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幾個策劃案被打回來管理層,額頭上全是豆大的汗珠,低著頭不敢有任何的動作,生怕會被嚴苛地頂頭上司一個掃地出門。

在這嚴峻的形勢中,眾人看到他們BOSS不知看了誰發來的資訊,原本冷厲的眸子竟然連眼神都柔和了下來,唇角甚至勾起了一抹明顯的弧度。

就在眾人好奇不已時,霍司川卻突然站起身來,扔下一句:

“散會。”

話音未落,人就已經走了。

等人走出會議室半晌,眾人忍不住大發好奇之心。

“到底是誰啊?竟然這麼大的魅力,我剛剛心跳都快要停了。”

“會不會是小少爺?”

“也許是。”

說著有人歎氣,“今天江副總冇來,這會開的人心發慌啊。”

這話說出了眾人的心聲。

往常江副總在公司時,有江副總兜著,他們還可以偷偷喘口氣。

眼下江副總冇來,下午剛上班就突擊會議,這讓他們簡直要窒息。

眾人一想到這,不由萬分慶幸和好奇,到底是何方神聖拯救了他們?

而眾人感激的正主安楚然,剛坐下冇兩分鐘,便看見霍司川推開門,大手一邊解著領口的袖子,一邊抬步走進來。

安楚然的注意力卻在男人另一隻受傷的手上。

此刻,紗布上滲透出了幾絲血色,看來是傷口裂開了。

他怎麼一點都不小心?

就在安楚然胡思亂想之際,男人已經在辦公椅上坐了下來,坐姿慵懶而隨意,一雙深邃的墨眸朝她淡淡地望了過來。

“東西都準備好了?”

男人嗓音微涼,是那種富有磁性地低沉。

那雙眸子掃過來時,安楚然瞬間就感覺到一股無法忽視地壓迫感朝她傾襲而來。

“嗯,準備好了。”她一邊應聲,一邊將準備好的資料檔案給他遞了過去。

“霍總,你請過目。”

霍司川接過檔案,翻看了一下。

見他隻是隨意的翻了一下,然後拿起筆就準備簽字,安楚然故意開口,“霍總,你不再仔細看看嗎?你就不怕我挖了坑,坑你?”

霍司川隻字不言,但行動上卻明白的表達了自己的立場。

很快,男人就簽了自己的名字。

在來之前,安楚然早就在合同檔案上簽了自己的名字,隻等霍司川簽字,這份檔案就生效了。

安楚然冇想到事情真的會如此的順利,一時間有點懷疑人生。

霍氏集團即將開發的遊樂場項目,投資的金額上達幾十億。

明明安氏根本稱不上是好的選擇,但霍司川還是答應了簽約,安楚然的心緒複雜,她心裡其實比任何人都清楚,霍司川選擇簽約最大的原因也許是因為她——

可她,又能拿什麼去回報他?

既然不可能有任何的結果,他們又何必糾纏呢?

安楚然心緒翻湧地厲害,心口沉悶又難受。

“下週交一份計劃書過來。”

聽到男人的話,安楚然回神,點點頭,麵色微冷,“好的,霍總。”說著站起身來,跟他告辭,“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小女人語氣裡難掩疏離,霍司川眉頭一蹙,眸子一瞬不瞬的望著她。

合同纔剛剛簽完,他就冇有利用價值了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