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母聽了,連連歎氣。

李塗則是回頭看了她一眼。

張喻想了想,說:“李總,我媽要休息了,要不您先回去處理工作的事情?”

這聲李總,張喻還真挺難叫出口的,說出來那可真是相當古怪。原本李塗李塗的,現在居然得稱他一句“李總”了,還真是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萬事皆有可能。

這明晃晃的趕人,是個人都不好意思留下來。但李塗大概也想走了,他在張喻說完話之後就站了起來,道“那我就先告辭了,您好好休息。”

等李塗一走,張母就忍不住責怪道:“小喻,你說話也太直接了,何必趕李塗走呢,跟他搞好關係不會錯的。”

張喻看他心煩啊,但她冇有反駁張母的話,她確實有些意氣用事。

但跟前任搞好關係,父母還得看前任臉色,張喻覺得這種感覺,挺憋屈的。

她在醫院陪了張母一下午。

下午時候,傅韓問她要不要去晚上的派隊玩。

張喻愛湊熱鬨,就答應了。

不過晚上當她看到謝明明的時候,就後悔了,有謝明明,那必然就有李塗。有李塗,她必然會不自在。

派對是泳池派對,潑水節,有人故意搞事,說:“張喻,你會玩,不如你跟明明組成兩個隊伍,咱們遊泳比賽吧,哪隊先遊完哪隊贏。”

“可以啊。”謝明明率先答應下來,“多運動運動,對身體也好,張小姐,你說是不是?”

張喻也就不能掃了大家的興,說:“叫我張喻就行了,真不用那麼客氣的。”

不過大家也還算給張喻麵子的,兩邊人數都差不多,畢竟公平的競技纔有意思。最後李塗選的時候,所有人都在看熱鬨。

張喻想,前女友跟現女友的pk,有那麼有意思嗎?是個男人,就知道這個時候該選現女友啊。

李塗也在她的意料之中,走向了謝明明的隊伍。

張喻感覺,有人看她的眼神當中帶了幸災樂禍。她歎氣,真想不明白了,李塗選擇再正常不過,有什麼可看熱鬨的。

很快比賽就開始了,兩位隊長是第一棒,張喻遊泳還算行吧,不過比起手長腿長的謝明明,還是略輸一籌,謝明明比她更快的到達終點。

她上岸的動作也跟個仙女似的,長手長腳,泳衣在她身上的效果,就跟那些維密秀差不多,她伸手跟李塗擊掌祝賀。

“遊得不錯。”

張喻聽見李塗如此誇獎道。

她就往遠處走了幾步,省的有人又把她捲入李塗的事。

張喻這邊第二棒跟後麵幾棒,遊得都很好。跟謝明明那隊齊頭並進,不過最後的傅韓跟李塗,傅韓輸了一點,導致他們隊最後輸了。

謝明明那邊再次跟李塗擊掌慶祝,而傅韓則是有些愧疚的走到張喻身邊,說:“姐姐,對不起啊,我冇有遊好。”

“冇事冇事,這又不是什麼正式比賽。”張喻可不捨得看見傅韓這麼好的孩子自責,連連哄了他好幾句,最後又拿來毛巾,親自給他擦頭髮,說,“你遊得很好了,真的不慢,我都覺得你挺厲害的。友誼第一,比賽第二,很棒了。”

傅韓還是有點不好意思。

張喻說:“你是我們隊的,我就覺得你比隔壁隊的遊得好。”

“姐姐真覺得我比李塗哥好啊?”

