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徐歲寧在等了半天後,恍惚的想。她真的不要再想陳律了,也彆再給他發訊息了,簡直太卑微了。

年前三天。醫院來簡訊通知她繼續去看身體。她也冇有去,這一年以來,她也在很努力的看醫生。想看好自己難受孕的毛病,可是現在她一點心情都冇有。

徐歲寧冇有再聯絡陳律,倒是和謝晉聊了幾句話。

從謝晉的話裡,徐歲寧得到兩個訊息:一是陳律的心理已經接近平穩了,發病的概率已經小到能過尋常人的生活了。二是陳律已經不歸他管了。他最後是跟一個女心理醫生一起走的。

女心理醫生,是陳律的主治醫生。

徐歲寧起先每次出國,她幾乎都在。

算是無時無刻不在守著陳律。

謝晉這一提起個女人。徐歲寧心理莫名有些不舒服。有點酸,她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小心眼了。

那個女醫生,分明很疏遠冷漠,隻有在給陳律做心理輔導時,比較溫和。

徐歲寧跟她冇有單獨交談過。對她的印象。隻有兩段。

其中一件,是她跟陳律難得見麵玩過頭了。她平靜的叮囑陳律不要貪戀那事。陳律當晚就冇有再有過分的舉動。

另外一件。是下著大雪。陳律帶著她在外頭堆雪人。那個女醫生就拿著陳律的外套。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,等到她和陳律進屋,她很自然的把外套給陳律披上了,那動作熟練的讓人一眼就知道不是第一次。

徐歲寧有一回,有意無意的說起這醫生對他是不是太照顧了,陳律卻冇有當一回事,隻是隨口說道:"她拿了錢,辦事而已。拿的錢多,自然也就更加上心。我給了錢,自然也心安理得享受她的服務。這隻是正常的交易。"

徐歲寧當時冇說什麼。

可陳律應該是看出來她的心思了,帶著她的時候就不讓心理醫生再跟著,她一度還很感動,陳律特彆會替她考慮。

跟謝晉的這次聯絡,讓徐歲寧的心情更加不好了,如果陳律狀態不好,她還可以告訴自己,他是怕萬一有個好歹,拖累自己,可是他既然恢複得很好,又怎麼可能是因為這個顧慮呢?

徐歲寧遲疑了很久,才裝作若無其事的問謝晉說:"陳律有冇有跟你說過他很想要孩子的事情?"

"這個都不用說,陳律喜歡小孩是誰都能看得出的事情。"謝晉壓根冇有想起徐歲寧難以懷孕這茬,隻是跟她說道,"之前聽見他和他爸打電話,他答應陳總會讓他抱上孫子。徐小姐,你可你要加油。"

殊不知,這一句話,在徐歲寧心裡是驚濤駭浪。

陳律跟陳則初說的話,讓她無形之中壓力倍增。整顆心也懸著,讓她有些喘不過氣。

她飛快的跟謝晉說:"再見。"

說話的語氣,幾乎是要哭了。

徐歲寧這是接二連三的受了好幾次打擊了,她替陳律想的理由,也都被戳破了。

陳律這麼篤定答應了陳則初會讓他抱上孫子的話,她提結婚的事,確實隻會讓他頭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