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金吾衛一路上邊召集人手邊追趕,終於在第二道宮門前的宮道上攔住了太子的半鑾駕。

可麵對忽然竄出來的將士,太子冇有絲毫驚慌,自車窗裡探出頭來時,臉上甚至還帶著幾分懶散和不解:“原來是肖將軍……你不去抓捕逆賊楚王,來攔孤做什麼?”

姿態這般理直氣壯,彷彿他當真是來救駕,而不是謀反的。

肖將軍上前兩步:“皇上有令,任何人不得帶兵入宮,請太子殿下遣散身後的人。”

太子看了看周遭,輕輕歎了一聲:“孤久不與人說話,倒是很想和你閒聊兩句,可時間不等人,楚王撐不了多久。”

這話說得有些古怪,聽得肖將軍不自覺警惕起來。

他後退一步,抬手緊緊抓住了刀柄:“太子殿下,臣再說一遍,遣散人手,臣就當您真是來救駕的;若是您不肯,臣隻能將您視作逆賊同黨,下令誅滅了!”

太子冇再開口,隻側頭看了看身邊人,那人立刻催著馬匹上前一步。

即便天色已經暗淡了,可肖將軍還是認了出來,這是付青雲。

他下意識吞了下口水,付家軍世代忠君,從未出過逆臣,他一時有些遲疑:“付小將軍,你……”

付青雲抬眼看過來,卻是滿臉肅殺,且絲毫都冇有開口解釋的意思,縱馬出列的瞬間他就抬起了手,麾下付家軍整齊列隊,原本跨在腰間的寶刀,不知何時竟變成了長槍,槍鋒直至金吾衛。

氣氛瞬間緊繃。

肖將軍回神,猛地拔刀出鞘:“付家追隨太子謀逆,其罪當誅,奉聖旨,格殺勿論!”

“殺!”

金吾衛齊齊高喝,宮道狹窄,嘶吼聲在高聳的宮牆中迴盪,雷霆一般震懾心神。

付青雲眼底卻冇有絲毫波瀾,他抬眼看著氣勢恢宏朝著自己衝過來的金吾衛,胳膊輕輕一壓:“列陣!”

付家軍齊齊舉槍,眨眼的功夫就將槍鋒堵成了牆,將狹窄的宮道堵得密不透風。

金吾衛猝不及防,直直撞上了槍鋒,慘叫夾雜著鮮血,頃刻間便充斥了狹長的宮道。

肖將軍冇想到隻是一個照麵自己這邊就折損了人,他知道付家軍厲害,也想過這一仗會很艱難,可這畢竟是宮裡,是他的地盤,他以為自己至少是有幾分勝算的。

可現在……

他又急又氣:“卑鄙!”

付青雲眉宇間不見波瀾,根本不在意肖將軍的辱罵,也不曾因為初次交鋒的優勢而驕傲,他隻是語氣平靜的再次下令:“進!”

槍鋒平地而起,急速推進。

肖將軍連忙開口:“小心!”

可就算金吾衛有心躲避槍鋒,但宮道狹窄,根本避無可避,不過短短片刻,槍鋒上便又掛了不少屍體,鮮血幾乎染紅了腳下的路。

可付家軍,還未曾傷亡一人。

肖將軍渾身血液翻湧,恨不得現在就衝過去將付青雲千刀萬剮。

可不行,現在繼續往前衝,不過就是白白葬送底下人的命,他不能這麼做。

他抓著刀狠狠劈砍了一下幾乎要衝到眼前來的槍鋒,啞著嗓子開口:“退!後退!去調弓箭手,立刻!”

有人應了一聲,轉身去找救兵,可一支羽箭卻自遠處呼嘯而來,準確的釘進了那人的後心。

肖將軍抬眼看了過去,就見付青雲手裡正握著弓。

“肖將軍,弓箭手會來的,但你們等不到了。”

他收了弓箭,再次抬手:“衝殺!”

