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婉婧看了助理一眼。

他跟秘書大概因為共事關係,或多或少幫著人家。

“我說了,我要喝王秘書送進來的水。

”蘇婉婧平靜的重複說。

“蘇老闆,王秘書真的在忙。

”助理道,“喝誰的水,又有什麼區彆呢。

肖總在忙,可彆讓他因為這些小事分心了。

蘇婉婧算是明白了,助理顯然也是知道,她是打算故意刁難王秘書,幫著人家呢。

“特助應該在公司,聽到過流言蜚語吧?”她指的就是秘書。

“嘴巴長在人家身上,這也難管。

更何況,我能聽到,肖總自然也能聽到。

他的意思不外乎,連肖冉自己都不管,這種事情,根本就算不上事。

上級都冇有找人家的事,他自然也不會。

蘇婉婧透過門往外看去,秘書分明在坐著,那是在忙。

“我記得肖冉當時留王秘書下來,就是處理這些瑣事的,而你應該在工作,你丟下你分內的工作,幫她送水,算不算以私交乾涉工作?”

助理臉色微變。

蘇婉婧再次打了個電話,讓秘書送茶。

這一回,人家是真的送了,不過拖了很久,進來時帶著職業笑意,隻是眼底難免有幾分不情不願。

“蘇老闆,您要的茶水來了。

蘇婉婧說:“我記得你,當初我跟肖冉離婚,你幫他送了一次證件。

王秘書說:“分內的事,肖總當時,還催得很急。

這就有幾分陰陽怪氣了,就差冇有直接說,肖冉恨不得立刻跟她離婚。

蘇婉婧掃了眼茶杯,道:“送的太慢,茶水涼了。

你是他身邊的秘書,這麼點事情都乾不好?”

“不好意思,蘇老闆我剛剛在忙其他的事情,茶水涼了,我去給您換一杯。

”秘書說。

“是麼,剛剛在忙什麼?”

“我……我在看肖總的行程安排。

有一個客戶需要拜訪,我在給肖總安排時間。

蘇婉婧無聲的坐在辦公室裡,王秘書一直保持著微微俯身的道歉的動作,她一直冇有喊她起來。

站的秘書額頭開始冒汗,四肢開始發抖。

辦公室的門冇有關,路過的人總能有意無意看見。

這讓王秘書感覺到了幾分羞辱。

而麵前的女人,卻悠閒坐在沙發上,表情清冷,在看報紙。

“蘇老闆,我還有工作,能不能先下去。

”王秘書隱忍客氣的說。

蘇婉婧冇有說話,當做冇聽見。

一直到肖冉開完會,走了進來。

在看到秘書紅著眼睛的時候,掃了一眼蘇婉婧。

“怎麼在這裡站著?”

“肖總,我剛剛給蘇老闆送的茶水涼了,我想的是另外送,她不要,我在這兒站著冇事,但是我怕耽誤了工作,影響到您的進度。

這語氣怎麼聽,怎麼就是在訴苦。

肖冉卻冇有開口,而是繼續看著蘇婉婧,冇有乾涉她的事情。

“肖總。

”王秘書說,“我還得給您安排後續的事情呢。

“這是在乾什麼?”他問了一句。

“很顯然,在讓人長記性。

”蘇婉婧看著王秘書說,“肖冉人在這兒,你不是正好要勸他去做親子鑒定,這會兒正好,你勸吧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