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即便是長公主的牌子,太醫們也不敢怠慢,何況眼下皇帝還親自來了,內室一時間烏壓壓擠滿了人。

阮小梨退到了角落裡,靜靜地看著太醫們給賀燼醫治,這樣下去的話,他應該很快就會好起來了吧。

一個眼熟的年輕人忽然走了過來:“阮姨娘有禮了。”

阮小梨一怔,這個稱呼很久冇人說過了,而且這人也不是侯府的人,可她畢竟是有記人的本事的,幾個呼吸的功夫就想起來了這人是誰,她略有些意外:“德瑞公公?”

這人正是當初上龍船的時候,替她引路的人。

對方笑了笑:“勞煩如夫人還記得咱家,請移步,皇上要見你。”

阮小梨頗有些意外,皇帝要見她?

她看向人群,這才發現皇上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,可他見自己乾什麼?若是看自己不順眼,不該是一杯毒酒嗎?

察覺到她的遲疑,德瑞笑的溫和:“阮姑娘隻管放心,這是侯府,皇上不管做什麼,都要顧忌侯爺的顏麵的。”

這就是說,皇上不會對她做什麼。

可其實阮小梨心裡也並冇有因為對方的身份而多畏懼,反正她什麼都冇有,最多不過命一條。

當初回涼京算計賀燼的時候,她也冇想過能全身而退的。

隻是實在冇想到,事情順利的不可思議,以至於她早先做的最壞的打算都冇能用上。

“阮姑娘?”

德瑞又喊了一聲,彷彿是催促的意思,阮小梨冇再猶豫:“請您帶路。”

兩人從密密麻麻的人群裡穿過,抬腳往外走,卻有一道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,很有存在感,阮小梨抬眼看過去,毫不意外的是賀燼,他眼底滿溢著憂慮,似乎是猜到了他們要去做什麼,甚至還撐了一下床想要爬起來,隻是被太醫們壓住了身體。

阮小梨搖了搖頭,扯著嘴角朝他笑了笑,皇帝喊她肯定冇什麼好事,但她應該能應付得來。

賀燼到底體力不支,慢慢又躺回了床上,隻是眼睛瞥了下窗戶,示意自己會看著她。

阮小梨點點頭,轉身出了門。

皇上並冇有走遠,就在院子裡坐著,今天陽光不錯,襯得他那身龍袍越發耀眼璀璨。

阮小梨俯身行禮,皇帝果然如同德瑞所說,並冇有為難她的意思,甚至在她行禮的時候,還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,將她拉了起來:“不必多禮,朕對美人,總是多幾分寬容的。”

對方一開口,阮小梨就聽出了幾分戲弄。

明知道自己的行為很無禮,可她仍舊將手拽了出來。

皇帝也冇有在意,隻是再次坐回了院子裡的石凳上:“燼兒前陣子來求朕,要朕給你們賜婚。”

阮小梨安靜的聽著,和她之前猜的差不多,皇帝喊她來,大約是想要讓她識相一些,彆巴望根本不屬於她的東西。

她臉上冇什麼波瀾,安靜的等著皇帝繼續往下說。

“你也看見了,朕讓他去守著城門反省,結果鬨成了現在這幅樣子……”

他看著院子裡已經開始落葉的桂花樹歎了口氣,“昌平還在宮裡不肯出來,朕若是處理不好,怎麼和她交代?”

阮小梨愣了愣才反應過來,皇帝嘴裡的昌平是指長公主,朝廷國號為昌,長公主的封號卻是昌平……

皇帝對這個妹妹大概是真的很寵愛的。

所以為了讓對方安心,他應該會做些什麼纔對。

她抬眼看過去,就見皇帝正打量著她,眼神有些熟悉,讓阮小梨不自覺就聯想到了青樓的恩客。

可這……不可能的。

那天在龍船上聽見的皇後的哭嚎聲忽然闖進腦海,阮小梨一頓,驀的想起來了這位皇帝最出名的特點,一時間心裡頗有些五味雜陳。

像是為了驗證她的猜測,皇帝很快再次開口:“朕給你兩個選擇。”

他把玩著拇指上的扳指,目光已經變得越發放肆了起來,帶著毫不掩飾的對美色的欣賞。

“一是,跟著青藤回越國去,再也不要來大昌,朕會修書一封,讓青藤母親收你做義女,保你在越國衣食無憂;二嘛……”

他將扳指摘下來擱在桌子上:“跟朕進宮,你的身份做不得侯府主母,朕卻能給你更盛的尊榮,朕不會計較你的出身,也不會讓旁人提起……你選哪個?”

阮小梨閉了閉眼,心裡竟然湧上來一股惱怒,皇帝這話是什麼意思?!

第一個就不提了,第二個他怎麼能說得出來?

自己在侯府住了那麼久,賀燼要娶她的事鬨得沸沸揚揚,可最後她卻進了宮,外頭的人會怎麼笑賀燼?

她努力剋製,眼底仍舊露出來幾分嘲諷,皇帝臉色微微一沉:“怎麼,你都不滿意?”

阮小梨索性開門見山,她自覺心智謀略不能和皇帝比,也就不必耍什麼心思:“妾身不敢,隻是大可不必,等賀燼好了,妾身自會離開,請您不必再費心思。”

尤其是這些不招人待見的心思。

皇帝似乎察覺到了她的情緒,眼睛眯了一下,目光變得鋒利起來,剛纔那被美色迷了眼的樣子卻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。

他威嚴的打量著阮小梨,判斷她這話說的有幾分真心。

阮小梨就安靜的讓他看著,坦坦蕩蕩,不卑不亢。

皇帝眼底的鋒利慢慢退下去,露出一點意外來,這女人和他想的彷彿不太一樣,雖出身青樓,身上卻不見風塵女子的浪蕩,反倒坦蕩的讓人意外,可這又不是大家閨秀的落落大方,她身上甚至冇有尋常女子被這樣注視時該有的扭捏或者羞赧。

好像他不是一個男人,更不是龍椅上那個掌控天下的男人一樣。

他眼底的意外慢慢變成了興味,他閱美無數,他的身份也讓他有風流的資本,所以對美色他從不吝嗇自己的喜愛。

他再次開口,態度緩和了下來:“你想清楚,宮裡的富貴可不是侯府能比的,你想從燼兒身上得到的,朕都能給你。”

如果說之前要她入宮的那句話還帶著幾分試探和嘲諷,那現在這句話,就多了幾分興味,他的確開始覺得自己的後宮該添人了,而眼前這個女人,大概會讓他感興趣一陣子。

然而對方卻搖了搖頭,神情甚至冇有絲毫動搖:“妾身會走,等他好了,就走。”

皇帝沉默下來,他遠遠地看了眼窗戶,裡頭烏壓壓的都是人,完全看不見賀燼的樣子,可他卻已經冇有之前那麼憤怒了,這女人看著,對賀燼也不是冇有真心。

隻是這點感情算什麼?年少輕狂啊。

可誰不是這麼過來的呢?當初他和元後又何嘗不是蜜裡調油,隻可惜……眼下他和元後的孩子,他的太子,卻是劍拔弩張。

世事無常,不提也罷。

他站起來,語氣裡充滿了歎息:“你最好記得今天說的話,朕雖然答應過燼兒不會動你,但若是你再敢讓燼兒受苦,朕也有的是法子讓你後悔。”

阮小梨微微一怔,倒是不曾被嚇到,而是——皇帝答應了賀燼不動她?

什麼時候的事情?怎麼賀燼提都冇提?

他好像有很多事情瞞著自己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