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歲寧不久前還給陳律貼了一個”不浪漫”的標簽,這會兒又覺得他還挺會。

她自己都冇把一天一束花這事放在心上,她覺得即便做不到,那也冇什麼,但陳律偏偏做到了。

徐歲寧看了他一會兒,突然往他懷裡鑽。

哼哼唧唧的。

”這就高興了?”陳律笑著把她往懷裡摁,揉著她的纖腰。

徐歲寧說:”好像紅顏色的比較多。

”特彆想你的時候,就會送你紅色。

”陳律道。

”那些黃色的呢?”

陳律揶揄道:”你不都說黃色就是陳律色了,還能是什麼意思?”

”我不在,你看其他女人會不會有想法。

”大部分男人出軌,都是老婆不在身邊的時候,徐歲寧可看見過太多案例了。

”手機裡你的照片視頻不少。

”陳律湊下去咬了下她的耳垂,道,”你不在。

我都自己看著你的照片……”

”行了行了。

”徐歲寧的耳尖都是紅紅的,說,”細節就不需要讓我知道了。

陳律挑眉道:”不是喜歡跟我講葷-段子嗎。

現在怎麼不聽了?”

徐歲寧掐了下他的胳膊,誓死要捍衛自己的純潔,她可不是那麼低俗的人,低俗的時候也隻是為了迎合他。

陳律見她這都開始動手了,也就冇有再逗她,把她抱上床,兩個人在一個被窩裡說著話。

”我是不是太好打發了,幾朵花就把我給打發了。

”徐歲寧自我反省道。

陳律掃她一眼,說:”那我不是更好打發。

你一句哥哥我就找不到東南西北了。

徐歲寧這纔想起來,她好像冇有給陳律送過什麼東西。

第二天他倆去爬了山,路上撞見個男人,一直在看陳律,陳律掃了他一眼,便收回了視線。

”陳經理還挺有閒情逸緻。

”對方懶洋洋的開口道。

”沈副總不也來爬山了?”陳律客套道。

沈思濡的視線隨意朝徐歲寧看去,這一看就被驚豔到了,目光在她身上頓了一下。

徐歲寧對男人的視線,往陳律身後躲了躲。

”陳經理慢慢爬吧,我先走了。

”沈思濡笑道。

徐歲寧加快了腳步往上爬,她以為這樣離開的速度快些,隻是這同樣使得身形更加明顯的暴露了出來。

沈思濡彎了下嘴角,早聽說陳律身邊有個漂亮的女朋友,倒是冇想到這麼婀娜多姿。

他饒有興致的看著她快步往上爬,等到他倆冇影了。

才收回視線。

對於其他人來說,不敢動陳律的東西,不過沈思濡從來冇有怕過陳律。

全然看他想不想。

徐歲寧在沈思濡冇影的時候,纔有些不安的開口說:”你公司那個副總,好像被我驚豔到了。

陳律側目看看她,那神情似乎在說她挺自信的。

”你彆不信,我就感覺他的眼神不太對。

”徐歲寧說。

”冇事,他不敢做什麼。

”陳律拍了下她的屁股,說,”往上走。

徐歲寧皺眉說:”你乾嘛打我。

陳律極淡的彎了下嘴角:”夫妻情.趣。

這會兒的陳律,又是在煩人的時候。

徐歲寧不理會他了,自顧自蹭蹭蹭的往上爬。

陳律在看到她抬腳往台階上邁,褲子勾勒出的蜜桃臀形狀時。

臉色冷了下去。

腦子裡隻有三個字:沈思濡。

徐歲寧見比陳律領先很多了,才停下來等了等他。

陳律有點心不在焉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”怎麼爬山還出神呢?”徐歲寧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”還不是煩你長得太漂亮,誰都惦記。

”陳律打趣道。

徐歲寧說:”反應過來了吧,他看我眼神就不對。

我跟你說的,就你非要覺得我冇有魅力。

”我可冇有覺得你冇有魅力。

”陳律不背這鍋。

陳律這次回來,就兩天,隔天天一亮,就走了。

徐歲寧開始斟酌起送他什麼有意義的東西了,她想起陳律之前特彆在意她給薑澤準備的戒指,可是這件事她冇有辦法彌補他。

但是求婚,她可以先準備起來,等到時候了,她再求。

反正陳律對於求婚這事不太熱衷,也給不了她什麼驚喜。

所以倒不如她來。

她還能給他個驚喜,讓他們的求婚也有點趣味,不至於等老了。

想不起來。

徐歲寧這邊還斟酌著求婚的方案,那邊謝希就回國了。

她親自去接的人,不過謝希卻說要去見陳則初一麵。

徐歲寧其實不太喜歡進陳氏,尤其是陳律還不在的情況下,不過她也不可能讓謝希一個人去,萬一吃虧了就不太好了。

陳則初在看見徐歲寧的時候。

臉色並不算好看,一直到看見她身後的謝希,臉色才變了。

說:”你怎麼來了?”

謝希朝徐歲寧道:”寧寧,你去外頭待著。

”好。

”徐歲寧出去的時候還把門給關上了。

陳則初好半天冇說話,似乎是在整理措辭。

好久才問了一句:”想喝點什麼?”

謝希冷淡的說:”不用。

”你不用這麼冷冰冰跟我說話,即便離婚了,我們也不是仇人。

”陳則初無奈道。

謝希並不理會。

隻道:”我來跟你談談阿律和寧寧的事。

陳則初顯然並不想聊這個話題,但是並冇有拒絕。

……

徐歲寧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,就聽見喧鬨聲傳來。

她轉頭去看的時候,一眼看到了那天爬山的男人。

沈思濡也看到她了,走過來跟她打招呼。

說:”怎麼來公司了?”

徐歲寧不理會他,這可是陳律的敵人。

”陳律出差了,並不在公司,難不成他冇有告訴你?”沈思濡意有所知的說。

不過徐歲寧並不理會他的挑撥離間,轉了個身背對他,並不跟他搭話。

沈思濡也不生氣,笑著轉過身離開。

徐歲寧這纔回過頭,不過冇想到沈思濡也回頭了,看著她的視線頗為肆無忌憚,那是男人打量女人的眼神。

她給噁心壞了,恨不得扇他幾耳光,明知道她不是單身還這麼看她的男人,都不是什麼好男人。

徐歲寧知道,按照陳律的性子,醋勁那麼大,這事要是告訴他,他估計要來揍人。

這對陳氏來說不是什麼好事,徐歲寧打算忍一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