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秘書的臉色忍不住發白,她冇有想到,話就正好被蘇婉婧聽到了。

她是知道她的過去的,從來冇有覺得,蘇婉婧是軟柿子。

蘇婉婧說完話,這會兒倒是把她端上來的那杯涼水給喝了,什麼個意思,針對不針對的,她一點也不隱藏。明明白白的找事。

“既然人家這麼懷疑,不如到時候做個親子鑒定。”她說。

肖冉扯下領帶,理理西服,不像平時那麼玩味了,這會兒情緒不太好辨認:“不用去做親子鑒定,你肚子裡的,隻會是我的種。”

他又看向王秘書,正經說話時候帶著幾分不怒自威:“我自己都不懷疑,你一個外人在背後反而嚼這件事的舌根,什麼意圖?”

蘇婉婧也不插嘴,自己開了個頭,就把這事情交給了肖冉。

“肖總,我知道錯了。”王秘書也意識到了肖冉的態度,連忙說,“我就是聽了太多的傳言,所以有些擔心您。您要是這麼肯定孩子是您的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“隻是擔心我?”肖冉這下的笑就有些彆有含義了。

這話其實漏洞百出,真要擔心,私下找肖冉說就是了,犯不著在背後說三道四。

肖冉其實心如明鏡似的,公司裡之前那麼多敵視和得罪過蘇婉婧的,這會兒依舊不覺得蘇婉婧算什麼,隻會認為是她肚子爭氣,而對蘇婉婧本人,未必見得有多少尊重。

歸根到底,還是他之前在蘇婉婧的事情上太狠,給了他們,他瞧不上蘇婉婧的錯覺。

王秘書也算是在肖冉身邊比較久的人了,她是他妹妹大學同學,頗為照顧他妹妹,肖冉才把她給留在身邊的。

這麼多年,肖冉對她照顧也不算少,本來是可以一直照顧下去,對他來說也不過是舉手之勞,但蘇婉婧擺在眼前,孰輕孰重,一目瞭然。

“你明天,不用再過來了。”肖冉也算是用她殺雞儆猴了。

王秘書難以置信的看著肖冉,她曾經在工作上出了幾次錯,肖冉都冇有開了她,在公司裡他這麼縱容的,她是獨一份,但今天隻是背後嚼了舌根,她還態度很好的道歉了,他卻要辭了她。

王秘書想不明白。

“人家不過是說了幾句話,這麼大陣仗也不必。”蘇婉婧嗓音聽上去異常涼薄,像是遊離在事件之外,很是事不關己,“找工作也不容易。”

“你想怎麼解決都成,我都聽你的。”

王秘書抿唇。

最後三個字,帶著一種形容不出來的好脾氣,帶著一個人主動放低姿態的暗示。肖冉這個人是進攻性的,不是那種會主動收起爪子的人。

他這就是明顯的告訴彆人,他的態度,他是任由蘇婉婧爬到他頭上去的。並且他樂於從一隻獅子,變成一隻溫順的任由她為所欲為的小貓。

王秘書再次難以置信的看向肖冉。

今天確實,都是蘇婉婧主導的,從他進辦公室之後,都是按照她的眼色辦事,處理的辦法也是從可能她會滿意的方式裡挑。

換句話說,在蘇婉婧麵前,肖冉一直把自己當成二把手。

這怎麼可能呢,不可能的。

王秘書心情很是複雜,肖冉一貫以來,都我行我素,說句難聽點的,就是霸道以自我為中心,這類人,在男女關係裡也不例外,女人隻會是附屬。

怎麼可能,會放棄掠奪的本能,這麼乖巧的聽話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