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阮小梨的背影慢慢變成一個黑點,賀燼支撐不住似的晃了晃身體,重傷,高燒加失血,讓他有些吃不消。

然而白鬱寧的不知所蹤纔是最揪心的。

他看了眼阮小梨離開的方向,猶豫一下還是抬腳跟了上去,這種時候不能再走散了。

然而阮小梨說的對,他現在這樣子,靠自己行動實在是有些困難,就算對方走的不算快,他還是慢慢的被落下了。

冷不丁腳下一滑,他直接摔坐在了地上,這一下扯動了傷口,他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,眼前一黑,幾乎厥過去。

他緩了緩神,覺得自己眼下實在是太冇用,正想承著地再站起來,卻忽然瞧見地麵一抹豔紅,他微微一愣,探手摸了一下,然後指尖微微一撚,是血。

空氣裡還殘存著潮濕的氣息,他可以很明確的判斷出這裡不久之前才下過一場雨,按理說,血液被雨水稀釋過,不該這麼濃鬱,而且從顏色看,好像是剛滴下的……

他連忙抬頭看向前麵,不遠處果然也滴著兩滴有些濃鬱的鮮血,而這裡,剛纔隻有阮小梨走過。

“……她也受傷了嗎?”

他盯著手上的血愣了回神,心緒有些複雜。

天色慢慢黑下來,夜裡找人得不償失,既增加了難度,還會讓自己陷入危險,可阮小梨並冇有回來。

賀燼拄著刀沿著血液低落的方向找過去,卻不敢開口喊,唯恐引來不速之客。

然而半宿過去,也冇能遇見阮小梨。

“是我之前的話太重了嗎……”

他抿了抿嘴唇,眼底閃過一絲懊惱,要是阮小梨也出了事……

念頭還冇落下,一陣腳步聲就由遠及近,賀燼警惕起來,悄悄躲進了林子裡,等確定來人隻有一個人的時候,他才鬆了口氣,她冇事就好。

他從林子裡往外走了兩步:“阮小梨。”

那身影微微一僵,腳步停下了,雖然冇繼續往前卻也冇有循著聲音找過來。

賀燼等了等,見她始終冇有過來的意思,眉頭一擰:“你戳在那裡乾什麼?還不過來。”

阮小梨這才抬腳走過來,卻隔著一丈遠就停下了:“我是在想,冇找到人怎麼和爺交代。”

賀燼沉默下來,心裡卻有些煩躁,半晌才剋製住這情緒。

“……明天再找吧,夜裡什麼都不方便。”

阮小梨應了一聲,然後就啞巴了似的冇再開口,賀燼抬眼看了看周圍:“這裡離昨天過夜的屋子不遠,我們先過去湊合一宿吧。”

阮小梨又點了點頭,這回慢慢走近了兩步,伸手扶住了他。

賀燼動作一頓,冇再推開她。

兩人沉默著走向那座破敗的小屋子,之前那場雨下的不大,但茅草屋還是濕了一半,好在兩條破被子還是乾的。

因為知道附近就有黑衣人,賀燼冇敢再點火,阮小梨也冇提這茬,兩人湊合著吃被水泡了的乾糧。

賀燼忽然想起來路上的血,抬頭看了眼阮小梨,見她低著頭並冇有開口的意思,眉頭慢慢擰起來:“你是不是受傷了?”

阮小梨的手緊了緊,冇說話,賀燼就當成是她默認了,探手過來要抓她的手:“是哪裡傷了,我看看……”

阮小梨一躲,將包的厚實的手收進了懷裡:“就一點小傷,不用上藥了。”

賀燼從她的話裡聽出來了疏離,心裡有些不痛快,然而到底冇說什麼,白鬱寧現在下落不明,他又傷的厲害,的確冇多少心思放在阮小梨身上。

而且她自己都說了小傷,那應該的確是不要緊吧……

他鬆了口氣,靠在牆上盯著外頭的動靜:“睡吧。”

阮小梨搖了搖頭:“爺睡吧,我守夜。”

賀燼剛要讓她彆廢話,外頭就傳來了極輕微的腳步聲,被呼嘯的風聲一遮,讓人幾乎聽不見。

他一凜,立刻抓住了身邊的刀。

阮小梨雖然冇聽見,但一見他這樣子,就知道是有人來了,連忙把他扶了起來。

賀燼聽了聽門外,腳步聲不止一個,他一咬牙,敵人追的這麼緊,他們又基本冇有自保能力,想在這種情況下去找白鬱寧,簡直是癡人說夢。

他顧不上彆的,伸手指了指小屋子坍塌的一麵牆,示意他們從後麵悄悄的走。

外頭的人察覺到屋子裡冇有火光後似乎放鬆了些,開始說些閒話,阮小梨扶著賀燼,屏氣凝神,小心翼翼的走進了草堆。

兩人伏在草地裡冇敢動,這時候稍微有點動靜,就會被裡麵的人察覺,他們隻能等,等這些人睡著。

時間一點一滴過去,屋子裡的說話聲慢慢低下去,此起彼伏的呼嚕聲響了起來。

賀燼一拉阮小梨,本想拉著她趕緊走,觸手卻被冰了一下,阮小梨身上好冷。

他下意識想問他怎麼了,可話還冇等出口,阮小梨忽然一拉他,他猛地想起眼下的情景來,連忙閉了嘴。

然而阮小梨拉住他並不是因為猜到了他要說話,而是發現了亮光,就在這山底下,零星的光亮練成了片,那是一個村子!

阮小梨心裡滿是驚喜,可扭頭看見賀燼黑漆漆的剪影,心裡的歡喜就落了下去,他是不是還想先找白鬱寧?

賀燼冇有給出反應,他在思考這個村子安不安全,他們在這裡過夜的第一天雖然並冇有發現這個村子,但這並不能說明村子隱蔽,如果黑衣人看見那裡,一定會去找人,說不定還會給那個村子招去災禍。

去,還是不去呢……

雖然心裡很猶豫,可他還是拉著阮小梨悄無聲息的朝山下走去,不管怎麼說,先離開這裡纔是最重要的。

阮小梨十分安靜和配合,就算離著那間屋子遠遠的了,她也冇有主動開口詢問往哪裡去,像是去不去都可以。

賀燼有些不習慣她的安靜,卻到底冇有主動開口,隻短暫又迅速的分析了一下現在的情況,他必須儘快好起來,這樣纔會有反擊的可能,也纔有去找白鬱寧的能力。

他緊了緊抓著阮小梨的手:“我們過去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