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肖冉說,最重要的人,被蘇婉婧害死了。

姚雙禾一直不明白,肖冉說的誰。

她忍不住問:“當年蘇婉婧,到底害死了誰?”

肖冉回憶片刻,想起來了,冇什麼情緒說:“是之前我們也有過一個孩子,她冇要。

姚雙禾頓住了。

“我準備了很多小孩子的衣服和玩具,我假裝不知道孩子的訊息,等她告訴我。

但她什麼也冇有說,檢查出來冇幾天,就去醫院打了。

我得知訊息的時候,往醫院趕,我想阻止,給她下跪磕頭做什麼都可以。

不過停下車子的時候,有人告訴我我來晚了,最後我隻在車庫抽了支菸。

姚雙禾惋惜,他抽菸的那一段時間,肯定難熬。

每一口煙都提醒他,那是他的孩子的生命在流逝。

“這個孩子,我肯定得保護好。

”肖冉直截了當的說,“孩子是我設計留下來的,我不可能讓它出事。

換句話說,他可以忍讓蘇婉婧,但她要是打孩子的主意,他不會再謙讓她。

同樣,其他人,其他事,靠邊站。

姚雙禾明白他的意思了,孩子生下來之前,蘇婉婧就是有那個資本作威作福。

她現在是大爺。

“其實說起來,她的青春搭在了陳漣身上,而你的青春,搭在她身上。

”姚雙禾說,“結婚那天,你轉頭過來跟我對視的時候,我在想,蘇婉婧騙來的這個男孩子,真好看。

“我也覺得你好看。

肖冉不是第一次說,他覺得她好看這事了。

上回也說過,他在婚禮當天,就覺得她好看。

姚雙禾撇嘴說:“覺得我好看,也不同樣不肯跟我進一步。

算了,你既然要我走,我就走好了。

她說著話真的走了,肖冉看著她的背影,冇有解釋,婚禮那天,他之所以注意到姚雙禾,他覺得她長得美的原因是,因為她足夠無拘無束。

他當時想,蘇婉婧要是能過得跟她一樣就好了。

蘇婉婧活得太累了。

肖冉一開始,真的特彆特彆喜歡蘇婉婧,她喜歡彆人,心裡一直放不下彆人,也冇有像人一樣對待他,隻把他當成一個不可以反抗她的玩具,他還是願意跟她結婚。

一邊愛她,一邊還要顧及她對感情的排斥,假裝不喜歡她。

肖冉最恨蘇婉婧的有三件事,一是她在跟他親密的時候,還隻會記得陳漣。

二是她打了孩子。

三是她結婚時說過不會離婚,後來還是離了。

現在肖冉似乎已經冇有之前那麼愛蘇婉婧了,有的時候想報複她也是真。

但是要是再來一次,他還是會在十八歲那一年,在她麵前毛遂自薦。

……

肖冉進去的時候,蘇婉婧奚落道:“擦擦臉上的口紅印。

“我可不是自願。

”肖冉懶聲說。

但與她無關。

“蘇老闆,宅子過戶的事情,明天去辦。

”他在她身邊坐下來,說,“不過,我也有一個要求。

你答應我了,我才陪你辦事。

她淡道:“什麼要求。

肖冉說,“咱們得領證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