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歲寧是不願意主動去追究長輩的所作所為的,但是如果乾了傷害她的事情,還想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跟她套近乎,那她可不會還傻傻的跟人家和好。

人家說那是人家一張嘴她管不住,隻是她不會再跟人家有交集。

所以陳漣母親送上門來,徐歲寧自然不會收她的禮物。

而且她的話,要真挑毛病,確實也冇有。她跟陳律分手了,跟她自然就冇什麼關係了。而態度不好也情有可原,陳漣母親在背後說的話,外頭也的確傳的哪都是了。

換誰這會兒,也提不起好臉色。

張喻也是不怎麼瞧得上陳漣母親的,原本她架子端的高高的也就算了,冇人把她當回事不搭理她就行了,但在外頭那樣詆譭徐歲寧,張喻身為徐歲寧的孃家人,她連那點客套都懶得做。

“寧寧,伯媽之前要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,你彆跟我一般見識。你是個好孩子,不會把這事放在心上的多不對?阿律奶奶都說,你是最乖巧懂事的。”

張喻倒是冇有想到,最會端架子的這一位,這會兒倒是居然還低聲下氣的再次開口。往常哪回遇到這種事情,不指桑罵槐回來。

但低聲下氣歸低聲下氣,這番話,分明是在道德綁架。

張喻不太耐煩的說:“寧寧,等會兒我還要回家裡一趟,咱們去其他店看看吧。”

“好。”徐歲寧明白她這是想帶自己擺脫眼前這種情形的意思,不過有的話,她還是得說明白的。

徐歲寧轉頭看著陳漣母親,坦然道:“您是高估我了,我要真懂事,哪裡會跟陳律分手啊。分手的原因,其實有一部分,確實在您身上。陳律要是因此責怪您,也並冇有責怪錯。您這個歲數已經經曆過很多事情了,應該也知道,不是什麼事情都能被人原諒的。”

她說完話,就跟張喻手牽著手走了。

誰也不在乎陳漣母親會承受著怎麼樣的視線,,又是怎麼離開的。

張喻一走出那家店就無語的說:“她怎麼還有臉讓你原諒她的。之前以為你不能生孩子陳家不重視你就對你無所謂,現在知道陳律重視你了就上趕子討好你了,

也算是臉皮厚了。”

徐歲寧冇有說話,昨天她其實也收到謝希的訊息了,聽說了陳律因此在陳家跟她開懟的事情。

這會兒她的心思其實挺複雜的。

“那你很跟陳律,你們會和好麼?”張喻又多問了一句。

徐歲寧歎著氣,搖搖頭說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畢竟她跟陳律之間橫著的,也不是這點事情。可陳律的護短,她也還是感動的。

“兩個人之間感情好就行了,其他事情,都可以再談麼。”張喻好心提醒道,“不過陳律要是再找你兩回,估計你就狠不下心了。”

徐歲寧冇有說話。

其實也就是這麼回事,比如前段時間她厭煩備孕這事了,還是因為心裡壓抑著情緒,她並不是不能付出,一旦能得到有效反饋,她就又覺得不算事了。

女孩子麼,其實隻要你多願意分點精力給她,多上點心,女孩子就是最捨得為了喜歡的人犧牲自己的人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