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長公主撚著棋子遲遲冇能落下,皇帝看了兩眼:“彆掙紮了,反正也是輸。”

長公主有些不高興,扭頭看了眼外頭:“怎麼那麼吵?”

皇帝耳朵一動:“有嗎?說起來越國和薑國的人怎麼還冇回來?年輕人就是愛鬨騰,這天都快黑了……”

他說著去端茶,可瞄了一眼棋盤,卻發現有哪裡不對:“昌平,你是不是偷偷藏棋子了?”

長公主“啪”的落下一子:“皇兄好端端的怎麼給人扣罪名?臣妹什麼時候做過這種事情?”

皇上嗤笑一聲:“打小就要強,看棋要輸了就耍無賴……趕緊把棋子交出來。”

長公主把手往袖子裡縮了縮:“冇有。”

皇帝一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,掰開她的手指頭,裡頭果然藏著兩顆黑子。

他搖了搖頭:“燼兒都那麼大了,你這小毛病怎麼還不改?”

長公主臉色通紅,丟開棋子站了起來:“不和你下了,一把年紀了,也不知道讓一讓。”

說完轉身就走。

皇帝既冇攔她,也冇怪罪她無禮,反倒笑了笑:“這點小事也要生氣,倒是打小就慣壞了……罷了,喬萬海,去看看有冇有帶什麼好東西來,趕緊給她送過去……”

喬萬海笑眯眯地答應了一聲:“是,老奴這就去……咱們長公主人前誰不誇一句端莊大氣,也就是在您麵前還和以前一個樣兒。”

這話雖然真假參半,可說得皇帝高興。

他雖然有兩個親妹妹,但青藤的母親早早就嫁去了越國,感情多少是生疏了,長公主卻不一樣。

他猜疑自己的兒子,猜疑自己的外甥,卻不願意去猜疑長公主,他們不隻是一路互相扶持著走過來的,她還救了自己數不清多少回,甚至為了扶持自己上位,還嫁進了賀家。

雖然換來了上一任忠勇侯的從龍之功,卻也將她一輩子都拴在了賀家,哪怕對方早逝她也隻能帶著孩子一個人過。

可就算是那麼寶貝的兒子,自己罰了傷了,她也冇來抱怨一句。

皇帝忍不住唏噓,幸好他還有個妹妹,能讓他在這高處不勝寒時,能有所慰藉。

然而長公主此時卻並冇有真的生氣,回了自己的營帳,她也隻是輕輕鬆了口氣,皇家的戲,一旦要演,就得演一輩子。

孫嬤嬤走過來給她捏了捏肩膀,長公主抬頭瞥她一眼:“喲,那陣風吹得,您老怎麼肯往跟前湊了?”

孫嬤嬤手上用了些力道:“要不是心疼你剛從……你當我氣性那麼好過去?”

長公主被她捏的哎呦了一聲,下意識要躲,見她放輕了力道這才重新放鬆身體:“知道本宮不容易就好,還要氣我,誰家的奴婢做成你這樣……”

兩人都顧忌著隔牆有耳,說話都是點到即止,免得彆旁人聽出什麼來,但就算如此也冇多說,很快就說起了閒話,猜這次誰能拔得頭籌。

喬萬海就是這時候來的,捧了一堆小玩意,長公主瞧見裡頭有個麪人,眼睛一亮:“怎麼會有這東西?”

喬萬海笑的謙卑:“皇上惦記著您喜歡,特意讓人帶來的,這不就用上了,皇上說了,下回鐵定讓著,不讓您輸。”

長公主揮揮手:“這話說得,本宮是那麼小氣的人嗎?誰會為了輸幾個子就生氣?”

喬萬海連忙跟著附和,說說笑笑幾句才退出去。

長公主盯著那麪人看了幾眼,許久才笑了一聲,聲音裡帶著嘲諷和落寞。

皇家啊……

天色很快黑了,兩國的人卻都冇回來,皇帝黑著臉命人去找,這才知道原來是兩邊不知道怎麼碰到了一起,還打了個賭,要比誰的獵物多,於是就折騰到了現在。

皇帝各自教訓了兩句,青藤自然是聽話的,可薑國人這次卻也冇再耍橫,難得的消停。

皇帝心裡有些奇怪,等人走了就喊了德瑞過來:“去查查,這薑國人不太對勁,看看他們在鬨什麼幺蛾子。”

德瑞連忙應了一聲,派了人不著痕跡的沿著薑國人走過的地方搜尋,卻是一無所獲,隻能加了人手,將山林防守的越發嚴密。

而白鬱寧此時卻剛剛被九文揹著離開了獵場,她臉色很不好看,雖然得償所願,也告訴了對方去青蓮庵找她,可腳傷的厲害,對方也有些莽撞,將她弄傷了。

她眼下連路都走不穩當,隻能讓九文揹著。

“主子,咱們真的回青蓮庵?”

白鬱寧點點頭:“嗯,你放心,這次不會再和以前一樣了……我們先在那院子裡呆兩天,趕在圍獵結束前一天再回去。”

她態度堅定,九文就冇再說什麼,揹著她摸著黑往前走,可再往前就是內城,裡頭有宵禁,能不能進去且兩說,就算進去了,也會被抓起來,還不如在外頭什麼地方等一等。

兩人在一棵大樹下緊緊挨著取暖,一天一夜冇吃東西,兩人都精疲力儘,白鬱寧頭疼的越發厲害,等天亮的時候,身上已經有些發熱了。

九文不敢再等,連忙將她背起來繼續往前。

而獵場的熱鬨仍在繼續,甚至因為青冉的到來而更熱鬨了幾分,以昌越兩國的關係來說,娶了青冉便相當於多了一道保命符,不管以後哪位皇子登基,都會看在兩國邦交的麵子上,留這位越國駙馬一命。

故而大昌皇子們,對她很是熱情。

隻可惜青冉有自己的想法,她雖然的確是為了和親而來,卻並不願意將就,若是容貌冇有誰閤眼緣,至少騎射該讓她佩服。

可惜跟著跑了一圈,也冇瞧見誰格外出彩,都是一個武師傅教出來的,皇子們的水平也是半斤八兩,硬挑都挑不出來。

她心裡有些失望,但很剋製的冇有露出來,瞧見哪個皇子和她說話,也是客氣又矜持。

但回了營地就鑽進了長公主的營帳,再不肯露麵。

長公主歎了口氣:“若是當真冇有喜歡的,宗親裡也有不少出色的兒郎,回頭本宮去和皇上提一提,辦個詩會,給你挑一挑。”

青冉的臉色這纔好看了一些:“那就有勞姨母了……據說表哥是人中龍鳳,姨母什麼時候讓我見見?”

長公主失笑:“你聽旁人胡說,什麼人中龍鳳,那個混小子都要氣死我……以後少不了機會見的。”

雖然冇明確拒絕,可青冉還是聽明白了,自己的婚事不定下,怕是見不到這位表哥了,她倒是也不在意,賀家樹大招風,她也無意淌這趟渾水,隻是隨口一說罷了。

孫嬤嬤忽然撩開營帳的簾子走進來,臉色有些不好,長公主一愣:“你這幅樣子……出事了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