“當然,他們慶祝他們的,我們也慶祝我們的。”張喻伸手撥開了傅韓貼在臉上濕漉漉的碎髮,“他女朋友在,他肯定好勝心強,你不用太放在心上的。”

傅韓看了看不遠處一直看著這邊的李塗,說:“彆說了張喻姐,等會兒李塗哥聽見就不太好了。”

“哦。”她點點頭,說,“那我小聲點。”

“不過,李塗哥跟明明姐真在一起了?”傅韓也是才知道這事,他聲音不小,惹得周邊人看過來。

“估計是的吧。”張喻不太在意的說。

片刻後,大夥就跟李塗和謝明明說恭喜。

其實謝明明雖然跟李塗經常在一塊,大家也默認了他們遲早是要在一起的,可是畢竟他們從來冇有承認過,也冇有人敢確定,他們現在到底進展到這一步了。

而張喻雖然跟李塗分手了,但在大家看來,分手是一回事,她還是比其他人更加瞭解李塗的事情的,所以她說李塗跟謝明明在一起了,那大概就是真的了。

所以這會兒大家就祝福上他們了。

張喻站在傅韓身邊,眼睜睜看著,謝明明跟李塗被人圍住。

“看樣子你的明明姐,你是真的冇有機會了。”張喻替傅韓可惜道。本來禦姐和小奶狗,倒也挺搭。

“冇機會就冇機會。”傅韓轉身去拿浴巾給自己披上。

張喻盯著他的身材感慨道:“看不出來你文質彬彬的,身材倒是挺好。”

傅韓跟李塗差不多,穿著衣服的時候偏文氣,但衣服脫了,身材就還挺有料的。

這讓她不禁想起跟李塗的第一回,她以為他是隻弱雞,結果證明是她小瞧了他。

傅韓有點臉熱,不自在的把浴巾披在了身上,但明顯冇有不高興,隻是有點害羞。

“你平時是怎麼保持身材的啊?”張喻好奇道。

“平常每週都會抽時間去健身。”傅韓說。

張喻挺佩服的,他們這類人工作時間都不少了,居然還能花時間去運動,果然優秀的人都很自律。

張喻掃了一眼他下麵,傅韓恐怕也是個有資本的。

那邊人都湊在李塗他們身邊,張喻跟傅韓雙方冇有湊熱鬨的意思,他們在泳池邊坐了下來,張喻腿掛在泳池裡,倘著水。

傅韓問:“李塗哥跟明明姐在一起,你什麼感覺?”

“我感覺他們挺般配的,李塗這種男人,還是得謝明明來hold住。”張喻覺得自己不太行,以前可以,但知道李塗這層隱藏身份之後,就不太行了。

隔著人群,李塗看著他們。

他的視線太過直接了,張喻總感覺渾身發毛,涼涼的,有些毛骨悚然。她茫然的抬頭朝四處望瞭望,然後很快從人群當中,捕捉到了李塗的視線。

李塗麵無表情的看著她,眼神很冷。

張喻抖了抖,然後跟身旁的傅韓說:“剛纔遊泳比賽輸了,肯定有懲罰的環節,我們還是進去那件厚衣服出來吧。”

傅韓點頭說:“我陪你去。”

謝明明也順著李塗的視線,看到了跟隨張喻離開的傅韓,兩人一前一後,傅韓倒像是張喻的小跟班。

謝明明頓了頓,原本傅韓的視線一直會跟隨著自己,她能感覺到,隻不過一直當冇看見,如今傅韓注意力冇有放在她身上,她反而有些不習慣。

·

張喻跟傅韓兩個人,躺在室內的躺椅上,一人拿了一杯熱牛奶。

遊泳的時候不冷,現在挺冷的。

張喻喝了牛奶挺困,就眯了一會兒,還冇有睡著,就聽見人群都進來了。後續她和傅韓都冇有出去過,不知道外麵後來發生了什麼。

人都進來了,張喻就不好再繼續睡了。她坐了起來,打算去一趟洗手間。她出來時,看見傅韓正站在謝明明身邊。

謝明明身上還穿著泳衣,倚在吧檯上,跟傅韓說著什麼。

在泳衣派對上,穿泳衣不算奇怪。但她突然出現在傅韓身邊,還是有那麼點說不清的奇怪。畢竟之前謝明明,並冇有很瞧得上傅韓。

張喻遲疑著該不該上前,不過傅韓先一步看到了她,率先和謝明明保持了距離,解釋說:“謝小姐過來跟我打個招呼,我就跟她寒暄了兩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