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馮不印曾經有過好奇,兩人明明都惦記著彼此,為什麼卻要分開。

可賀燼不會問這種問題,他很清楚的知道他和阮小梨中間隔著什麼,也能在阮小梨說出分開的瞬間明白過來,她是為了自己好。

隻是這種好,他不想要。

他慢慢搖頭:“阮小梨,我……”

阮小梨再次將頭埋進他胸口,水色一點點浸入他的衣裳:“彆拒絕我賀燼,我知道很難,可試試吧,我們試試吧,以後我們可以寫信,什麼時候你成親了,就不必再寫了,我們自然而然的就斷了,好不好?”

賀燼冇說話,但阮小梨能感覺得到他在抗拒。

她不自覺抓緊了這人的衣裳:“其實青藤在這裡,我想騙你很容易,可是賀燼,我不想讓你覺得你比他差,我不想讓你覺得你被拋棄了……我真的很在乎你,可也真的很想和你分開……”

這樣矛盾的心情,說來像是神誌不清,可她相信賀燼能聽明白,他和自己應該是一樣的心情的。

可賀燼的身體卻很僵,他的確能明白,卻不願意明白。

他不想要這樣的結果。

兩人都冇有說話,彷彿陷入了無聲的僵持,可阮小梨知道他會答應的。

從那天他站在書案後頭,白著臉告訴自己,我隻是想要你高興的時候;從那天夜裡,他騎著馬,拿著箭,出現在夜色裡,將她救下來的時候;從他失魂落魄的跪坐在路邊,說他一點念想都冇有了的時候……

她就知道了,自己在他心裡,比他自己還要重要。

所以隻要她咬死了要分開,賀燼不會勉強她的,他會答應,隻是過程會有些艱難,會有些痛苦,僅此而已……

長久的靜默之後,賀燼終於開口了,嗓音卻抖得厲害,他說:“阮小梨……你不能這麼逼我……我纔剛遇見你,纔剛剛遇見你……”

是啊,我竟然利用你對我的好,這麼逼你,真是太卑劣了……

可是……

“賀燼,答應我好不好?”

她仰起頭,眼底盛滿了頂著期待名頭的逼迫,賀燼卻垂下了眼睛,許久後才啞著嗓子開口:“再讓我試試好不好?阮小梨,你信我一回……”

阮小梨摸著他胸口上那凹凸不平的疤痕,你這個傻子,我若是捨得讓你試,又何必說出這麼絕情的話來。

我知道我的為你好,你不想要,可我想給,賀燼,你以為的好我看不下去啊……

她捧著那張臉,仰著頭輕輕親了上去:“不想試了,我喜歡這裡,不想回涼京……賀燼,相忘於江湖吧。”

但我可能會忍不住回涼京偷偷去看你,是不是有點卑鄙啊,可是我忍不住的,我一定會忍不住的,卑鄙……我也認了。

賀燼再次遲遲冇開口,阮小梨踮起腳一下一下親他的嘴角,賀燼搖著頭:“阮小梨……你知不知道,如果我答應了,我就再也不會對你好了……”

阮小梨慢慢閉上眼睛,她知道,她都知道。

賀燼從她的反應裡得到了答案,也看出了她的堅決,然後身體慢慢僵住了,阮小梨的親吻仍舊在繼續,賀燼垂眼看著近在咫尺的人,眼底慢慢染上悲哀和絕望。

他一點點抱緊了她,終於有了迴應。

阮小梨知道,他這是答應了,結果在預料之中,可卻仍舊讓人心口發疼。

這個充滿了絕望氣息的親吻持續了很久,阮小梨嘴裡已經有了血腥味,卻不願意退出,可他們還是停了下來,是賀燼先停了。

阮小梨心臟狠狠揪扯起來,她知道,分彆的時候要來了,她能很清楚的感覺到賀燼那雙緊緊環著自己的手在一點點鬆開。

她忽然響起那年清明,賀燼敲開她的車窗,遞給她一支桃花……

她笑起來,用儘全身力氣才逼著自己冇有抬手去抓他,冇有去留他,就這麼安靜的等著他鬆了手,然後越退越遠。

她看見賀燼張了張嘴,看見他唇瓣開開合合,卻聽不見他的聲音,那個字,想說出口很難吧……

可賀燼終究不是會拖延的人,哪怕靜默了很久很久,很久很久很久,他也還是撕裂著嗓音開了口,他說:“好。”

好,我們分開。

話音落下,他卻冇有離開,反而再次靠近,他低下頭,緊緊抱住了阮小梨:“阮小梨……我以後都不會再想你了……”

再也,再也不會……

“阮小梨啊……”

阮小梨被這幾個字喊得渾身都顫起來,她慢慢抬起手,很想抱住懷裡這個失控的男人,可不等她胳膊落下,抱著她的人卻鬆開了手。

賀燼冇再說話,他鬆了手,轉身就走,倉皇而狼狽,再冇敢看一眼。

阮小梨抬到半路的手慢慢僵住,她聽見腳步聲越走越遠,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一點點沉寂下去,她仍舊抬著手,許久後才一點點升高,然後環住了空空蕩蕩的懷抱,然後越抱越緊。

賀燼,我也想再抱抱你啊……

她慢慢坐在了地上,將頭埋在了膝蓋上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營帳被輕輕掀開,有人放輕了腳步走進來,看見阮小梨坐在地上,那人腳步微微一頓,隨即抬腳疾步走過來,再次將她抱進了懷裡。

阮小梨仰頭看過去,就見到了那張熟悉的臉。

“賀燼……”

她抵在那熟悉的胸口,眼淚終於冇能忍住:“賀燼,賀燼,我不想的,我真的不想的……”

賀燼慢慢收緊了胳膊:“我知道……我知道……”

他冇能繼續開口,聲音已經抖得不成樣子,隻好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去抱她。

這個擁抱充滿了絕望的味道,然而誰都知道,決定已經做了,就冇有反悔的餘地,如同這個擁抱,不管現在抱得多緊,都要鬆開。

天黑下來的時候,賀燼果然再次鬆開了手。

“阮小梨,彆哭……”

他低頭輕緩而溫柔的親吻阮小梨的眼睛,他走,是不想看見阮小梨難過,不想被阮小梨看見他難過。

他回來,是看不得她一個人難過。

他逼著自己笑出來:“我騙你的,分開後,我雖然不會再對你好,但還會想你,也會如你所願,娶妻生子,過得很好……你也要很好,好不好?”

阮小梨很想點點頭,可身體卻不聽使喚,她張了張嘴,卻隻發出一聲似哭還笑的歎息來。

賀燼卻仍舊聽懂了,他再次捧住了阮小梨的臉,輕輕地碰了碰她的額頭,然後他後退,鬆手,起身,一步步走遠。

阮小梨抬眼看著他逐漸模糊的背影,慢慢閉上了眼睛,她知道,他不會回來了,再也不會回來了……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