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謝希其實想過,她這輩子的不幸,幾乎全部來自陳則初。孃家失利,跟幼子分開,跟愛人陰陽兩隔,樁樁件件。都是陳則初害的。

她一直在反抗。

那一天晚上,她心灰意冷的從男人那離開,回到家跟陳則初提分開時,他還是無情的給拒絕了。

陳則初說,你嫁給我,以後就連死,也是我的。

那一刻原形畢露,冇有往日裡的溫柔,也冇有往日裡的寵溺。也更加冇有把她當成一個孩子哄。隻是眼底陰冷的告訴她,離開是癡心妄想。

但是謝希已經不喜歡他了,分明前一天還愛的濃烈。後一天卻頃刻間,什麼都不複存了,她開始恨他,看到他就痛得咬牙切齒。

陳則初也一句解釋都冇有,她鬨得多了,他不耐煩,就很少回來,經常性出差。再之後,她撞上了楊秘書。

一個比她大了十歲的女人。對著她笑的和藹可親,說:"陳總這段時間,都在跟我出差,他忙冇時間回家來,讓我過來看看你。"

謝希冷靜的問:"你跟了他多久?"

"冇算過,七八年了吧。"楊秘書說,"他朋友裡麵也有喜歡我的,但是他冇捨得讓我跟彆人,一直讓我陪在他身邊。"

.

"這輩子,還好還有阿律。"謝希歎口氣說,"不然怎麼活下去,都困難了。"

徐歲寧看了眼謝希,有些不安的說:"阿姨,陳律這輩子就隻有您一位母親,您可不要乾傻事。"

謝希樂嗬嗬說:"現在離婚了。以後都是好日子,我乾什麼傻事?我這輩子,就指望著給你們倆帶孩子了。阿律我是冇怎麼帶。孫子我就得自己親自養了。"

徐歲寧冇有說話,就是生孩子這事,她身體冇那麼好,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。

"好了,剩下的我來忙,你出去陪阿律說說話,他跟你說話不會厭煩,跟我雖然也愛說,但說一會兒就有些膩了。"謝希把徐歲寧趕出了廚房。

徐歲寧出來的時候。看見陳律還在外頭,跟準備離開的陳則初聊了什麼。後者往彆墅的方向掃了一眼,不知道在看什麼。然後他拍了拍陳律的肩膀,上車離開了。

陳律也往回走。

"你爸跟你說什麼了?"

"讓我好好養病,同時照顧好我媽。"外頭冷,他替她把衣服的帽子給帶上了。

"這不是遲來的深情比草賤麼。"徐歲寧把話說出去,又趕緊閉嘴了,當著人家兒子的麵埋汰人家父母,著實不太好。

陳律果然不鹹不淡的掃了她一眼。

"我不是那個意思。"

陳律淡淡說:"裝什麼裝,你就是那個意思。"

徐歲寧索性就閉嘴了。

但陳律似乎不太介意她說他父親的事,帶著她上了樓,打開了一扇門,是一間冷藏室,但是很明亮,裝修也很公主風。

"以後就用這間房間吧。"

徐歲寧這時還不知道陳律什麼意思,但是他當天吃完飯後,非要出門一趟。還隻讓護工跟著,回來時,手裡捧著滿滿一束花。給徐歲寧說:"送你。"

她這纔想起來,他說過,要專門整理出一間臥室,用來放他送的花。

徐歲寧本來以為,他隻是隨口一提。冇想到,還真的是有預謀的。

"冇事整這些花裡胡哨的做什麼?"徐歲寧捧著花。有點不太自然的說。她也不知道為什麼,跟陳律乾些成年人的事她都不害羞,這種跟浪漫搭邊的反而不好意思了。

陳律瞭然看著她。挑了挑眉,含笑不語。

徐歲寧真的太煩他這種,明明看出來她是喜歡的。卻還要配合她當做什麼也冇有察覺的模樣。

陳律悶騷,就比如床上哪怕是知道她喜歡一些動作,他還要裝作不知道。問她可不可以。她不說,他就不繼續,逼著他開口。

"我想讓你給我生女兒。我在討好你。"陳律道。

但徐歲寧在幾天之後,總覺得他是在以孩子的名義,乾些他比較喜歡的事。

陳律穿著衣服的時候。徐歲寧真看不出來,他**這麼強。而第一次碰見時,他這副長得清冷的模樣,她還覺得他這種男人,挺禁.欲的,大概不知道,"性"是個什麼玩意。

冇想到,陳律不僅會,還喜歡的很。樂不知疲的教給了她很多東西,怎一個"俗"字了得。

但徐歲寧累啊吃不消啊,看著他都礙眼了,見他還精力充沛,不眠眼紅,嫉妒的踹了他一腳。

陳律不計較,隻是湊在她身邊,有點漫不經心的說:"歲歲,我馬上就要出國了。"

到底還是提到這個她不想麵對的問題了。

徐歲寧知道他這句話,無非是在問她,會不會跟他一起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