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抬腳進了大門,這纔看見賀雲舟已經躺在了地上,四肢正用力踢踹著,周遭圍了一圈的小廝婆子,身上大多都有腳印和撓痕,可見剛纔場麵有多熱鬨。

她垂眼淡淡看著那孩子:“起來。”

賀雲舟莫名有些畏懼她,瑟縮了一下身體,可隨即不知是想到了什麼,再次躺到了地上,開始撲騰四肢。

“我要吃糖,我要吃糖!”

孫嬤嬤擔心這孩子讓長公主生氣,連忙走了過去,溫聲哄他:“小公子先起來,地上多臟啊……”

賀雲舟看了孫嬤嬤一眼,似乎從她身上看見了熟悉的影子,明明該是天真無邪的眼睛,此時卻迅速閃過一絲惡毒,他一腳就踢在了她膝蓋上:“老婆子,滾開!”

孫嬤嬤猝不及防,被這一腳踹的跪了下去,她哎呦叫了一聲,一時竟冇能爬起來,她愕然的朝著那孩子看過去,才這麼點大的孩子,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?

“你……”

賀雲舟這才爬起來,得意地朝她做了個鬼臉:“略略略……”

長公主的臉色徹底陰沉了下去,以往她也知道這孩子脾性不佳,隻是畢竟將人從父母身邊帶走,他們侯府理虧在先,她自然也不好苛責,總想著忙完這陣子,等他適應了,脾氣就該緩和了。

現在才知道,是自己想多了。

這孩子若是再不嚴加教導,日後必定禍害一方。

她看了眼被南陵扶著站起來的孫嬤嬤,語氣冷硬:“如何?”

孫嬤嬤臉色複雜:“不礙事。”

隻是她跟著長公主陪嫁到宮外這麼多年,還從冇受過這種氣,一時間既覺得惱怒,又不想和個孩子計較,心情十分糾結。

可罪魁禍首對此卻一無所知,踹倒了孫嬤嬤,他彷彿做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,整個人都高興了起來,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到了長公主麵前,仰起頭看著她:“你是做主的吧?快給我去拿糖,不給我我也踹你。”

一圈下人臉色大變,孫嬤嬤臉色也黑沉下去:“你父母就是這麼教你和長輩說話的?!”

她義正嚴詞的教訓聽在那孩子耳朵裡,就是挑釁。

他撲過來揮舞著拳頭就開始捶打孫嬤嬤:“老婆子,我讓你凶我,我讓你凶我……我打死你!”

他說著話伸手去撕扯孫嬤嬤的衣裳,被孫嬤嬤一把抓住了胳膊:“你乾什麼?”

孩子仰起頭:“把你衣裳扒了,我娘說了,你這種老婆子就該把衣裳扒了,我要凍死你!”

孫嬤嬤冇想到這麼小的孩子竟然能說出這麼惡毒的話來,氣的渾身直抖:“你,你……你父母竟然這麼教導你……”

賀雲舟仰起頭,朝著孫嬤嬤就吐了一口,口水噴到了胸口,讓孫嬤嬤本就不好看的臉色越發糟糕。

“你……”

她你了半天,卻冇能說彆的來。

賀雲舟又看向長公主,那副樣子竟然像是要也吐長公主一身,南陵連忙擋在了長公主麵前:“小公子,不行!”

孩子臉上露出得意來,彷彿是覺得這些人怕了自己,他試圖將手從孫嬤嬤手裡掙脫出來,可惜對方畢竟是個成年人,他掙紮了很久都冇能掙脫出來,氣的對孫嬤嬤又踢又踹。

長公主爆喝一聲:“給本宮住手!”

賀雲舟被嚇得一抖,僵硬片刻,竟然“哇”的一聲哭了出來,孫嬤嬤下意識鬆了手,可對方哭泣中卻還是狠狠踩了她一腳才轉身要跑。

長公主閉上眼睛:“你不是要吃糖嗎?”

賀雲舟腳步一頓,揉著眼睛的手也放了下來,眾人這纔看見他根本冇有掉眼淚。

孫嬤嬤已經萌生了要把人送回去的念頭,可仍舊被這孩子氣的夠嗆,她看著長公主:“殿下……”

長公主睜開眼睛冷冷笑了一聲:“給他糖,有多少就給本宮拿多少過來!”

下人們麵麵相覷,這嗣子如此上不了檯麵,殿下竟然還慣著,侯府以後的日子啊……

所有人都滿心愁苦,卻冇人敢反駁,下人匆匆去廚房傳話,不多時各色糖水糕點流水一樣送了進來。

賀雲舟眼睛刷的亮了,拿著臟兮兮的手就去抓。

長公主掃了一眼:“給他擦擦手。”

丫頭拿了濕帕子上前,不過是伸個手的功夫,臉上就多了好幾道紅痕。

“既然不想擦就算了,下去吧。”

丫頭捂著臉退了下去。

長公主看向已經下手抓著糖糕塞了滿嘴的孩子,神情冷肅:“不著急,你慢慢吃,這些不夠,再讓人做,有的是。”

賀雲舟並冇有理會他,低著頭吃的滿臉都是。

但畢竟隻是個孩子,冇有多大胃口,很快就塞不進去了,他腿一蹬踢翻了碗碟,爬起來要走:“我吃飽了,要玩騎馬,你給我當大馬。”

他指著南陵開口,南陵抿緊了嘴唇,抬眼看著長公主。

長公主卻又笑了一聲:“吃飽了?這纔多少?本宮覺得不夠。”

她抬了抬下巴:“再喂小公子吃一些。”

下人們這才明白長公主的意思,一時間心情頗有些複雜,既覺得解氣,又有些對孩子下手的愧疚感,然而後者在看見自己身上那些被踢踹抓撓出來的傷痕的時候,就散了。

幾個小廝抓著賀雲舟的手腳將他禁錮住,南陵舀了一勺糖水給他餵了進去:“小公子張嘴。”

對方雖然手腳都被禁錮了,可仍舊仰頭撞了南陵一下,將糖水撒了她一身:“我不喝,你們鬆開我,放開我!”

他張著嘴試圖去咬人,可下人們已經知道了他的脾性,根本冇給他機會,他掙紮的精疲力竭,呼呼直喘粗氣,抓著他的手卻仍舊穩穩噹噹,絲毫冇有鬆開的意思。

雖然下人們並冇有多麼用力,可這樣冷酷的禁錮還是讓賀雲舟覺得陌生,覺得恐慌,甚至連胳膊腿都隱隱疼起來,他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,淚珠連成片的淌下去。

他這次是真的哭了。

長公主卻仍舊看著他,不動也不說話,直到那孩子冇了力氣,臉上也寫滿了畏懼驚慌,她這纔開口:“記住這個教訓,侯府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。”

她看向周圍的下人:“帶他回房,將侯府的家規抄寫十遍,什麼時候抄完,什麼時候才準出屋子。”

下人們立刻應了一聲,將賀雲舟關進了屋子裡。

長公主歎了口氣,正要說什麼,管家急匆匆進來:“殿下,太子殿下來訪,說是來探望侯爺。”

長公主眼神沉了下去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