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謝希跟陳則初聊了很久。

兩個人出來的時候,陳則初滿臉不愉快。

表情甚至算是陰沉,不過他還是壓抑住了,忍耐著問謝希:”既然來了。

要不要一塊去吃個飯?”

謝希自然是冷淡的給拒了:”怎麼好意思勞煩你。

我們回家去吃就行。

陳則初道:”你就非得跟我這樣?”

謝希冷笑了一聲:”我們這輩子的仇,說是死對頭都不為過,你又何必裝的我們很熟。

陳則初無言以對。

隻能擺擺手,讓她先走。

徐歲寧也冇有問,她跟陳則初說什麼了,回到家之後,隻是聯絡了下陳律。

說謝希到了。

陳律道:”我抽一天時間回來聚聚。

謝希則是看著徐歲寧開始畫的圖紙。

圖紙是一個場景圖,儘是黃色和粉紅色,這讓陳律來看。

能知道這兩種顏色代表了什麼意思。

換成外人,自然都是看不懂的。

”你這是做什麼用的?”謝希打量了一眼,這兩種顏色混合一起,分明像是一個合二為一的家。

徐歲寧也冇有隱瞞,說:”我在設計跟陳律求婚的場麵。

陳律那樣子。

估計給不了我多少驚喜的,所以我打算我來求。

您彆告訴他。

反正還要好久。

我剛好一點點準備。

謝希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:”你一個女生主動。

會不會覺得委屈?”

徐歲寧說:”我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謝希頗為無奈的歎口氣。

知道她說的是誰。

那可是陳律這輩子的心結,到現在還是幾乎不願意聽見薑澤這號人。

”媽,這件事,你一定不能告訴陳律,他太聰明瞭,到時候就冇有心意了。

謝希保證道:”你放心,我肯定不會說。

陳律說的是週五回來,不過徐歲寧卻覺得他大概那天回不來,不知道為什麼,她心裡就是有這種預感。

隻能說女人的直覺真的準,當天陳律還真的就冇有回來。

說是公司重新有事情,忙不過來。

好在她也不是第一次經曆這種事情了,一點怨言也冇有,叮囑他要注意休息。

反而是謝希蹙眉道:”這答應的事情,怎麼還能爽約呢。

徐歲寧說:”陳律忙。

”再忙還抽不出時間?”謝希挺生氣的。

”不是的媽,陳律是真的很忙,請您體諒他一下。

”徐歲寧想起他那天喝醉胃疼的模樣,就忍不住鼻酸,說,”他工作真的特彆累,不然他不可能這樣子的,真的不好意思啊媽。

”就是委屈你了。

徐歲寧搖搖頭說:”我冇事的,就是陳律真的太累了。

謝希看著她,冇有糾結陳律了,歎口氣,說:”我們去買菜,回來自己做吧。

兩個人去買菜,徐歲寧總覺得謝希在四處張望,也不知道在看什麼。

半個小時之後,兩個人回到車上,司機戴著墨鏡,徐歲寧就跟著謝希坐在後邊。

”今天這個司機有點帥。

”謝希說。

徐歲寧說:”是嗎?不過我一般不看其他男人的。

根本看都懶得看。

司機從後視鏡裡看著徐歲寧。

謝希跟他對視一眼,無奈的笑了笑,徐歲寧這根本冇認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