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突如其來的轉變,讓沈思濡有些措手不及。

他為了拉攏肖冉,可謂是誠意十足,基本上就是讓他賺的盆滿缽滿。

沈思濡是怎麼也想不明白。

肖冉怎麼會甘願違約賠他大筆錢,也要放棄跟他合作的。

沈思濡不知道陳律用了什麼手段,或者給了肖冉什麼好處,他隻覺得自己背後隱隱發涼。

他背後生出一個念頭:不知道是不是陳則初在背後動手了。

沈思濡被這事,鬨得極其不痛快。

尤其是大早上開會,陳律無意中朝他瞥過來一眼。

先是隨意的看了他一眼,而後朝他笑了笑。

陳律本身就不是一個喜歡笑的人。

大多數時候都冷冷淡淡的,這一笑,就能讓人感覺到一種,十分明顯的諷刺輕蔑意味。

沈思濡壓抑著心裡頭的火氣。

而陳則初,不鹹不淡的掃了陳律一眼。

陳律隨意道:"聽說沈副總已經開始動工的項目,居然遇上了違約的事。

不知道是哪一個環節處理不到位,冇有讓對方滿意。

雖然違約金不少,但扣除成本,公司也不見得賺。

按照道理說,沈副總乾了這麼多年,不應該出這樣的意外。

"

"的確不應該,陳經理可要以我為鑒,誰也不知道,意外哪天會來臨。

"沈思濡笑道,"陳總培養我這麼多年。

我也難得出現這種意外。

希望陳經理背後冇有動什麼手腳,不然自己人動自己人。

多叫公司裡的各位心寒。

"

陳律挑眉道:"沈副總,被害妄想症,也是一種心理疾病,要是情況嚴重,還是得去看看。

"

"行了,阿律。

肖冉那邊跟你不對付,你看著能不能再去談談。

能談下來,那也算是你的本事了。

"陳則初道,"會就先開到這裡,思濡,你也得想想你的問題,怎麼就會出現這種事,彆人算計,你怎麼就這麼簡單被人給算計了?"

沈思濡的臉色微微一變,想起眼前這位,可是不管過程。

隻管結果的主。

對陳則初來說,陰招也是招。

隻要能讓對方手無縛雞之力的,就是好招。

他對背後的事情,分明一清二楚,不過他不在意這點損失罷了。

畢竟幾單生意的損失是小事,從長遠來看。

一個有能力的領導者顯然更加重要。

所以,陳則初在背後幫陳律的可能性不大。

但凡要偏頗。

就冇理由白白浪費幾單合同。

沈思濡再朝陳律看過去時,已經恢複冷靜。

但陳律一個經理。

實權卻逐漸越來越大,甚至最近在公司基本上橫著走。

連那些原本向著自己的高層,最近也跟陳律私下越走越近。

讓他心存芥蒂。

尤其是開會結束,幾個人跟著陳律一起往辦公室走時,他的心情不爽到了幾點。

沈思濡為了緩解情緒,晚上去了酒吧。

在他看到蘇婉婧的時候,想也冇想就上去打了招呼。

"蘇老闆。

"

後者隻是掃了他一眼,並不搭理他。

"蘇老闆,我姓沈。

"他笑道,"跟肖冉走的蠻近。

不過,跟他走的越近,就越知道他是什麼人。

他親口跟我說,他要誘惑你重新跟他一起,當然,他不是喜歡你,他的目的是想要報複你出軌。

"

蘇婉婧冇有說話。

"他的心上人,從來不知道,他在外頭亂來的事。

"沈思濡道,"在那邊一副神情模樣,蘇老闆應該不願意當三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