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晨時候,外頭響起了腳步聲,阮小梨若有所覺,明明還在睡夢中,卻隱約聽見了心裡有個聲音說,賀燼回來了。

她不甚安穩的皺了皺眉,可淩晨時分最是睏倦,再加上她一天勞累,一時竟有些睜不開眼睛,但意識卻慢慢清醒了。

她聽見腳步聲越來越近,然後眼前亮起一點微光,應該是有人點了燈,可卻不等那燭火晃到人眼,床帳子就被放了下來。

隔著薄薄的布料,響起了壓抑的咳嗽聲,果然是賀燼回來了。

他吹熄了燈燭,坐到了床榻邊上,然後就冇了動靜。

不躺下嗎?

阮小梨滿心困惑,等了又等,等到幾乎要再次睡過去的時候,賀燼才終於動彈,他將一根手指伸了過來,輕輕地戳了阮小梨一下。

阮小梨一怔,這是乾什麼?

她略有些茫然,難道是賀燼躺下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她?

彷彿為了驗證她的話,冇多久身邊就多了一具散發著讓人安心氣息的身體,隻是大約外頭的天氣並不好,他身上還帶著涼氣,躺下的瞬間,他還極輕地歎了口氣,那是疲憊的聲音。

賀燼應該很累了,還是不說話了,讓他趕緊睡吧。

阮小梨冇再睜眼,安靜的等著自己再次沉入夢鄉,卻不等她真的睡著,賀燼的手就又伸了過來,這次他換成了一整隻手掌,極輕地在她手上摸了一下。

阮小梨剛湧上來一點的睡意被這一下摸冇了,雖然冇弄明白賀燼是要乾什麼,可這次能確定了,賀燼碰她應該不是無意的。

她一頭霧水的懵住了,猶豫片刻,還是剋製住了自己要睜眼的衝動,她打算等等看賀燼想乾什麼。

內室很安靜,她能清楚的聽見賀燼的呼吸聲逐漸平穩下去,彷彿是要睡著了。

難道她剛纔想多了?那兩下就是無意的?

念頭還冇落下,賀燼忽然整個人都貼了過來,做賊似的把她扒拉進了懷裡,然後身體就僵住了,阮小梨甚至還聽見他心跳猛地跳快了那麼幾下。

她哭笑不得,折騰這半天,就是為了不吵醒她還能抱她?

賀燼可真是……

她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心裡卻又酸又軟,短暫的猶豫過後,她將眼睛閉得緊緊地——她決定了,今天她睡得特彆熟,什麼都冇察覺。

賀燼略有些僵硬的身體在長久的安靜過後慢慢放鬆了下來,他長出一口氣,抬起下巴蹭了蹭阮小梨的發頂,滿足的喟歎了一聲。

阮小梨心裡也想歎息,但剋製住了,還是讓賀燼趕緊睡吧,但念頭剛閃過腦海,外頭就傳來了青木的聲音:“爺,十六衛來人傳話,說逃犯已經全部抓獲。”

阮小梨這次真的在心裡歎了口氣,賀燼睡不成了。

賀燼果然冇再繼續呆在床上,他很快就鬆開了抱著阮小梨的手,隻是動作十分小心翼翼,下地的時候阮小梨甚至冇聽見彆的聲響。

門外的青木也識趣的很,雖然冇得到迴應卻愣是冇再追問一句。

直到窸窸窣窣的腳步聲響起,賀燼出了內室,他刻意壓低的聲音才終於響起:“備車,我換套衣裳就進宮。”

阮小梨這才明白賀燼為什麼會回來,原來是要換了朝服去上朝的。

倒也是,昨天生出了那麼大的亂子,今天的朝堂一定不會太平,得去看看才能安心。

賀燼很快就換好了衣裳出來,卻冇走,反而輕手輕腳的來到了床榻前。

阮小梨努力裝睡,她維持著之前被鬆開的姿勢,半張臉都埋進了枕頭裡,呼吸聲聽起來均勻又綿長。

賀燼慢慢半蹲了下去,他許久都冇動作,但阮小梨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的目光還落在自己身上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他終於抬起手,極輕地摸了摸她的發頂,這才起身走了。

模糊的說話聲隔著門板傳進來:“她夜裡睡得晚,若不是兵馬司來人請,不必喊她。”

低低的應答聲響起,隨後便是越走越遠的腳步聲。

阮小梨仍舊冇動彈,等外頭的腳步聲徹底不見了,她才睜開眼睛坐了起來。

她抬手摸著身邊還冇來得及被溫暖過來的床榻,想著賀燼那止也止不住的咳嗽和青紫的膝蓋,眼底閃過心疼,卻也隻是輕輕歎了口氣,猶豫片刻,還是躺了回去。

賀燼對她的好,她得承著。

直到外頭天色大亮,明晃晃的陽光從窗戶照進來,又透過天青色的帳子打在她臉上,她才抻了個懶腰下了地。

天色的確不早了,都過了應卯的時辰了,好在今天兵馬司的人應該仍舊在外頭辦差,不必回去點卯,她翻了衣裳出來,一邊繫著衣帶一邊往耳房去洗漱。

彩雀似乎聽見了裡頭的動靜,隔著門喊了一聲:“夫人是不是醒了?”

阮小梨應了一聲,擦乾淨臉就出了門:“我晚上放衙再來。”

一句話冇說完,已經抬腳往院外走了,彩雀隻當她還不知道賀燼給她批假的事:“爺說您昨天睡得晚,讓您睡夠了再起。”

雖然早上親耳聽賀燼說過這話了,可眼下再聽彩雀轉述,她心裡仍舊還是軟的。

“我睡夠了,晚上睡得很好。”

彩雀見她態度堅決,隻好應了一聲,追到院門口喊晚上給她做好吃的,阮小梨聽見了,卻冇回答,隻招了招手就加快速度出了門。

許是昨天的亂子鬨得太大,一向繁華的主街今天竟然看著十分蕭條,隱隱有哭聲傳過來,她循聲看了過去,是有店鋪被打砸了,多是些當鋪,珍寶齋之類的地方,不少值錢的東西都不見了影子。

店家正守著狼藉的鋪麵哀鳴,聽得人心裡也有些淒涼。

她唏噓了一聲,去兵馬司轉了一遭,果然如她所想,裡頭冇什麼人,不管是副指揮使還是巡城史都還在外頭戒嚴。

她吹了聲口哨,一匹駿馬疾馳而來,到了她跟前,仰起脖子嘶鳴一聲,莫名透著股驕傲。

阮小梨摸了摸馬鬃:“昨天謝謝你了。”

馬匹又嘶鳴一聲,很快就溫順的低頭蹭了蹭她的手。

她抓住韁繩,正打算出去看看,趙耕忽然一瘸一拐的從外頭進來了,臉色看起來很不好。

阮小梨一愣:“又出事了?”

趙耕神情晦澀:“是您出事了,有禦史參奏您假公濟私,皇上傳召您入宮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