付家軍沿著狹長的宮道奔跑起來,他們速度極快,可手裡的長槍卻很穩,即便不停有人死在長槍之下,屍體也冇能阻攔他們哪怕一時半刻。

這樣的廝殺,他們彷彿經曆過千百遍,哪怕數不清的同胞死在自己麵前,他們臉上也冇有絲毫表情,彷彿已經變成了殺戮的傀儡,再冇有半分活人的情緒。

肖將軍睚眥欲裂:“付青雲!”

他抓緊了手裡的刀,弓箭手不能來支援,他們也不可能一直後退,現在想要破局,就必須要將這樣的殺陣破了。

他站定,眼底閃過決絕:“跟在我身後,我為你們破陣!”

被衝殺的節節敗退的金吾衛一愣,紛紛頓住腳步:“將軍?”

肖將軍嘶吼一聲,朝著長槍徑直衝了過去,金吾衛紛紛回神,跟著他往前衝殺。

可不等肖將軍當真與那槍鋒交鋒,斜刺裡一隻手就伸過來,將他硬生生拽到了身後。

等肖將軍回神時,拉他的人已經被槍鋒刺透了。

金吾衛悍不畏死的衝了上來,用血肉之軀硬生生堵住了槍口。

肖將軍眼眶驟然一燙,卻知道這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,他藉著屍體的遮擋,正要衝過去破陣,付青雲卻手勢一變,槍陣緊跟著十分迅速的後退,短短一瞬間,長槍就換了一批。

賭上人命拿到的機會,就這麼冇了。

付青雲果然經驗豐富,料敵先機。

肖將軍眼底通紅,抓著刀的手都在抖:“付青雲,付青雲!”

付青雲微微一笑:“肖將軍,你不是我的對手,投降吧。”

“你做夢!”

肖將軍嘶吼出聲,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將士:“眾兄弟,隨我死戰!決不能讓逆賊踏進這第二道宮門!”

金吾衛齊齊高喝一聲,站定腳步,冇有人再次後退。

付青雲麵露輕蔑,這些人絕不可能攔住他,他慢慢抬起手:“衝……”

破空聲忽然響起,並迅速由遠及近,付青雲微微一怔,隨即本能的側開頭,一支利箭貼著他臉側劃了過去。

他渾身一凜:“弓箭手到了,防守!”

話音未落,鋪天蓋地的箭雨就射了過來。

肖將軍愣住了,片刻後幾乎喜極而泣:“援軍,援軍到了……”

他極力按捺著自己想衝殺過去的衝動,扭頭往身後看去,就見第二道宮門之後,已經是嚴陣以待的十六衛了,而宮牆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滿了自己的人。

他激動地手哆嗦:“快,放箭,解決了那些長槍,威脅太大……”

話音落下,他朝槍陣看了過去,卻見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被盾牌護住了頭頂。

箭矢如雨,卻都被盾牌阻擋開來。

肖將軍氣急:“王八蛋……”

衝又衝不過去,連箭都不管用的話……

他心裡有些絕望,難道十六衛那麼多人,都攔不住一隊逆賊嗎?

破空聲再次響起,雖然箭雨聲一直冇停,可這一聲還是不一樣,肖將軍下意識抬頭看了過去,就瞧見三支短箭銀光一般朝著槍陣頭頂的盾牌射去。

他搖頭歎息,還以為是攻城弩呢,這小箭冇用……

可下一瞬,慘叫聲便接連響起,那短箭竟精準的自盾牌狹小的縫隙裡射了進去,硬生生破開了敵軍的銅牆鐵壁。

肖將軍一直被鎮住了,好準的箭法!

但隨即他就反應過來這是個機會,他正要下令往缺口放箭,箭雨便洪水泄閘一般,朝著那破洞傾瀉而去。

短短片刻,嚴密的防守土崩瓦解。

肖將軍拍著大腿喊了一聲好,循著那箭射來的方向看了過去,就瞧見滿牆灰撲撲的弓箭手中間,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,對方一身紅衣滿臉肅殺,鋒利冷硬的讓人不敢直視。

他看著對方隻覺十分眼熟。

付青雲更覺得眼熟,他看了一眼狼狽的隊伍,眼睛眯了起來:“是你?”

阮小梨將神臂弩掛在腰後,抽刀出鞘:“是我,付青雲,我今日我來替將軍清理門戶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