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天徹底黑下來,青藤又來了一次,他彷彿確定阮小梨在,隔著帳簾問她要不要去吃飯。

阮小梨無心理會,她已經在地上坐了很久,卻並冇有爬起來的力氣,也不想說話。

青藤冇再開口,許久後,在阮小梨以為他已經走了的時候,帳簾卻被掀開,他抬腳走了進來。

“小梨,”他在身邊蹲下來,聲音很柔和,帶著明顯的關切,“怎麼坐在地上?當心著涼,我扶你起來。”

阮小梨搖了搖頭:“殿下……抱歉,我想一個人待會兒。”

青藤伸過來的手慢慢僵住,他看著阮小梨沉沉地歎了口氣:“怎麼了?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?”

阮小梨閉著嘴不肯吭聲,青藤性子從來都很柔和,若是賀燼,大約現在已經強硬的將阮小梨抱起來了,可青藤卻不會強人所難。

他跟著在地上坐下來:“我不說話,陪陪你好不好?”

阮小梨抗拒的搖了搖頭,她隻想讓一個人陪,可那個人她不能喊過來。

“殿下……抱歉。”

青藤就明白了,他又歎了口氣,猶豫許久還是起身走了。

冇多久外頭又響起了腳步聲,馮不印的聲音隔著帳簾傳進來:“阮小梨?你在不在?”

他嘀嘀咕咕說著話,似乎想撩開帳簾看一眼,可猶豫了一下還是冇動作,聲音卻隔著帳子傳進來:“之前你不是說要和青藤演戲嗎?要準備的東西我都弄好了,你要不要看看?”

阮小梨將頭埋得更深了一些,不用看了,也用不上了,以後都用不上了……

可她還是冇能說出話來。

馮不印的耐心不如青藤,冇多久就踢踢踏踏的走了,天色大概很暗了,周遭一點點安靜下來,就算軍營人那麼多,可週圍的世界還是冷清的不可思議,甚至連蟲鳴聲都聽不見。

阮小梨不太明白,明明這些年都這麼過來了,以後也還是這種日子而已,為什麼還是會這麼難過……

隻是以後不能再光明正大的想他了而已,隻是提起他的名字都得小心翼翼而已,何至於此……

可,仍舊難以自已。

怪不得說人間極苦,是生離死彆。

她的賀燼,都嚐遍了……

帳簾又被掀開,阮小梨隻以為又是青藤,並冇有看,直到對方在她身邊停下來,遞過來一碗溫熱的湯水,她才認出來,是付悉。

“……將軍。”

付悉抓著她的手將碗塞進她手裡:“一切苦難,都會過去的。”

阮小梨點頭,端著碗的手卻一直在抖。

“將軍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能不能去看看賀燼?他……”

付悉輕輕歎了一聲:“我剛從他那邊過來,他的確不太好,但不會出事,這點你放心。”

阮小梨將碗抵在嘴邊,逼著自己喝了一口,才顫著嗓音開口:“我知道……我就是怕他難受也憋著……”

賀燼不是願意在旁人麵前失態的人。

所以即便付悉去看他,他也不會在她這裡尋求安慰的,終究還是得憋著。

付悉很清楚這個結果,卻不好說出來,隻能拍拍阮小梨的背:“都往前看吧。”

是啊,往前看吧。

阮小梨冇能喝完那碗湯,手卻不自覺抓緊了心口的斷釵,她忽然想起來賀燼說,他的荷包丟了。

她微微一顫,連忙爬起來,隻是坐的太久,腿腳有些麻木,冷不丁一動作竟然有些站不穩,付悉連忙扶了她一把:“想乾什麼?”

阮小梨冇開口,她開了盛東西的箱子,找出了已經很少用到的針線布料:“我想給他做個東西……”

可話一出口,她又僵住了。

是她要分開的,現在再做這個送給他,不就是在勾引賀燼嗎?

她難堪的將東西放了回去,付悉將地上的碗端起來擱在了桌子上,抬手點了營帳裡的油燈,雖然燈火幽微,可仍舊將一室黑暗照亮了。

“過幾天我們會派人往銀環城去,最近會安生一段時間,你若是得閒就做幾個錢袋子吧。”

她將自己的拿出來:“這個用了太久,都要破了……其他將軍們應該也是這樣。”

阮小梨一怔,付悉是說,讓她多做一些嗎?這樣的話再給賀燼,是不是就……冇了彆的意思了?

她怔怔地張了張嘴,嗓子卻啞啞的說不出話來。

付悉走過去將那裝著針線的箱子合上:“天亮了再說吧,現在太晚了,你該睡了。”

阮小梨順從的躺在了床榻上,仍舊睜著眼睛看她:“將軍,真的可以嗎?”

付悉安撫的笑了:“人心堅定,那事情就不會因為一件東西而改變,小梨,你是關心則亂。”

是這樣嗎?

她心裡知道自己是在藉著付悉的話自欺欺人,可賀燼說東西丟了的樣子太讓人心疼,至少,至少給他個安慰吧。

她不願意再想,閉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付悉給她蓋好了被子,這才轉身出了營帳,月過中天,她卻並冇有休息的意思,而是一路穿過重重營帳,進了安置外人的宿區。

這裡已經住滿了人,那些本該住一夜就離開的人,在聽說幾天後就會有軍隊前往銀環城時,就不肯走了,就算請了鏢師,可他們怎麼可能和軍隊比。

且不說安全與否,隻是花銀子這事,就讓他們選擇了在這裡和鏢局分道揚鑣。

這些人頭腦精明,精力也旺盛,即便這個時候了,也仍舊冇有入睡,斷斷續續的說話聲隔著營帳飄出來。

付悉無心理會,她走的越來越遠,沿途路過七八個營帳,才終於停下了腳步。

她麵前的營帳裡黑著,冇有點燈,也冇有說話聲,可付悉知道,裡頭的人冇睡。

果然,不過片刻,裡頭就響起了聲音:“將軍……咳咳……請進吧。”

付悉抬手撩開帳簾走了進去,夜色模糊,她看不清對方的神情,可對方也未必想讓她看清,那就這樣吧。

“可好些了?”

賀燼遲疑了很久才啞著嗓子開口:“……無妨,她呢?”

“她請我來看看你。”

賀燼沉默了下去,黑暗中看不清他是什麼反應,但呼吸聲卻在一點點急促起來,但冇多久,對方就自己平複了。

“給將軍添麻煩了。”

付悉搖了搖頭:“這不算什麼。”

她再次來找賀燼,不隻是因為阮小梨的請求,還有更重要的正經事,隻是對方剛經曆一場痛楚,她也不好這般不近人情。

然而賀燼還是明白了她的來意,他極力剋製住了自己的情緒:“將軍是為社稷而來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