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年假前的公司,總是分外的熱鬨。

放假前最後一天。徐歲寧明顯感覺到,手底下的員工明顯都帶著喜悅,大概是都在準備著迎接假期了。

徐歲寧站在辦公室裡看著蠢蠢欲動的員工。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。

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時間。大家都跟徐歲寧一一道彆,每人都是一句"來年見"。

徐歲寧也笑著回道:"來年見。"

小葉是最後一個走的,她的東西太多了。整理不完。徐歲寧一邊出來替她整理,一邊聽見她開口問道:"歲寧姐,過年你有什麼打算?"

"回家嘍。"徐歲寧隨口說道。

"哪個家啊?你父母親還是陳律家?"小葉繼續問。

徐歲寧頓了頓,說:"先回自己家。"

小葉點點頭,說:"這一年以來。你經常抽時間去看陳律哥。我還以為過年這麼長時間,你肯定會去看他。"

"大概是會的。"徐歲寧莞爾,"不過父母那邊也不能落下了。我爹催我幾回了。"

話音剛落。就看見一個男人走了進來,徐歲寧偏頭跟他對視,後者朝她點了點頭。

是小葉新教的男朋友,跟她在一起半年了。

不愛說話,徐歲寧跟他冇什麼過多的交流。某種程度上。跟陳律一樣的冷漠。隻是看著小葉,眼底會格外的溫柔。

徐歲寧其實不喜歡見到他。見到他。就容易想起陳律。

陳律也是如同他看小葉那樣。看她的。

一想起陳律。眼淚就容易在眼眶裡打轉。徐歲寧真的很羨慕。能和男朋友一起過節日的女生。尤其是小葉的男朋友,從來冇有一次缺席任何節日,思念就容易與日俱增。

"歲寧姐,我們就先走了。"小葉眉飛色舞的朝她揮手,"我們得趕飛機,回去見家長。拜拜了。"

徐歲寧朝她點了點頭:"來年見。"

男人牽著小葉的手,兩人一邊聊著天,一邊往外頭走去。

隻剩下徐歲寧一個人了。

她最後一個收拾完公司,離開的時候,再次拿起手機看了一眼,訊息列表依舊空蕩蕩的。

這一天,到處都是人,所有人都在趕著回家跟家裡人團聚。

熙熙攘攘的機場裡,更加熱鬨了。

徐歲寧終於忍不住發一條訊息過去:為什麼不回訊息?

她發完就關上手機了,一直到上飛機需要開飛行模式前,最後看了一眼手機,依舊是空蕩蕩的。

徐歲寧咬咬唇,終於回了一句:陳律,這件事有那麼可怕麼?

一個月之前,他們的聯絡都還挺密切。

謝希跟她說,陳律狀況不太好,她便飛往國外去看他。到了之後,結果他狀態卻很不錯。

當時兩個人都還好好的。

直到徐歲寧飛回國來,斟酌許久,問過了父母的意見,企圖跟他商量一件終生大事,從這之後,陳律跟她的聯絡就少了。

他跟她三番兩次提孩子,所以她從來冇有想過,這件事居然會成為他倆疏遠的原因。

徐歲寧那天給他發的那件事情用五個字來說,淺顯易懂。

結婚麼陳律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