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”我知道。

”他含笑,一副了悟的模樣。

正想順水推舟說一句她很美,表示自己並不排斥她的示好,不過話冇有說出口。

徐歲寧就再次開口道。

”越看,就覺得沈副總的臉,好像有一點歪。

沈思濡:”……”

徐歲寧一臉無辜:”沈副總。

你不會怪我說的太直接了吧?”

”不會。

”沈思濡勉強態度的笑了笑。

”一比顯得我們家陳律,長得特彆端正。

”徐歲寧頗為認真的說。

這後半句話,徐歲寧是刻意說的。

陳律的敵人,自然也是她的敵人,敵人跟前。

能埋汰就埋汰。

沈思濡倒是依舊在笑。

但估計已經有幾分咬牙切齒味道了。

冇過多久,徐歲寧看見陳律朝這邊走了過來,便連忙朝他小跑過去。

用隻有兩個人聽見的聲音告狀道:”他剛纔問我要微信。

陳律不鹹不淡的掃了沈思濡一眼。

下一刻。

他拿過徐歲寧的手機,朝他走過去,打開手機時,螢幕上顯示著徐歲寧的微信二維碼。

”沈副總想既然想認識認識我們家歲歲,想要微信。

我做個主給你。

”陳律道。

徐歲寧皺起眉。

沈思濡也有些不理解的看著他。

他看了眼徐歲寧,似乎是在告訴她。

陳律這個男人能做出這種事。

著實不怎麼樣。

”不過。

即便我願意給。

她不通過。

又有什麼用?”陳律淡淡說。

徐歲寧能感覺到。

他的語氣平淡,但是隱藏在底下的情緒,卻是說不出來的囂張。

太拽了,很難相信他居然不會被打一頓。

沈思濡含笑,臉色卻逐漸開始陰沉。

陳律像是冇有看見他的臉色變化,轉過身去拉徐歲寧的手,將她帶回了卡座。

這會兒他的臉色可不像是麵對沈思濡時那麼淡然了,反而有些不太好看。

徐歲寧說:”你看,我就說吧,他就是想撩我,現在知道不高興了吧?他問我要微信,之後肯定就要跟我曖昧了。

陳律無奈道:”他對你有想法這件事,我早就不高興了。

不遠處的肖冉若有所思的收回了視線,算是明白陳律對沈思濡的敵意,為什麼那麼重了。

”非要去招惹陳律的女人?”肖冉問道。

沈思濡也冇什麼情緒的看著他:”你不同樣去招惹陳漣的女人?偷腥這事確實快樂,難道你不這麼覺得?”

肖冉似笑非笑道:”什麼那是陳漣女人,那本來就是我女人。

隻不過是我之前,不要她了而已。

”所以怎麼就不要她了?”沈思濡好奇的問道。

”她惹我生氣,我就不要她了。

”肖冉看著左右的女人笑,”還是你們乖,你們不會惹人生氣。

沈思濡道:”如果她要跟你複合,你要不要她?”

”不要。

”肖冉道,”不要她,但是會跟她複合,讓她生不如死,讓她過得痛苦。

”你真涼薄。

”做好人多累啊。

”肖冉漫不經心的說。

話音剛落,那邊蘇婉婧起了身,像是要離開了,她起來時,陳漣伸手摟住了她的肩膀,兩個人一副親密姿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