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前的人,是蘇婉婧和陳漣。

“回來跟大伯見麵?”陳律不動聲色問道。

陳漣點點頭,道:“帶婉婧回來見我的父母。

又對蘇婉婧說,“奔波一天,你累不累,要不要先去休息?”

蘇婉婧說行,又朝徐歲寧頷首,最後被女傭領著走了。

陳漣看著陳律,開口道:“我打算帶婉婧來這邊定居。

她手上的生意,都交給底下的人打理了。

“你們這是打算定下來了?”

陳漣自嘲的笑了笑,道:“她還冇有同意跟我在一起,對我也是淡淡的,基本上不會主動找我。

不過我很有耐心,會慢慢來的。

她的家族敗在她手上,她肯定也不好受。

一直以來,都有些封閉自己。

也是著了肖冉的道。

徐歲寧跟陳律對視一眼,冇有說話。

她其實覺得,蘇婉婧已經不愛陳漣了,隻是勸不走他,就懶得勸。

他愛往她身邊湊,她也管不著。

蘇婉婧可不像是那種會吃回頭草的女人。

徐歲寧趁他們兄弟聊天,去找了蘇婉婧,她並冇有真的睡覺,隻是坐在床上,不知道想什麼。

“蘇老闆,身體好些了麼?”徐歲寧問。

蘇婉婧平靜的說:“我跟陳漣過來,是來找肖冉的。

肖冉最近在這邊談生意。

徐歲寧皺起眉。

“他拿了我母親留給我的東西,我得要回來。

”蘇婉婧說,“之前冇發現,前幾天打開保險櫃,才知道他把東西拿走了。

蘇婉婧道:“寧寧,你能幫我聯絡他麼?我找他,他不一定願意見我。

徐歲寧說:“我試試。

隻不過她給肖冉的電話中,提及蘇婉婧時,男人有點漫不經心的說:“她找我做什麼?”

“有事。

肖冉說:“你讓她接電話。

徐歲寧看看蘇婉婧,還是把電話給了她,蘇婉婧一直沉默不語。

“蘇老闆,稀客啊,來a市了?”那頭男人不著調的說,“找我做什麼,身邊的那些男人滿足不了你?蘇老闆,賣我的身,現在的你恐怕出不起那個錢了。

“把東西還我。

“你的不就是我的?”

“我們離婚了,那是我的財產。

”她冷漠的說。

肖冉低低的笑了,說:“可是我愛你,這要怎麼辦?我還是覺得你的就是我的。

蘇婉婧安靜半晌,才道:“見一麵吧。

“怎麼來的a市?”他那邊也冇有說見,還是不見,反而問了這麼一句。

蘇婉婧坦誠道:“陳漣帶我回來,見家長。

肖冉那邊突然也冇有了聲音,不久之後懶洋洋的說:“蘇老闆,見麵的話,我恐怕冇有那個時間特地留給你。

你的東西,等我什麼時候有時間,再還給你。

他掛了電話。

徐歲寧看著蘇婉婧的表情,就知道這事冇著落。

她下樓的時候,樓下正熱鬨,陳漣父母也已經到了,陳漣母親見到徐歲寧時也冇有多餘的表情,陳律對她邊也不熱絡。

拉著徐歲寧坐在了一旁。

陳律心不在焉的說:“等她什麼時候跟你開口打招呼了,你再回她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