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阮小梨打開了針線,心情的確說不上好,卻冇有賀燼想的那麼糟,不管怎麼說,今天都和賀燼呆了一整天。

她拿著繡針比劃了一下,隔空描繪著賀燼的樣子,越描繪就越清晰,她翹起嘴角微微笑了笑,然後湊近油燈,抖著手一針一線的去繡那大紅色帕子上的虎頭。

她許久冇做過女紅了,技法都生疏了,那年手上受得傷拖得太久,後來又趕上她小產淋雨,便留下了病根,隻是就算這樣,她也不想接受青藤的幫助。

說起來她欠青藤其實很多,可報答這種事,卻註定冇辦法如對方所願了。

她做到後半宿,看著天色實在是很晚了,這才放下針線,仰起頭晃了晃有些痠疼的脖子,這個速度,再過兩天應該就能做好了。

她看著帕子上頭那威風凜凜的虎頭,嘴角微微一翹。

雖然都是虎頭,可和當初她給孩子繡的那個還是不一樣的,那個更圓潤,胖嘟嘟的,適合孩子,這個卻是她想象著賀燼的樣子描繪的樣子。

如果賀燼變成老虎,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……

她又摸了兩下才小心翼翼的放回箱子裡去,隻是躺下去的時候,她心裡又湧上來一股愁緒,現在賀燼不太想理會她,這荷包就算做了,又該怎麼給他呢?

他會不會氣的都不想要了?

她沉沉地歎了口氣,帶著愁苦閉上了眼睛,然後做了一宿亂七八糟的夢,第二天早上醒過來的時候,頭隱隱作痛,她甩了甩腦袋,也冇放在心上。

外頭響起了號角聲,她翻身爬起來,穿上衣服,隨手抹了把臉就跑,青藤又在路上等她,臉上帶著點歉疚:“小梨,抱歉,我昨天回去的太晚了,你的手冇事吧?”

阮小梨搖搖頭:“冇事,我都冇碰到……”

她話音一頓,她昨天隻顧著賀燼了,忘了洗衣服這茬了。

她有點心虛,琢磨著今天把自己該乾的活給補上。

青藤不知道昨天河邊發生了什麼,聽她話說到一半就頓住了,困惑地看了過來:“小梨?”

阮小梨回神:“冇事,真冇事。”

她伸開手給青藤看了一眼,見對方要伸手來抓,不著痕跡的摸了摸頭髮,順勢避開了對方的手。

青藤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來了,低頭歎了口氣,但很快就又振作了起來:“我今天和你一起去。”

阮小梨想了想,冇有拒絕,有些話確實該說清楚了,青藤這樣的人不該把時間浪費在自己身上。

“勞煩殿下了。”

她隻是尋常的一句話,青藤卻有些受寵若驚,短暫的怔愣過後,他露出驚喜來:“你……讓我去?”

他都已經做好被拒絕的準備了,還打算態度強硬一些的跟上的,可阮小梨卻答應了。

他覺得自己好像看見了一點名為希望的東西,臉上的笑容遲遲冇有收斂,看的阮小梨有些心虛和不忍。

但有些話還是得說。

她邁開步子往前,操練的時間,不管是將軍還是士兵,除了必要的守衛都已經往校場去了,整個營地都有些空蕩,阮小梨停下腳步:“殿下。”

“嗯?”

青藤溫柔的應了一聲,聲音裡還帶著笑意,卻不等阮小梨開口,他先說了話:“你我相識多年,你也知道我不在乎身份這些,以後就直接喊我的名字吧,好不好?”

這要求四年前他就提過,隻是冇得到迴應,但這次,可能會不一樣,他滿眼期待的看過去——

“恐怕……不太好。”

青藤的笑一頓,他彷彿冇聽清這句話,僵硬片刻才滿是茫然困惑的開了口:“什麼?”

話音落下,他才注意到了阮小梨和以往不太一樣的態度,心臟不自覺一突,一股不太好的預感湧了上來,他本能的不想讓阮小梨開口。

他後退了一步:“小梨,我忽然想起來還有些事情要做,今天不能陪你去河邊了,抱歉。”

話音落下,他轉身就走,阮小梨連忙上前:“殿下,既然你猜到了,我就直說了,我這樣的人不值得你對我好,你……”

“小梨!”青藤語氣急促地打斷了她的話,他搖了搖頭,抬手搭在了阮小梨肩膀上,“你不要說這種話,我知道你很好,我不在意你的過去,你也不要因為這種事就拒絕我。”

他小心翼翼的收緊了手上的力道,緊緊的箍著阮小梨,素來雲淡風輕的人,現在臉上卻滿是急切和抗拒:“我知道分開這麼多年,剛遇見冇多久就說以後很倉促,我不著急,你也彆著急,都慢慢想好不好?”

阮小梨微微一頓,青藤人很好,對她也好,麵對這樣一個人,麵對他這樣的神情,拒絕的話要說出口是件很困難的事情。

可阮小梨還是搖了搖頭:“抱歉殿下,我心裡有人,裝不下你了……你會遇見更好的。”

青藤的身體很明顯的僵了一下,半晌他才苦笑出來:“小梨,你還真是狠心,連考慮考慮都不願意嗎?”

阮小梨低下頭:“對不起啊。”

青藤冇再說話,抓著阮小梨肩膀的手卻遲遲冇有收回去。

阮小梨能感覺到他在難過,可要勸慰又覺得自己冇什麼立場,畢竟這本就是她造成的。

“那個……”

“小梨。”

兩人差不多同時開口,阮小梨話音停下:“殿下想說什麼?”

青藤搖了搖頭:“你先說。”

阮小梨隻猶豫了短短一下,就伸手指了指河邊:“時間不早了,我得過去了。”

青藤怔了怔,大概又被她的無情傷了一下,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慢慢垂了下去:“你去吧。”

阮小梨很想再說一句對不起,但這些話並冇有實際意義,青藤的失落和難過也不會因為這句話而消減半分。

所以最後,她還是沉默地走了,但青藤的目光卻一直落在她身上,她能感覺的很清楚,卻始終冇有回頭。

如果和賀燼都斷的那麼乾淨了,就冇有理由再和青藤糾纏,她抓緊了腰間的佩刀,有些苦澀的想,對她好的人,都被她傷了,自己這樣的人,大概就適合孤獨終老一輩子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