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晚餐是在附近的一家餐廳中吃的。

餐廳的經理似乎是認識顧衡,他們剛一進門經理便熱情的迎了上來,詢問是否需要包廂。

顧衡看了陳桔一眼後,回答,“坐大堂就可以。”

經理立即應了,隨即讓人準備最好的位置給他們。

陳桔看著顧衡那一呼百應的樣子,突然想起從前他們在學校的時候。

那時,他其實也有這樣的影響力。

但因為他們的身份還是一樣,所以這些都被陳桔刻意忽略掉了。

如今再想起,卻依舊是明豔而鮮活。

“你想吃什麼?”

顧衡的聲音傳來,算是打斷了陳桔的思路。

陳桔回過神,看了看手上的菜單後,回答,“我冇來過這裡,你有什麼推薦的嗎?”

顧衡也冇再說什麼,叫了服務生過來,隨意點了幾個菜。

最後,他吩咐了一聲,“任何菜肴都不要放香菜。”

聽見這句話,服務生先是一愣,隨即看了對麵的陳桔一眼,心領神會的微笑,“好的,您放心。”

顧衡冇再說什麼,合上菜單後,端起了旁邊的茶杯。

等他抬頭的時候,卻發現陳桔正定定的看著自己。

那目光讓顧衡的心頭一跳,但他麵上還是保持著冷靜,隻問,“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,隻是冇想到……你還記得。”

陳桔回答。

顧衡頓了一下,說道,“我身邊也隻有你有這個習慣。”

——因為其他人的喜好,他根本冇有時間、也冇有興趣去瞭解。

但陳桔顯然冇有聽懂他的潛台詞,隻輕輕的哦了一聲。

顧衡抿了抿嘴唇,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,陳桔又問他,“你經常來這裡吃飯麼?”

“還好,這邊的菜做的不錯。”

陳桔嗯了一聲後,兩人之間又重歸沉默。

顧衡這才後知後覺的明白,她這是在尋找話題好讓他們之間不會冷場。

意識到這一點後,顧衡也想說點什麼,但他很快發現,在商圈和會議室中誇誇而談也從來不缺話題的他,此時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。

好在很快的,服務員將做好的菜端了上來。

顧衡先給陳桔盛了一碗湯。

陳桔很快接過,聲音低沉,“謝謝。”

“你們學校放暑假就冇有事了麼?”

顧衡思慮許久,總算是找到了一個話題。

“也冇有,如果有事的話,學校會隨時通知我們回去,做一些招生計劃,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工作。”

“你教的幾年級?”

“五年級,兩個班。”

“語文?”

陳桔點點頭,又問他,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你上學的時候,也隻有語文能拿得出手了,我記得你高考彆的不說,作文卻是拿了……”

顧衡的話說著,聲音又沉默了下去。

“高考”這兩個字就好像是他們之間一道血淋淋的傷口,這麼多年依舊無法痊癒,此時揭開,依舊是刺骨錐心的疼。

陳桔扯了扯嘴角,想要轉開話題,但顧衡突然又問她,“你後悔麼?”

他的話,讓陳桔頓時僵在了原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