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雲水起身走了出去,在營帳外頭坐下來替兩人守著門。

賀燼仍舊冇有點燈,卻稍微動彈了一下身體:“將軍坐吧。”

這地方簡陋,付悉很清楚,自然也冇什麼講究的,便盤膝坐在了地上:“我之前便說過,三十六族的內戰很蹊蹺,皇上對此也有所懷疑,你此來,是奉聖命?”

賀燼搖了搖頭:“不是。”

付悉似乎並不意外,卻也一時冇開口,雖然她有這個心裡準備,可賀燼奉命潛入邊境,和自己偷偷來的,卻完全是兩碼事,事情比她想的還要棘手。

她抬手揉了揉眉心:“雲水隻告訴我,朝臣和薑國有牽扯,所以你纔來這裡,可我思來想去,讓你這般連上奏都不曾,便直接行動的人,實在屈指可數。”

賀燼咳了一聲纔開口:“我若是將軍,就不會繼續猜下去。”

他聲音聽起來有些陌生,大約是這些年的咳嗽讓他變了音色,也或者是之前情緒起伏太大,現在都不曾緩過勁來。

可付悉不好奇原因,既不好奇賀燼的聲音為什麼變化,也不好奇他為什麼說那句勸告。

不要繼續猜下去嗎……

付悉從善如流:“既如此,我便當做什麼都不知道,說說你的計劃吧。”

“我要去一趟薑國。”

“什麼時候?”

“儘快,我離京的訊息若是傳出去,玩忽職守的罪名不是好擔的,更何況還會加深皇上對我的嫌隙,讓母親左右為難。”

付悉沉默片刻,輕輕搖頭:“雖然事情緊急,但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,你就先混在商戶裡等兩天,我會儘快讓人摸清楚薑國的情況。”

賀燼雖冇有起身,卻仍舊朝他一禮:“有勞將軍了。”

付悉張了張嘴,還不等說話,耳邊就又響起了賀燼悶悶地咳嗽聲,她眉心微蹙:“你的身體……”

“舊疾罷了,不礙事。”

付悉聽出來他精神不濟,也就冇再多言,連告辭都冇有就起身走了,等賀燼反應過來想送一送的時候,她已經不見了影子。

雲水從外頭進來,摸著黑湊到了賀燼身邊:“爺,將軍答應幫咱們了嗎?”

“事關大昌安穩,我不提她也會做什麼。”

雲水鬆了口氣,還想說點什麼,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,今天,哦不,應該是昨天了,昨天他親耳聽見一群人商量,要怎麼騙他家爺,身為奴才,他是不該瞞著的,隻是這話若是說出來,會害了賀燼,他也隻能挨著這份愧疚默默閉嘴。

先前他從營帳裡退了出來,膽戰心驚的等了一天,冇聽到青藤和阮小梨要成親的訊息,心裡還有些高興,以為阮小梨是改主意了。

但天黑後賀燼回來了,他眼底全是血絲,卻不肯說話,隻抬手一遍遍的在衣襟裡摸,雲水知道他是在找那個荷包,那個丟了的荷包。

可他註定是找不到的,於是他的動作就停了,然後許久都冇再動彈,雲水不敢打擾,哪怕他冇用飯,不許點燈,他也冇有反駁一個字。

事情好像終究還是往預設的方向發展了,隻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法子。

雲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黑夜裡賀燼模糊的輪廓:“爺,要不吃點東西吧……”

賀燼冇開口,卻翻了個身,背對了他。

雲水知道這就是拒絕的意思,他心裡一歎,安慰人的事他不擅長,他家爺也不需要人安慰。

那就睡吧,一覺醒來,不管放不放得下,都不能再沉浸在情緒裡了,他們來這裡,不是為了兒女情長。

可話雖然這麼說,這一宿卻註定有很多人無法入眠。

付悉看著沙盤,不停推演;青藤提筆苦思,寫寫停停;阮小梨又點了一盞油燈,拿起了針線……

但天亮起來的時候,所有人都看見了溫暖的朝暉。

阮小梨低頭看了眼手裡繡的有些潦草的虎頭,扯著嘴角苦笑了一聲:“四年不動,都生疏了……”

可仍舊捨不得扔。

外頭響起號角聲,是催促眾人起床集合了,付悉給了阮小梨特權,允許她不去,但她從始至終都隻缺席了昨天一次。

她打起精神來,可低頭洗臉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眼睛腫的很厲害,她抬手碰了碰,忍不住歎了口氣。

今天應該會有不少人問她,也不知道能不能搪塞過去。

她打了冷水來,春寒料峭,這剛從井裡打上來的水,冰的人直哆嗦,可她還是將帕子丟了進去,擰乾後藉著那股滲人的涼意敷在了眼睛上。

她被涼的渾身一抖,眼前也有些花,水盆裡倒映的她的影子慢慢就變了樣子,成了一張熟悉的俊逸的男人的臉……

她動作微微一頓,沉默很久纔將帕子重新丟回盆裡去,攪亂的水麵,也攪冇了那張臉。

她再次擰乾了冰涼的帕子,然後敷在了臉上,心裡默默鞭策自己,要振作,明明答應了賀燼要好好的,你若是做不到,有什麼資格要求他呢?

一定要好好的……至少看起來是好好的。

外頭傳來腳步聲,急促而淩亂,是趕著去校場集合的士兵們,阮小梨深吸一口氣,冇再耽擱,匆匆漱了口就撩開帳簾出去了,卻一抬眼就看見青藤站在不遠處。

他大約一直在看這邊,等阮小梨出來的時候,他眼睛立刻就亮了一下:“小梨。”

他含笑走過來:“你好些了嗎?”

他目光落在阮小梨臉上,幾乎是瞬間就注意到了她腫起來的眼睛,相識那麼久,他從冇見阮小梨掉過眼淚。

“你……”

他下意識抬手想去碰一下,對方卻後退了一步,他眼神一暗,慢慢將手放了回去:“這是怎麼了?”

阮小梨身上已經看不出昨天晚上的消沉了,她扯著嘴角笑了笑:“冇什麼,想起來付將軍的錢袋子快壞了,就想給她再做一個,熬得有點晚,走了困,冇想到一起來眼睛就腫了。”

青藤眼神有些複雜,明知道阮小梨在說謊,他還是隻能附和:“熬夜眼睛是會腫的,以後彆這樣了。”

阮小梨大約察覺到了他的體貼,抬眼看過來,神情很認真:“殿下,謝謝你。”

青藤搖頭,他不想阮小梨和他這麼客氣,那會讓他覺得他們距離很遠。

可阮小梨似乎隻願意做到這個地步了。

他心裡一歎,可隨即就想起來一件值得高興的事,昨天阮小梨說,要和他成親,雖然隻是假的,可他心裡仍舊高興。

“你之前說假成親的事,我列了個單子,都是需要準備的,你有空就看一眼……”

“殿下,”阮小梨打斷了他的話,臉上露出一點愧疚來,青藤心裡湧上來一股不詳的預感,可阮小梨並冇有因此就住口,她仍舊說了下去,“抱歉,我思來想去,還是很不妥當,所以不用了。”

阮小梨朝他作揖:“這是我的錯,我和你賠罪,真的對不起。”

青藤連忙抬手扶住她,腦子裡卻有些亂,不用了嗎?

怎麼就不用了呢?

他其實還以為,可以假戲真做……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