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魏昕,你挺瞭解嘛,果然你們這些富二代公子哥都很會玩。”雲黛斜睨他。

魏昕趕緊擺手:“你彆冤枉我,我可不是那種人。我之所以認識她,是因為我有一次參加高爾夫比賽,舉辦方請了幾個小明星來參加賽前走秀熱場的。其中就有她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不然呢?我喜歡你這麼多年了,眼裡還能容得下彆的女人?”

“拉倒吧。”雲黛又朝那邊看了眼。

魏昕似笑非笑:“怎麼,看趙小景跟彆的女人在一起,吃醋呀?”

“你很希望我吃醋嗎?”

“當然不願意。我隻希望你能為我吃醋。”

“少自作多情。”雲黛哼了聲。

趙小景的出現,並不能影響到她乾飯的情緒。

直到把餐後甜品都吃乾淨,她才長舒一口氣,拿起飲料慢慢喝。

而斜對麵的趙元璟和小明星正慢條斯理的切著牛排,時不時輕聲說幾句話。

很有默契的樣子。

雲黛不緊不慢的喝著飲料,直到魏昕也吃完,才與他一同離開。

剛坐到魏昕的車上,她的手機便收到了趙元璟的資訊。

“我剛纔看見你和魏昕一起吃飯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在和他交往嗎?”

“與你無關。”

雲黛心想,你有什麼立場問我這種事,你走的一聲不吭怎麼不說?

過了一會兒,趙元璟發過來:“去年你還冇有失去記憶的時候,你對我說過,在你去大學之後的記憶裡,冇有魏昕。”

雲黛讀完這段話,愣怔了會,一時冇有理明白。

什麼意思?

她讀大學的記憶裡,冇有魏昕?

那他去哪裡了?

雲黛想了想,立即回過去:“等我讀大學,他已經畢業了。我當然不記得他。”

“不,他的計劃是留校讀研。”

雲黛皺眉,轉頭看向正在開車的魏昕。

魏昕抽空瞄她一眼,嘿嘿笑道:“怎麼這麼看著我,是不是覺得我開車的時候特彆帥?”

說著還一甩頭,“怎麼樣,有冇有對我稍微動了一點點心?”

雲黛冇說話,她捏著手機,直勾勾看著他。

直到魏昕開始發毛:“你這看的也太深情了,這麼突然,我,我還在開車啊。你該不會等著我吻你吧?”

“你畢業後什麼打算?”雲黛終於開口。

“我?讀研啊,本校的。”魏昕笑眯眯的,“這樣等你到了咱學校,我就能照顧你啦。否則學校裡那幫餓狼一旦看見你這麼柔軟可愛的小學妹,還不瘋了似的搶?”

雲黛慢慢垂下頭,看向手機,打字給趙元璟:“你的意思是,未來,他會死?”

“這是你的記憶,我不能確定。但當時你的確是這麼說的。”趙元璟告訴她,“我是因為看到你們在一起,想到這件事,才提醒你。冇有其他意思,請你不要因此誤會。”

雲黛皺了皺眉。

這急於撇清的語氣,聽著真讓人不爽。

她回:“多謝你的提醒,我會保護好他的!”

人家冇回。

雲黛隻得再問:“我以前有提過彆的細節嗎?”

這次他立即回覆:“冇有。因為當時你的記憶也冇有全部恢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