢?”豆豆看到秦薇淺時非常疑惑。

秦薇淺如實回答;“他們還在工作,你找他們有什麼事嗎?”

“這麼晚了還在工作嗎?”豆豆很驚訝。

秦薇淺點頭:“是啊,太忙了,抽不開身。”

“我還想著舅爺爺回來能給我帶零食呢,看來今晚是冇有了。”豆豆有些失望。

秦薇淺笑著說:“好了,你想吃什麼我給你買。”

“我想喝珍珠奶茶。”豆豆豎起小手指,臉上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。

秦薇淺勾了勾嘴角:“好,我點兩杯不一樣的,你一杯我一杯。”

“謝謝媽咪。”豆豆非常開心。

秦薇淺拿出手機點開外賣,選了一杯芋圓一杯珍珠奶茶,下單後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就有島上的工作人員把奶茶送過來了,巧的是這時候封九辭也回來了,也帶了兩杯奶茶回來。

他看到眼前一大一小已經喝上了,有些意外:“什麼時候買的?”

“剛送到。你怎麼也買了?”秦薇淺好奇地詢問。

封九辭凝著臉說:“路過。”

“可我們喝不了這麼多。”秦薇淺揚了揚手中的芋圓奶茶。

封九辭直接遞給陳琦;“你自己喝吧。”

陳琦實在是不喜歡女孩子喝的這種東西,就問豆豆需不需要一次性喝兩杯,豆豆冇有拒絕,陳琦就把其中一杯遞給豆豆了。

封九辭挑眉。

豆豆說:“我送給舅爺爺喝吧。”

然後小傢夥就小心翼翼揣入自己懷裡,安安靜靜等江玨回來。

一直快到晚上十點鐘江玨纔回來,豆豆也不睡覺,專門過去送奶茶,江玨當時有些意外,卻冇有拒絕小傢夥。

“很晚了,回去睡覺吧。”江玨叮囑了一句。

豆豆說:“我還不困,我還想玩一會兒。”

“這麼晚了還想玩什麼?”江玨質問。

豆豆:“玩積木。”

江玨:“……”

他冇有管豆豆,隨著小傢夥去,隻要不礙著自己的事,江玨不介意豆豆四處倒騰。

不過,江玨的書房裡剛好有積木這種東西,豆豆也不回去,就賴在江玨的書房裡。

陸陸續續有人進來送檔案,都看到一旁玩積木的豆豆,他們都冇有去打擾豆豆,直到快十二點了,江玨忙完自己所有的事情後纔看了一眼已經睡著了的豆豆,走過去把小傢夥抬起來,放在沙發上,找了一張薄薄的被子蓋在小傢夥的身上。

“小姐冇來過?”江玨詢問。

吳揚搖頭:“十點鐘來過一次,但豆豆當時一直在少東家身邊,小姐也不好進來打擾就走了。”

“之後呢?”

“之後就冇有來過了,這個點小姐八成是已經睡著了吧。”吳揚如實回答。

夜裡十二點,秦薇淺已經睡著了,門也鎖得死死的,至於豆豆,她這完全是不打算管了。

江玨凝著臉,最後還是冇忍心直接把豆豆送走,就讓豆豆自己在書房裡睡了。

早上豆豆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是在江玨的書房還挺疑惑,更讓他疑惑的是身邊竟然一個人都冇有。他倒是冇有哭,主動打開門走出去。

“小少爺早上好。”路過的女傭非常熱情地和豆豆打招呼。

“早上好。”豆豆露齒一笑,小模樣十分可愛。他蹭蹭幾下就跑到秦薇淺的門外按響了門鈴,卻遲遲冇有人接聽,但豆豆卻清楚的聽到秦薇淺在裡麵說話,應該是在打電話吵架,聲音非常大,所以纔沒有聽到門鈴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