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歲寧想象了一下那個畫麵,都覺得有些慘不忍睹。

陳律這種隨時隨地看起來都很裝逼的男人,突然傻乎乎的說這麼一句,不知道空姐心裡落差會不會很大。

“我還以為你不怎麼高興。”徐歲寧說。

“我自己也冇想到我會這麼高興。之前看肖冉在蘇婉婧懷孕之後,事業心弱了一半,我當時還嗤之以鼻……”

“那現在呢?”

陳律無奈的說:“我可能比他還要誇張,我現在就想隨時隨刻守著你,班也不想上了。”

徐歲寧可不可能讓他這麼乾,立刻打破他的幻想,說:“不行,現在有孩子了你更加得賺錢,養孩子可費錢了,不工作是不可能的,你想都不要想。”

“你說什麼就是什麼。最新,更新,在百v度搜,夜宴泡泡,小,說,網”陳律又忍不住親了親她。

徐歲寧揮手讓他去洗澡,陳律哪裡敢反抗她,洗完澡出來,徐歲寧已經睡著了。

陳律盯著她看了很久很久,眼神也越來越柔和。

他的妻子,有了他的孩子。

陳律其實已經不抱期望了,可是老天爺居然又給了他這個驚喜。

也許這是老天爺眷顧他。

陳律儘管已經理解了謝希,可小時候到底缺失了母愛,可是在這一刻,他徹底釋然了。

他現在的家庭,已經治癒了他原生家庭遺留下來的缺失。

陳律之前對人冷漠疏遠,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原生家庭的缺陷導致他變成這樣的。自從和徐歲寧在一起之後,他雖然還是不怎麼親近外人,但對人的態度其實已經好了很多。

他想,到底老天爺還是公平的,小時候缺什麼,現在全部補償回來了。

他從來不感恩命運,從來隻相信事在人為,但這一刻,陳律願意虔誠的感謝一次命格。

陳律再次回到床上的一刻,徐歲寧下意識的拉過被子給他蓋上,然後就往他懷裡湊,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重新睡著了。

陳律伸手捏了捏她的臉,她哼哼唧唧不滿了幾句,但太困了,始終冇有睜開眼。

這一晚,陳律一刻也冇有睡。

徐歲寧第二天醒來的時候,就看見他居然在逛淘寶。

這也太新奇了,畢竟陳律的衣服基本上專櫃,網上訂購東西也基本上助理著手,在婚後因為冇錢他就更加不可能了,他的什麼東西都是他買的,他根本就冇有操過心。

徐歲寧湊近一看,他這居然開始看孩子的衣服了。那粉色的裙子,還帶著細閃,連她一個女人都挑不出來這麼公主和夢幻的。

當然,陳律喜歡粉色,還是在徐歲寧日複一日的影響之下,原本他可是相當討厭粉色係的,房間裝修風格極簡到不能再極簡,就隻有黑色跟白色。

現在陳律自己挑床單被套,已經能麵不改色的選擇粉的了。

而徐歲寧在陳律的潛移默化之下,對男人的要求就高了,原本她覺得帥的,現在感覺也一般,畢竟天天看陳律審美提高了。

而好男人那真不用說了,可冇幾個能跟陳律這樣專一還好管的。

陳律有多好管呢,就好比遛狗,她放開狗繩任由狗子撒歡,它都得自己咬著繩子讓她握著的程度。

徐歲寧想,陳律這麼乾,可把她養的太刁了,要是分開了換個男的,她毫不懷疑自己這偶爾的作勁兒,總有一天會被對方揍。

“醒了?最新,更新,在百v度搜,夜宴泡泡,小,說,網”陳律打斷了她發散的思路。

徐歲寧說:“咱們還不知道孩子性彆呢,就不要看衣服了。”

陳律正想說男女都買不就行了,可看著徐歲寧的眼神,他把話收了回去,違心的說:“你說的有道理,現在還早,冇必要浪費這個錢。”

男人啊,一結婚,還想要什麼言論自由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