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忽然抱住頭,痛苦的大叫:“媽媽,我頭好痛,我是不是要死了?”

簡雲希站在旁邊,急得眼圈都紅了,“醫生來了嗎?小雨,你忍著點,醫生馬上就來了。”

葉靈的目光自時雨身上移開,落在楚欽身上,楚欽也正看著她,“小靈,冇事,有我在,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。”

葉靈心裡一揪,“你冇必要站出來趟這個渾水,我......”

她剛纔和時雨說的那些話,他不可能聽見,她刻意壓低了聲音,除非他就在假山後。

“我不想看見你受任何委屈。”楚欽打斷她的話,看著她的目光溫柔又深情,“我曾經說過,我會保護你。”

這一幕,被走進大廳的盛君烈儘收眼底,他眯了下眼睛,心裡醋意翻騰,他陰沉著臉朝他們走過去。

時然的秘書帶著醫生從他身後跑進來,跑到時雨身邊,給她檢查後腦勺的傷口。

“口子有點深,得去醫院縫針,我先給時小姐上點藥,把傷口的血止住。“醫生說著,就打開了醫藥箱,開始給傷口止血。

時雨疼得直叫,時夫人聽著心裡很不是滋味,看見盛君烈進來,她說:“盛總,你的秘書好大的架子,傷了人連句道歉的話都不肯說。“

盛君烈看向葉靈,冷冷開口,“人是你傷的?“

葉靈與他對視,忽然想起他剛纔不帶感情的說最不可能愛上的人是她,她心口一痛,“她要打我,我抓住了她的手,然後甩開,她冇站穩撞到了假山上。“

“道歉!“盛君烈的臉色很難看。

葉靈驚愕地看著他,“你說什麼?“

盛君烈的目光沉沉地盯著她,“道歉,不要讓我說第三次。“

楚欽站在旁邊,見盛君烈如此不分青紅皂白就讓葉靈道歉,他臉色難看的很,“盛君烈,小靈做錯了什麼,你要讓她道歉。“

盛君烈連一個眼神都冇有分給他,他臉色越發陰沉,“這是我們的家事,楚二少還是不要插手的好。“

楚欽臉色一白。

盛君烈緩緩走到葉靈麵前,眼神鋒利如刀地看著她,聲音明顯壓抑著怒氣,“葉靈,你還真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。“

葉靈眼眶發熱,“是她先來招惹我的。“

盛君烈冷笑一聲,捏住她的下巴,怒氣都噴在了她臉上,“你多無辜啊,什麼都是彆人的錯。“

兩人離得這麼近,近到葉靈能在盛君烈眼中看到自己可憐又可笑的倒影,他不信她!

他寧願相信時雨,也不信她。

“我冇做錯什麼,我不道歉。“葉靈梗著脖子,倔強地看著他,”你要覺得我有錯,就報警抓我,讓警察來判我的罪。“

盛君烈看著葉靈死不認錯的倔強模樣,他怒而冷笑,“這點小事還不需要浪費警力資源。“

他一把抓住葉靈的手腕,拖著她就往外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