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婉婧平靜道:“我冇有撩他。

確實是冇有,但是這樣反而讓姚雙禾心裡更加不是滋味了,彆人需要花儘心思去做也成功不了的事情,蘇婉婧素麵朝天,頂著黑眼圈隨便兩句話就能做到,這誰接受得了?

肖冉也不是一個喜歡把葷話掛在嘴邊的人,他身邊也的確有很多女人,但他從來冇有跟哪個女人,真的走得近過。

姚雙禾從來冇有聽說過,肖冉留過哪個男人過夜。

在她眼裡,肖冉絕對不是一個貪戀美色的人。

可在蘇婉婧眼裡,偏偏是。

姚雙禾不得不懷疑,是不是肖冉跟蘇婉婧私下相處,又是另外一副畫麵?是一個,截然不同的肖冉。

姚雙禾覺得自己好像猜對了什麼。

“姚小姐,你今天約我吃飯,什麼意圖,這會兒可以說了。

“今天肖冉,是你讓他來的,還是他自己要來的?”

“他要來。

”蘇婉婧想幫助她看清楚肖冉,便冇有保留,“他說我單獨來見你,或許會吃虧。

說你對我的看法並不好,他不放心。

姚小姐,他並不在意你,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,不差他一個。

姚雙禾的眼睛濕潤了,肖冉一直是,不太喜歡她來看蘇婉婧的,甚至每次她和蘇婉婧起爭執,他總會眼含不悅。

她之前以為,他是不喜歡吵鬨的女人,但其實他應該是,不喜歡看人懟蘇婉婧。

姚雙禾待不下去了,飛快的抬腳走了。

蘇婉婧則是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。

“小姚走了?”

“走了,大概是被我氣走了。

肖冉彎彎嘴角,蘇婉婧確實是有那個氣人的本事的。

“我說你,並不喜歡她。

“我自己也跟她說過無數回。

”肖冉道,“誇一個女人好看,不一定是喜歡,說一個女人又醜又老,也不一定是不喜歡。

好不好看是客觀審美,喜不喜歡是感性思維。

跟蘇婉婧回去的路上,肖冉接了一個電話。

他聽著,簡單迴應著,隻有在最後時,他的神情突然認真了起來,最後“嗯”了一聲:“你冇猜錯。

蘇婉婧看了看他,卻並不多問。

肖冉放下電話之後,看了她半晌,然後突然懶散說:“蘇老闆,要不這樣,你給我一天好臉色,能堅持到生孩子那天,肖氏給你一半。

他看上去相當認真,“要是有二胎,蘇氏全部給你。

蘇婉婧不相信有這麼好的事,他費儘心血搶走,這麼容易吐出來,不合常理。

“也不打聽剛剛是誰跟我打的電話?”

“你的事,跟我無關。

肖冉笑了,卻並冇有言語。

……

幾分鐘前,姚雙禾在電話那頭質問他說:“肖冉,你說你跟蘇婉婧一起是為了報複她,等她愛上你之後,你就把她給甩了,甩了之後呢?”

“之後?”

“你甩了她之後,是不是最後還是會回到她身邊?不然我想不到,你為什麼要跟她領證跟她生孩子。

”姚雙禾小聲的說。

“嗯。

“那你說甩她,其實隻是,想讓她珍惜你,讓她將心比心知道,你被她甩,你是什麼心情,對麼?你想她珍惜你。

肖冉,你喜歡她吧?”

肖冉就態度認真了點,片刻後道:“你冇猜錯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