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糯糯這件事,我原本以為是糯糯調皮,所以才誤傷了對方,現在看來,怕是不是這麼回事。

掛了電話,母親給我抵了一杯果汁,看著我道,“怎麼樣?問了嗎?那老師怎麼說?”

看著母親擔心的樣子,我笑了笑道,“媽,冇事的,你那有糯糯他們班的班群嗎?”

她點頭,說著便掏出手機翻了起來,但翻了半天冇找到,她不解道,“這怎麼突然找不到了,之前劉老師晚上有什麼事都會在群裡通知的,我這怎麼找不到了呢?”

我接過她的手機翻了一遍,確實如同她所說,找不到了,不是找不到,而是母親被踢出群聊了。

這動作還真是迅速。

看來這是鐵了心的想要把糯糯擠出來啊。

“唐黎,這要怎麼辦啊?現在這樣,我明天還要送糯糯去學校嗎?”母親看這架勢,有些慌了,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。

我拍了拍她的手,安撫道,“媽,冇事的,明天我送糯糯去學校就行,就算要退學,我們至少也要聽聽學校的領導怎麼說。”

母親雖然有些擔心,但還是點了點頭,看著我道,“嗯嗯,好,那明天你就送糯糯去學校。”

......。

次日,母親把糯糯叫起來之後便給她收拾好,讓她跟著我一同出了門,一路上糯糯都有些愁眉苦臉的,看著很是抗拒,不想去學校。

小孩子被集體排擠,心裡抗拒是正常的,我一路上和她聊了很多,好不容易和她說通了,到了學校門口,她小跑著準備找劉老師報道的時候,被突然出現的王然攔住了,這女人還是鴨舌帽加墨鏡,捂得很嚴實。

“喲,喲,你不是被開除了麼?怎麼又來了?”王然攔住了糯糯,開口道。

糯糯被她嚇得退到了我身上躲了起來。

我冇急著理會王然,隻是拉著糯糯繞開了她,走到了劉老師身邊,看著劉老師道,“劉老師,糯糯換學校的事我們認真考慮過了,暫時不打算換,另外,如果其他家長真的像你說的那樣都投票要糯糯換學校,那麻煩你組個局,我到時候來問問他們為什麼要針對一個孩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