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給自己鼓了鼓勇氣,強撐著想要逃的急切心情,將馬廄裡的馬匹全都放了,然後對著馬屁股抽了幾鞭子。

馬匹吃痛,嘶鳴一聲奔跑起來。

這聲音驚動了其他人,很快就響起吵鬨聲,是有人過來檢視了。

阮小梨一驚,抓著馬鞍想往上爬,卻因為越來越近的腳步聲而有些腿軟,她不得不握了下拳,靠疼痛保持清醒,這才咬著牙爬上了馬背。

“站住,彆跑!”

阮小梨一甩馬鞭,馬匹撒開蹄子奔跑起來,堪堪將追過來的綁匪甩在了身後。

“孃的,有人跑了!”

“追啊!”

“拿什麼追?!馬都被放走了!”

“操,這小娘們……”

後麵的話阮小梨冇能聽見,一是因為馬跑的很快,她必須緊緊抓著韁繩,好避免自己被摔下去。

二是她心臟跳的很劇烈,簡直宛如擂鼓,很快就讓她完全聽不見彆的動靜了。

馬匹疾馳在小路上,阮小梨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走才能回涼京去,眼下卻也顧不上分辨,隻能先往前,彆的不說,至少得離那個院子遠遠的。

等周遭完全看不見亮光的時候,她才勒停馬匹,謹慎的觀察周圍,她不知道自己眼下是在那裡,但冇有人追過來,還是讓她鬆了口氣,雖然夜深人靜的時候一個人在外頭也並不安全。

她下了馬,揉了揉自己有疼又癢的大腿,忍不住想吸氣,但很快就顧不上了,因為肚子叫了起來。

她們一群人大早上就起來,早飯隻吃了幾口,然後就爬了高高的萬佛寺,齋飯還冇進肚子就被綁走了,然後直到現在都冇吃東西。

都快天亮了。

阮小梨捂著肚子歎了口氣:“先忍忍吧,等天亮了,就能分辨方向了……涼京城是在東邊吧?”

她在地上坐下來,手裡抓著韁繩根本不敢鬆手。

要是這匹馬也跑了,她就真的孤立無援了。

天空泛起魚肚白的時候,遠處也亮起了火把的光,這意味著那群人用不了多久就會找過來。

阮小梨冇敢再耽擱,連忙翻身上馬,催著馬匹繼續往前,但冇走多遠,前麵就也出現了亮光,她一驚,連忙跳下馬背,牽著馬匹藏進了樹木後麵。

她現在很情形這山裡草木茂盛,不然連藏都冇地方藏。

可怎麼會前後都有人呢?對方竟然猜到了她要往那裡跑?

她之前可是完全無頭蒼蠅似的亂撞的。

然而就算想不明白,她也不敢出去,這要是被抓回去……

想起馮不印之前在自己頸間嗅來嗅去的樣子,她渾身一顫,雞皮疙瘩頓時都立了起來。

“不行不行不行……不能被抓回去。”

到時候馮不印就算再不和女人計較,也一定會動手的,要是被打的爹孃都不認識……

前麵的火光越來越近,阮小梨聽見有人說話:“仔細搜,一點痕跡都不要放過!”

她一愣,這聲音有些耳熟,她扒著樹枝往遠處看,卻不等看清楚對方是誰,這裡的動靜就被對方察覺了。

“什麼人?!”

一支利箭搜的射了過來,阮小梨下意識去躲,腳下卻一滑,順著斜坡咕嚕嚕滾了下去。

“快追!”

對方很快就追了上來,阮小梨被摔得幾乎爬不起來,正掙紮著要躲,忽然那個耳熟的聲音又響了起來:“阮小梨?!”

阮小梨一愣,抬眼看去,卻被明亮的火把晃得不自覺閉了下眼睛,等再睜開的時候,就瞧見賀燼站在自己身邊,彎腰將手伸了過來,似乎要扶她。

阮小梨怔了怔,隨即巨大的驚喜用上心頭:“爺?!”

她連忙抬手抓住賀燼,被對方一把拉了起來,然後就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裡。

“真的是你?你逃出來了?”

阮小梨又驚又喜,一時竟有些說不出話來,眼眶也酸的厲害:“爺……”

賀燼安撫的拍了拍她的後背,神情卻有些複雜,他冇想到阮小梨能跑出來,這實在是個意外之喜,可就在他們開始找人前,安插在太子身邊的人遞了信出來。

前幾天太子去過萬佛寺,還見了人,隻是對方的身份還冇查清,但眼下,已經冇有要查的必要了。

太子不滿他掌管京畿守衛,他很清楚,因為所有皇子都想把這個至關重要的差事交給自己信任的人,可為什麼要綁架他後院裡的人?

如果說要以此威脅他,太子應該不至於那麼天真纔對。

可太子偏偏這麼做了,這就讓人有些茫然,但有一點他能確定,那就是以太子的性子,他一定不會做冇有用的事,所以這場綁架,一定另有目的。

就在賀燼絞儘腦汁的想太子想做什麼的時候,城裡的秘衛送來了訊息,東宮有人去了青樓,說要在今天晚上送幾個府裡犯了錯的丫頭進去,要她們在青樓裡接客。

這兩個訊息看起來似乎八竿子打不著,可賀燼卻隱隱覺得有關聯,就在剛纔,看見阮小梨之前,他忽然想明白了。

東宮所謂的那些犯了錯的丫頭,大約就是被綁匪綁走的那些他後院的女人。

若是如此……

賀燼心口有些發冷,這計策不得不說十分惡毒。

倘若這些人真的被送進了青樓,被彆的男人玷汙,那侯府要還是不要?

若是要,必然會被天下人恥笑,他堂堂忠勇侯,滿頭的綠帽子……侯府會因此徹底抬不起頭來,這種情況下,皇帝怎麼可能捨得女兒嫁過來,成為天下人的笑柄?

若是不要,她們都是妾,隻有侯府一個安身的地方,倘若侯府不許她們再進去,她們就隻剩了死路一條,到時候隻怕他也要背上一個冷酷無情的名頭,皇帝又怎麼肯把女兒嫁給這樣的人

而且……溪蘭苑裡還有不少人出身官宦,倘若不堪受辱,自儘而亡……侯府又要怎麼和對方父母交代?

稍有不慎就要結仇,而且不管要與不要,他都註定會被打上無能的標簽,到時候就算真的與白鬱寧成婚,以後的仕途也會頗多坎坷。

實在是毒,很毒。

所以賀燼隻有一條路可以走,那就是趕在這群土匪被接應進城之前,將他們一網打儘,把人救出來。

,content_num-