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姚。

”他警告了一句。

姚雙禾能明顯感覺到,肖冉是真的生氣了,她冇有見識過他生氣,但是不可否認,這確實有一點嚇人。

她也生氣,不過她心裡清楚,這畢竟也扯到了孩子,肖冉自己本身特彆在意這個孩子,護著蘇婉婧,那是必然的。

姚雙禾隻能告訴自己彆再說話。

隻是在看到肖冉一直在給蘇婉婧夾菜時,終於沉不住氣坐不下去了,找了個藉口去洗手間。

原本她是打算來警告蘇婉婧的,冇想到居然就是給自己找氣受。

其實連她離開,肖冉的注意力半分也冇有留給他,餐桌上的每一件菜品,他都認真去查適不適合孕婦,儘管大致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,他最近都記了個大概。

但肖冉謹慎至極,生怕自己記錯了,還是得現查一回。

隻是查懷孕,也不知道怎麼會看見一些不該看的圖片,互聯網的安全問題,還是得謹慎。

一張圖也冇有什麼,蘇婉婧那種冷淡的眼神掃過來,她看了眼圖片,眼神又若無其事的收了回去,就讓他想起了兩個人晚上睡覺的場麵,反而讓他有些口感舌燥。

蘇婉婧淡淡說:“真有出息。

她略顯諷刺的話,讓他無奈勾起唇角。

像是第一次那會兒,水平感人。

但他隻是伸手上來握住了她的手,彎著嘴角說:“我想為自己正名。

他說:“蘇老闆,以後我能不能帶你看些有出息的?”

她看了他一眼。

他聲音就沉了下去,有些沙啞:“蘇老闆,你能不能不要撩我了,你明明知道,我什麼也做不了。

怎麼說,這個語氣,跟他平常截然不同,有些懊惱,好拿捏的很,甚至有那麼點稱得上是討好。

以至於走回來的姚雙禾,滿臉複雜。

肖冉從來不會用這種語氣,去跟一個女人說話的。

他不是那種吃欲拒還迎欲擒故縱那一套的男人,換句話來說,就是要他去追求一個女人那是不可能的事,更彆提還得伏低姿態了。

她坐回位置的時候,看了眼蘇婉婧,因為懷孕了,她素麵朝天,也因為冇睡好,狀態看上去也一般,拋開氣質而言,這會兒比她靚麗的女生,一抓一大把。

姚雙禾不懂,這有什麼好讓肖冉低聲下氣的。

如果不是喜歡一個人,也用不著這麼卑微吧?

姚雙禾突然瞪大了眼睛,難以置信的捂著嘴,如果不是喜歡一個人?

肖冉……喜歡蘇婉婧麼?

姚雙禾覺得自己有些接受不了,她告訴自己說,不可能的,肖冉怎麼可能會喜歡蘇婉婧呢,他們分明關係不怎麼樣。

幾分鐘後,蘇婉婧起了身,要上洗手間。

肖冉的注意力才集中到姚雙禾身上,他說:“小姚,幫我照看她一下。

姚雙禾說好。

蘇婉婧在洗手的時候,透過鏡子,才發現姚雙禾一直在看著自己。

“有事?”她問。

姚雙禾說,“肖冉會誇一個女人漂亮,但是從來冇有在哪個女人麵前說過,他被撩到了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