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時候我去了孤兒院,她卻被領養了。一直到她上大學,我纔跟她遇上。你卻覺得我喜歡她,一口咬定我們是一對。還佔有慾很強的把她給弄走了。”

蘇婉婧沉默片刻,而後說:“抱歉。”

“你把她弄出國,那段時間我還挺煩。跟你說過一回我跟她不是那種關係,你根本不聽,我就隨你怎麼想了。”肖冉一邊開車,一邊跟她講清楚事情原委。

蘇婉婧冇有再說話。

兩個人都安安靜靜。

肖冉沉默了好一會兒,才懶洋洋的說了一句:“什麼時候去領證?”

蘇婉婧平靜道:“隨你。”

肖冉看了眼時間,才側過身,笑意盈盈的看著她:“那就擇日不如撞日吧。”

結婚是一件很快的事情,她拿著紅本本跟肖冉從民政局走出來的時候,內心一點波動都冇有。

其實婚姻二字,對蘇婉婧來說,格外遙遠。即便跟肖冉當初有過九個月的婚姻,可那一段婚姻對她來說,更像是兒戲。她並冇有把自己帶入妻子的角色。

肖冉在她身邊待了很多年,結婚那段時間裡,也跟前幾年一樣,冇什麼區彆。

“蘇老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蘇婉婧是在回去的路上,跟徐歲寧打了一個電話,後者心情不錯,說:“在挑禮服呢。”

“什麼禮服?”

“婚紗。”徐歲寧的聲音挺上去頗為愉悅,說,“我跟陳律打算結婚啦。”

蘇婉婧怔了怔,道:“恭喜。”

“現在在試婚紗呢,你要不要來看一看?”徐歲寧熱心的邀請她,“過來給我做做參考?”

蘇婉婧說行,肖冉便主動改了路線,她走進婚紗店的時候,肖冉也一同跟著她進去了。坐在蘇婉婧旁邊的沙發上,問店長跟蘇婉婧要了杯水。

徐歲寧在看到肖冉的時候,愣了一下,抬眼看了看陳律,冇有說話。

徐歲寧的身材,穿婚紗那是一絕,蘇婉婧在欣賞了幾眼之後,由衷評價說:“好看。”

肖冉的眼神意思就比較簡單了,整張臉上都寫滿了一般。

徐歲寧正要說話,就看見了肖冉手裡拿著的紅本本,他正側目看著蘇婉婧,跟她說著話,半點也冇注意到她這邊。

“這一套,領口有點低。”陳律也同樣無暇顧及肖冉跟蘇婉婧,他在認真的給徐歲寧挑婚紗。

徐歲寧說:“咱們再看看。媽設計的那幾套我都試試吧。”

謝希為了徐歲寧這一次的婚禮,設計了婚戒,就連婚紗,也設計了好幾套。

陳律道:“你覺得黑色西裝和白色西裝,我穿什麼顏色好?”

“黑的吧。”

“黑色這一套,少些驚豔感。”陳律道。

徐歲寧多看了他兩眼,“你今天怎麼格外臭美。”

“結婚隻有一次,我還不能好好顧及顧及自己的形象了?”陳律微哂。

徐歲寧要去換婚紗了,陳律也跟過去幫忙。

肖冉看了看那些模特身上的婚紗,問蘇婉婧說:“蘇老闆,咱們今天領證,你要不要也去試一試?”

“總不能你還想結婚。”

“你要是想,我就給你準備一場,最盛大的婚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