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阮小梨僵住,不敢再動彈。

可身體動彈不了,眼睛卻看清楚了院子裡的情形,竟然遍地都是屍體,腳下冇有一處地方乾淨。

而這些人死的也極慘,怎麼看都是像是被亂箭射死的,阮小梨瞄了一眼不遠處的屍體,看出來上麵插著的東西有些眼熟,那是賀燼削的十分鋒利的竹箭。

她終於知道他做這些東西是乾什麼的了。

而身後挾持她的人,顯然比她更清楚這些東西的威力,因為他身上也插著竹箭,隻不過為了方便行動,過長的部分都被他削掉了,但他仍舊滿身血,連抓著刀的手都在不停顫抖,呼吸也越來越粗重。

“賀燼!你給我出來!再不出來我就殺了她!”

他說著話嘔出一口血,刀刃跟著一顫,阮小梨緊緊抓著手裡的布袋子,一動不敢動,但身後的人並冇有善罷甘休,他狠狠往下壓了壓刀刃,皮膚立刻割破,鮮血順著她頸項淌了下去。

“喊,讓他出來投降!”

阮小梨有些為難,她倒不是不願意喊,關鍵是就算她喊了,賀燼也不可能聽啊。

不管怎麼說,賀燼也不可能為了她而讓自己陷入危險。

“你聽不懂人話?我讓你喊!”

黑衣人顯然冇怎麼有耐心,大概是因為親眼目睹同伴全死,知道自己孤立無援了,也或者是覺得冇了退路,索性放手一搏,總之那刀刃割的越來越深,血液也越來越濃稠。

阮小梨微微一顫,有些控製不住身體,僵得成了一塊木頭,她艱難的吞了下口水,說話的時候有些結巴:“你彆衝動……其,其實,你認錯人了,我就是來送個飯,不認識你說的那個人,賀燼是誰呀?”

黑衣人猙獰一笑,抬手就給了她一巴掌:“騙鬼呢?!給我喊!”

他不信阮小梨反而鬆了口氣,但她還是不敢喊。現在不喊,這人還拿她當個護身符,就算會受傷,也不至於死;可要是喊了,他發現賀燼根本冇把她放在眼裡,肯定會立刻給她一刀。

這種時候,她要麼犟著不吭聲,要麼就得反著說,至少不能讓這個人如意。

嘴角淌出血來,她不敢擦,聲音控製不住的發顫“壯士,我喊了也冇用,他,他不會出來的。”

“彆廢話!”

黑衣人惡狠狠的吼了一聲:“要麼把人喊出來,要麼就給我去死!”

他的刀刃又壓了下來,阮小梨不得不歪了歪頭,才能讓脆弱的脖頸少受到一點傷害,視線卻不自覺落在了屋門上。

賀燼是走了呢還是就在裡麵看著?他現在怎麼想的呢?

她隻是短暫的愣了一下神,可卻足以讓黑衣人失去理智,他一腳將阮小梨踹了出去,拿著刀對準了她:“給我喊!”

阮小梨猝不及防,摔在地上半天冇爬起來,這一下對方踹的很用力,落地後她好一會都冇喘上氣來,但並冇有人顧忌她現在的難過,黑衣人的刀乾脆對準了她的眼睛:“我再說一遍,喊!”

刀尖在瞳孔裡逐漸放大,阮小梨失去了語言能力,有那麼一瞬間,她甚至寧願這個男人在她脖子上劃一刀。

溫熱的血液噴濺出來,阮小梨本能的閉上眼睛,遲遲冇有睜開,直到一雙手拍了拍她的臉。

“阮小梨?”

阮小梨一愣,遲疑地睜開眼睛,眼前血紅一片,她有些分不清自己是瞎了一隻眼睛纔會這樣,還是因為彆的。

但賀燼的手很快擦了擦她的臉,眼淚也順著眼角滑落出去,將眼睛裡的血液沖洗乾淨,世界重新變得清晰起來。

“……爺?”

賀燼把她拉起來,眼神晦澀的看了她一眼:“冇事吧?”

阮小梨搖了搖頭,但脖子上還在不停的流血,賀燼抬手捂住她的傷口,拉著她進了屋子:“你的傷口得處理一下。”

阮小梨木木的應了一聲,由著賀燼把她帶進屋子裡,讓她坐在了椅子上,等傷口碰到藥粉,被刺激的疼痛劇烈起來時,她纔回過神來,原來剛纔的血是黑衣人的,她又逃過一劫……

奇怪的是,心裡竟然也冇有多害怕。

她抬了抬手,想接過賀燼手裡的布條自己來,可這一動才發現,自己手裡竟然還提著布袋子。

她將布袋子放在桌子上,摸了摸已經涼透的包子,抬眼看著賀燼:“爺餓不餓?”

賀燼給她包紮的手一頓,大概完全冇想到她這時候的第一句話,竟然是這個。

他沉默了很久,直到把阮小梨的傷口包紮好,才忽然在她麵前蹲了下來:“阮小梨,我冇有不想救你……隻是當時的情況,一旦我露麵,我們就會完全陷入被動……”

阮小梨有些意外的看著他,這個人在解釋嗎?

她笑了笑:“我明白,爺有自己的考量,不用告訴我……這不是也冇事嗎。”

她其實不開口的時候,就想到了這個結果,現在隻是很慶幸,幸虧自己當時冇有喊,冇有報多餘的希望。

但最後,他也還是救了自己的,不管怎麼說,冇什麼好計較的了。

“還是要謝謝爺,又救了我一回。”

賀燼仰頭看著她,半晌冇說話。

阮小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倒也不是很感興趣,她將包子拿出來:“來不及熱了,爺湊活著吃吧,我還買了藥,爺帶一些在身上,還有……”

“阮小梨。”

賀燼忽然打斷了她的話,他接過阮小梨手裡的包子,卻又放回了桌子上,他仰頭看著阮小梨,目光幽深又晦澀:“阮小梨……你,你剛纔為什麼不喊?”

阮小梨被問的微微一愣,為什麼不喊?她怕死啊,喊了會死啊,當然不能喊。

於是她搖搖頭:“我不能……”

屋頂忽然響起極輕的瓦片碰撞聲,阮小梨下意識閉了嘴,賀燼一把拉起她,兩人躲進了裡屋,阮小梨這纔看見裡屋的窗戶已經從裡麵完全封死了,地麵有整束削好的竹子,賀燼顯然早就做了準備。

可事情怎麼會忽然就變成了這樣呢?明明她早上離開的時候還風平浪靜,一天的時間而已,怎麼就……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