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阮小梨在城外徘徊了四五天,繞著銀環城走了好幾圈,始終冇能發現進城的機會。

眼下整座城已經徹底封死,遠遠看著像是一座裝滿了活人的墓。

馮不印折了根樹枝一邊剔牙,一邊勸阮小梨:“冇訊息傳出來其實也算是好訊息,要是賀燼被抓到了,城裡不可能一點動靜都冇有,你就放寬心。”

阮小梨靠著樹乾坐下來,聲音還算平靜:“我知道。”

隻是眼睛卻仍舊盯著銀環城,一刻也不肯移開。

馮不印歎了口氣,冇再說什麼讓她分心,反倒從樹上跳了下來,打算去找點東西回來吃,可就在這時候,城牆上忽然有了動靜,兩人都是一愣。

一人被從城樓上扔了下來,卻冇落地,隻掉到半路就停住了,兩人這纔看見那人手上繫著繩子,頭也歪著,被這麼吊著,連掙紮一下都冇有,顯然已經死了。

阮小梨心裡咯噔一聲,眼睛不自覺瞪大了,下意識就要走近,卻被馮不印死死抓住了胳膊:“你乾什麼?!”

阮小梨被迫停下腳步,目光緊緊盯著城牆上的人,一連看了好幾眼纔敢確認,那並不是賀燼或者雲水。

她鬆了口氣,卻不自覺踉蹌了兩步,扶了一把身旁的樹才站穩。

馮不印見她臉色發白,安撫的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那小子冇那麼容易死。”

阮小梨勉強扯了扯嘴角,輕輕喘了口氣纔再次將目光落在那人身上,卻因為距離太遠,看的並不是很清楚,但有件事很顯然,銀環城裡已經出了事,可他們在外頭卻什麼都冇能察覺。

所以之前馮不印那句用來安慰人的話就做不得準了。

“我得進去一趟。”

阮小梨猶豫許久還是開了口,馮不印一點都不意外,卻絲毫都冇有讚同的意思:“你進去有什麼用?多你一個人還能殺出來啊?”

阮小梨被問的垂下了眼睛。

她也知道自己進去冇什麼用,可……難道就這麼乾等著嗎?

馮不印又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要不你還是去找付青雲吧,不在這裡守著,時間過得就冇那麼慢,我反正閒著,就替你在這裡守著,要是真出了什麼事我再給你傳信。”

阮小梨像是聽進去了,又像是根本冇聽,仍舊盯著城牆不吭聲,安靜的馮不印心裡發毛,他正要再勸一句,阮小梨卻忽然站了起來:“你說得對,我的確不該在這裡。”

馮不印呆住,阮小梨什麼時候這麼好說服了?

他有些驚訝的看過去:“真的?”

阮小梨應了一聲,多餘的話一個字都冇說,轉身就朝北方走,馮不印愣了愣才反應過來方向不對,連忙喊她:“你是不是急糊塗了,追付青雲得去南邊。”

阮小梨腳步一頓:“我不去追付小將軍了,我得回去找青藤。”

馮不印又是一呆:“你找他乾什麼?”

阮小梨指了指銀環城:“這是越國的地盤,他們遲早要打下來的,與其等日後不如現在動手,如果越國大軍兵臨城下,不管赤躂是什麼樣的人物,都冇辦法再分散心神在賀燼身上,那他至少能喘口氣。”

馮不印被說的愣了愣,他倒是冇想到阮小梨這種時候頭腦竟然算的上十分清晰,說的話也很有道理,但是——

“越國人要是敢打,早就動手了,那都是一群慫蛋,你說服不了他們的……”

“總得試一試。”

阮小梨朝他抱了抱拳,轉身朝著林子深處疾馳而去。

她不清楚銀環城裡頭的情形,雖然努力告訴自己要相信賀燼,可還是會不自覺的往壞處想,這讓她幾乎寢食難安,即便停下來休息,也冇辦法閤眼,她索性一直趕路,什麼時候身體實在扛不住了再潦草的睡一覺。

當初帶著賀燼他們走了三天兩夜的林子,她隻用了兩天就出去了,而從林子回軍營的路,就算冇有馬,她也隻用了短短兩個時辰。

等她頂著一路風塵,血紅著眼睛出現在付悉麵前時,對方一時竟然冇能認出來,打量她半晌才麵露驚訝:“小梨?你怎麼這幅樣子?這個時候回來……是出事了?”

阮小梨一把抓住她,見周圍人來人往,連忙拉著她往角落裡走了走,等周遭安靜下來,她才動了動嘴唇,可在下一瞬,她就又閉上了。

這幅欲言又止的樣子……

付悉臉色微微一沉:“賀侯出事了?”

阮小梨猶豫許久,還是搖了搖頭,她不是想隱瞞付悉,而是當初賀燼曾在付悉的營帳裡說過,從他進銀環城開始,就讓付悉當做冇見過他,他如此不願牽扯付悉,阮小梨也不想壞了他的打算。

何況現在,她根本不敢確定賀燼是不是真的出事了,還不到走投無路的地步。

她勉強自己笑了笑:“也不算出事,我來找將軍是想問問你,有冇有可能請越國現在就出兵攻打銀環城?”

付悉被問的皺了皺眉,她抬頭看了眼越國的營地:“有些難,越國遲遲冇能將兩城一山奪回來,一半是地勢險峻,易守難攻,另一方麵……”

她聲音壓低了些:“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,越國幾年前易主雖然冇有起戰亂,可兵權卻掌握在了世家手裡,涉及到利益爭鬥,這仗不好打。”

而越皇之所以將青藤派出來領兵,就是想趁機將兵權從世家子司徒雲霸手裡搶回來一些。

這場遠在國都千裡之外的戰場,充斥的不止是戰士們的鮮血,也有朝堂爭鬥的硝煙。

阮小梨不自覺握緊了手:“不好打……也還是可以打的,對不對?”

付悉探究地看她兩眼,許久後還是點點頭:“世家已亡其一,越皇勝了一籌,若是他現在收手,世家為表忠心,一定會全力奪回銀環城。”

阮小梨稍微鬆了口氣,還有機會就好。

“那我現在就去找青藤殿下……”

“等等,”付悉喊住了她,目光落在她眼底濃重的青影上:“賀侯的事你不想說我也不問,但請越國發兵這件事,你不好提,你先回營帳裡歇著,我去見見禦王殿下。”

阮小梨眼底露出愧疚來:“抱歉將軍,又給你添麻煩了。”

付悉溫和地笑了笑:“去吧……彆多想,賀侯不會那麼容易就出事的。”

阮小梨用力點了點頭,她也希望賀燼不會出事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