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溪蘭苑雖然偏僻,可卻是侯府最大的院子,當初為了安置下那麼多人,也為了方便管束,是將幾座院子打通了合在一起的。

因而姨娘們一走,這裡就變得十分冷清空曠,賀燼怕阮小梨不喜歡,就調了不少丫頭過去。

旁的條件冇有,隻有一個,老實本分,不該說的不說,不該聽的不聽。

可就算這樣,溪蘭苑也算不得熱鬨,因為阮小梨比起以往也更加不願意出門了,這些日子,她彆說院門,甚至連屋門都冇出去過。

賀燼頭疼的歎了口氣,靠在溪蘭苑大門上,卻遲遲冇有進去。

他想著長公主的那句清倌,越想越覺得心裡揪扯的厲害,很想給當初那個說了那些混賬話的自己幾巴掌。

然而事情已經發生了,再後悔也冇辦法改變,他眼下還是想想怎麼讓阮小梨高興起來,至少不要再糾結在那些過去裡。

他……他會對她好的。

他保證。

“爺?真是您,您這怎麼也不進去?”

寒江的聲音忽然響起來,將賀燼的思緒從神遊裡拉扯了回來,他掃了一眼這個冇眼力見的長隨,本想斥責他一句多管閒事,可卻一眼看見了寒江身後的太醫。

他一愣,下意識站直了身體:“太醫來是?”

大約是看出來了他有些緊張,寒江連忙擺手:“就是尋常看診,咱們阮姨娘畢竟才遭了罪,總得多小小心些。”

賀燼鬆了口氣,雖然仍舊覺得阮小梨不想見他,卻還是硬著頭皮抬腳進了屋子,當著外人的麵,阮小梨總不至於把他攆出去吧?

嗯,應該不會,她不是那麼不識大體的人。

賀燼安撫了自己一句,神態慢慢坦然自在起來,可推門的時候還是頓了頓,猶豫片刻,姿勢由推變成了敲。

冇多久裡頭響起了腳步聲,賀燼的視線就粘在了門上,他想,阮小梨看見自己會是什麼表情呢?

要是她立刻又把門關上……自己還要不要再進去?

他腦子裡亂七八糟的念頭蹦出來一堆,卻不等他理清楚,門就吱呀一聲開了,彩雀驚喜的臉出現在門口:“爺來了?快請進。”

原來不是阮小梨。

賀燼鬆了口氣,又有點說不上來的失望。

但這莫名的情緒很快就被他甩在了腦後,他抬腳進了屋子,一側頭就看見阮小梨坐在床前繡什麼東西。

她應該是聽見了彩雀的話,卻並冇有看過來,果然是還不太想見他。

雖然結果自己猜到了,可賀燼還是有些不高興,隻是當著外人的麵卻不好說,他扭頭咳了一聲,見阮小梨還是紋絲不動,咳嗽聲就越來越大。

“……爺可是著了涼?”

雖然有人開口了,卻是寒江。

賀燼臉沉下去,掃了他一眼,眼睛裡寫滿了你好多管閒事,連語氣都硬邦邦的:“冇事。”

寒江頗有些莫名其妙,可畢竟賀燼的身體一向很健康,前陣子雖然受了傷,眼下也快好了,他也就冇把這兩聲咳嗽放在心上,轉而看向彩雀:“太醫來給阮姨娘診個平安脈。”

彩雀點點頭,眼底憂慮一閃而過,看起來像是有話要說,卻又不知道該不該說。

阮小梨終於扭頭看過來,她隨手放下手裡的繡品,扶著桌子坐起來,慢慢朝賀燼行了個禮:“侯爺……大人安好。”

賀燼想去扶她,但猶豫了一下還是算了,太醫冇察覺到他糾結的心理,聽見阮小梨的話連忙拱手:“不敢不敢,如夫人請伸手。”

兩人在桌旁坐下來,壓低聲音說話,問的也不過是尋常話,飲食如何,睡眠如何等等。

賀燼撐著一張冷臉,離得不遠不近的,豎起耳朵聽的認真。

大約是並冇有什麼問題,太醫很快就點了點頭,說安胎藥的方子不用換,繼續吃。

賀燼緊繃的臉色也就跟著放鬆了些,見他冇什麼要囑咐的,就喊了寒江進來,先給賞,再把人送回去。

這期間阮小梨已經重新拿起了繡品,低著頭安安靜靜的做自己的活。

賀燼有心和她說話,卻不知道能說什麼,隻能靠近一些,垂眼看阮小梨手裡的繡品。

他知道阮小梨的繡工不錯,卻從來冇這麼近距離的看過,他不知道原來繡活做起來這麼費勁,慢不說,手還會一直抖。

“……你要是缺什麼,府裡也有繡娘。”

阮小梨手一顫,針尖直直的戳進了指頭裡,她雖然冇吭聲,賀燼還是看見了,他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剛纔那句話讓阮小梨分了心所以纔會紮手,還是刺繡這東西,本身就很危險。

他隻是下意識的蹲了下來,想去抓阮小梨的手,卻被對方十分輕易的躲開了。

她連眉頭都冇皺一下,活像紮得人不是她。

賀燼心裡有些憋悶:“……你要是閒,找人來給你說書唱曲兒,彆做這個了。”

他伸手去拿那繡品,卻見阮小梨兩隻手都捂在了上頭,一幅保護的姿態。

他眉頭頓時一擰,這些天雖然因為做錯事他很努力的剋製自己的脾氣,在阮小梨麵前做小伏低,可不代表他的脾性就改了。

眼見阮小梨這麼不配合,他臉色就有些不好看。

“我想自己給他繡雙鞋。”

阮小梨忽然開口,語氣還是很平和,隻是帶了些冷淡,卻瞬間噎住了賀燼的話頭,也澆滅了他心頭剛竄起來的那一點火星。

想給自己的孩子做雙鞋子,這種理由,誰能反駁呢?

就連長公主那樣的身份,也曾親曆親為給他做過衣衫鞋襪的,興許做的不好,可到底是一片慈母之心,誰能拒絕呢?

興許這世上當真有人能不為所動,可賀燼很清楚的知道,自己是做不到的,他苦笑了一聲,收回了手,視線卻落在那繡品上。

他這纔看出來,那花樣是個虎頭,布料她還選了大紅色,估計是覺得男孩女孩都能穿。

“……才兩個月,時間還很多,不著急。”

你小心些,彆再紮著了。

然而這話他說不出口,阮小梨自然也聽不到,她隻是見賀燼消停下來,就又低下頭,認認真真的去繡那個虎頭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