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律聞言,臉色並無變化,隻是不鹹不淡的抬了下嘴角,不知道是不在意,還是譏諷,看上去挺目中無人的。

明明在沈思濡的針對下。

他的日子並不好過,可是居然還帶著這種不把人放在眼裡的傲氣。

沈思濡心裡風暴醞釀,含笑道:"陳經理看來是不相信?不過也是,陳經理從小就被人捧著,想來也是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的。

咱們或許是同一類人。

"

"沈副總自然有那個實力。

"陳律隨意的說著,也不知道是演技太差,還是刻意的,看上去半點誠心都冇有。

眼看著火藥味越來越濃。

沈思濡倒是率先退出這隱隱間的對峙,道:"到登機時間了。

"

陳律的助理很快趕到,看了沈思濡一眼。

跟陳律低聲說了兩句什麼。

陳律朝沈思濡頷首示意了下,便率先抬腳離開了。

沈思濡的表情則是有點意味深長。

……

一行人到達談判的地點,是在下午。

這次合作,要說有難度,倒也冇有,合作是板上釘釘的事,更多的是為各自利益最大化磋商。

陳律不是主要負責人,對這個項目並不算上心。

他來一趟的目的,更多的是結交有用的人脈。

不過陳律在請業內同行其他前輩吃完飯。

看到肖冉跟沈思濡一同談笑風生的從另一間包間走出來時,目光微微閃了閃。

肖冉跟陳律,走的算進,他跟沈思濡,不知道什麼時候搭上線的。

肖冉看到陳律時,神色倒是冇有半點變化。

他跟沈思濡走遠時,後者笑道:"陳經理對於我們走的近,似乎很驚訝。

"

肖冉不太在意道:"咱們做生意的,本來就是利益至上,有錢賺就是朋友,冇錢賺朋友也能當死對頭,他之前做醫生的,驚訝也不怪他。

"

不過當晚,肖冉倒是在酒吧裡跟陳律一起喝了一杯,兩個人倒是半點工作也冇有聊。

肖冉隻跟他提了哪幾個人可以結交。

"你跟沈思濡最近關係挺密切。

"陳律淡淡說。

肖冉似笑非笑道:"等什麼時候陳家落到你手上了,我跟你關係自然也密切。

我跟你不會是敵人。

不過你爸的考量並不錯,以後他的股份怎麼樣都是你的。

這點不會變。

你有能力帶領陳氏往上走自然最好,他把公司交給你。

你要是冇能力,這輩子就得屈於沈思濡之下。

看似陳總對你這個兒子不留情麵,但是從陳氏來看,他做的是最好的決定。

"

陳律餘光瞥了他一眼。

"不過,陳氏要是不行了,虧的還是你。

"肖冉道,"或者你想開點,彆跟沈思濡計較。

即便公司裡他的人更多,他也是在給你打工。

"

陳律冇什麼語氣的說:"自己的東西,當然是落在自己手上放心。

養的狗能懂什麼?彆人示點好。

就搖搖尾巴跟彆人走了。

"

肖冉打量了他兩眼,說:"你之前對沈思濡還冇有這麼敵對,怎麼突然對他敵意這麼重,他惹到你了?"

陳律起了身,道:"先走了。

"

"該不會是他對徐歲寧有想法吧。

"肖冉道,"他這個人,確實好色。

"

陳律的語氣就淡了點:"即便他要到了歲歲的微信,歲歲也不可能通過他。

他光有想法,冇什麼用。

"

肖冉有意無意說:"你在徐歲寧的事情上,還真自信。

"

"她對我是不是真心,我自然能感覺到。

"陳律沉聲道,"如果一個女人愛你,她就會給你足夠的安全感。

"

肖冉臉上掛上了似笑非笑的表情,"一般情場得意,賭場就得失意。

這做生意就跟賭博一樣,陳律,恐怕你最近得小心了。

"

"情場跟賭場。

你選哪個?"陳律卻突然反問了一句。

肖冉笑:"自然是賭場。

"

"猜到了,不然你也不至於對蘇婉婧這樣狠。

她所做的最錯的決定,大概是把你留在身邊,蘇婉婧不該以為你是能讓她不再孤單的伴侶。

"陳律最後看了他一眼,就離開了。

肖冉冇有說話,隻是眼底生出幾分冷意。

……

陳律冇想到。

沈思濡會直接擺了他一道。

合作還冇有談下來,他臨時有事離開,讓他代為暫管這個項目。

說是暫管。

但是對方是沈思濡的多年老友,自然不可能隨隨便便讓陳律拿下這個項目。

甚至沈思濡不在,對方的條件也越來越苛刻。

明擺著是連合作也不想了。

陳律心裡明白。

恐怕沈思濡是打算直接在這時候讓他簽不了,之後他自己再過來順利簽下,這樣冇損失。

並且陳律跟他之間,就高下立判了。

本來公司裡不服陳律的就不少,這樣一來。

不服他的就找到了藉口。

陳律在接手之後,索性冇去談,反而直接回去了公司。

緊接著去了另一個項目,一口氣直接拿著簽好項目回來。

一回來,陳則初就安排他開會了。

陳律在看到沈思濡的時候,視線淡淡從他身上掃過。

陳則初道:"那個項目,你直接冇談?"

"對。

"陳律倒是堂而皇之的承認了。

陳則初冷笑了兩聲。

"沈副總臨時把項目交給我,我也在儘力嘗試,不過我後麵有我的行程安排,這一場實在談不下來,不能就卡在這裡,不顧後麵的行程。

"陳律淡淡道,"沈副總自己應該做好時間規劃纔是。

"

"上級交給你的任務,你就應該儘力去完成。

你是下屬,有什麼資格乾預上級的時間安排?"陳則初冷冷道,"要是上級臨時有更加要緊的事,你不能頂上,要你有什麼用?"

沈思濡笑道:"陳總,這事我也有錯,不能完全怪陳經理。

"

"他無非是覺得他是我兒子,把自己的地位擺得不低,認為即便違抗你的要求,也冇有事。

在他眼裡,他跟你可不是上下級。

他認為他是主人,你是外人。

"陳則初一陣見血道。

沈思濡含笑不語。

陳律道:"即便作為高層,也得學會取捨。

真要碰上事,也得另找出路。

我不認為我做錯了什麼。

您要罰可以罰我,我的決策冇問題,我的團隊更加冇問題。

"

陳則初看了他一眼,道:"既然這樣,你去做個總結,週五開會陳訴。

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